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幻三四】【楼紫】以爱为名的荣耀(架空)02

CH 2

两个年轻旅人趁着夜色匆匆走到路上。他们七拐八拐,最后终于在一个隐蔽的庄园前停下。

他们小心地打量一下周围,确定耳边只萦绕了微弱的虫鸣,蹑手蹑脚地翻过满是蔷薇栅栏。当最后一个年轻人翻栅栏的时候,感觉斗篷被什么挂了一下。他有些疑惑地停了下来,仔细检查了栅栏,发现栅栏上只爬满了开的旺盛的蔷薇,前方的同伴又在小声催促,只得压下心中的那一丝疑惑,急忙跟上同伴的脚步。到了一间房屋前,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点点头,然后谨慎地掏出一个包袱,从中掏出了一把袖珍型的铲子以及另外一个包的层层叠叠的布包。

其中一人蹲下身,拿出铲子开始小心翼翼地挖掘起来。庄园内部土地松软,没过多久,门前原本平整的土地便被他挖出了一个小小的坑。另一个人小心滴都开布包,从中拿出一样物品,轻轻放入坑中,然后又填入一些土,将其恢复如初。

做完这件事,二人对视了一眼,转身来到另外一门前,按照前法又将物品埋下。如此几次三番,晨曦之前二人轻轻擦了汗,依次跳了出去,离开庄园。

两个旅人从庄园出来之后并没有稍作停留,而是直接进了另一家民房,没过多久他们已经改了装扮,脱下黑色斗篷,穿上当地普通民众的服装,开始在庄园旁边的路上晃荡。

从黎明到天亮这段距离似乎格外漫长。

两个旅人在庄园外转了又转,直到太阳已经明晃晃地挂在天上,依然不见庄园内有任何动静。二人毕竟年轻,竟然再也按耐不住,探头探脑地朝庄园里面张望。

“不知二位在找什么?莫不是紫丞的人头?”突然,一把含笑的嗓音从二人身后传来。

两人大惊失色,竟然慌不择路地想从两边逃开。但对方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随着一根木棍干脆利落地落下,其中一个旅人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后面站着一个小少女,只不过脸上得意的表情与她的外表格外不搭。

“你!”另一个人还来不及叫出声,突然手臂一麻,发现自己的两臂居然这么脱臼了。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材健硕的一脸淡然的独眼男子。

“阁下阁下,您的计策实在是太厉害了!”少女一脸兴奋,接着朝唯一清醒的旅人非常鄙视地说:“咧~琴瑚才不会让你们这些偷偷摸摸的家伙伤害到阁下!你说对不对?笨鹰涯~”

独眼男子淡淡地“嗯”了一身,接着转向一旁的紫发少年:“公……阁下,请问这二人将如何处置?”

少年正是紫丞。他微微一笑:“鹰涯、琴瑚,辛苦你们了。至于这两人——”

旅人莫名地觉得心中一寒。

只听紫丞冷冷一笑:“你们送来这么珍贵的炸炮【注1】,我们就只好感激不尽地收下了。而作为答谢,紫丞向来贫寒,只能请你们留在庄园做客了!”

“你、你们……是怎么发现的?”终于,旅人竭力控制住自己发抖的声音,问道。

“嘻嘻,这个就让琴瑚告诉你吧。在庄园栅栏上围着一根琴弦哦~”琴瑚笑嘻嘻地回答,“琴弦极细,连在庄园内各个房间,在琴弦末尾还栓了琴瑚的铃铛。琴弦一断,铃铛落地,我们便知道庄园内来了不速之客了,之后当然不能安安稳稳睡觉了啊。”

旅人听了,沉思了一下,接着从最初秘密被戳穿的慌乱中镇静下来。突然,他笑得一脸狰狞:“好个心机深沉的叛党!不过你以为我们只会准备这一手吗?!我们奥利维的勇士永远不会带着屈辱活着!”说着,脸色渐渐变得青紫,嘴角也流出一缕鲜血。

紫丞眉头一皱,急道:“鹰涯!”

鹰涯随着紫丞的命令,手臂探上去,掰开旅人的嘴巴,却见他已经满嘴血沫。

“阁下,他已经咬舌自尽了。”鹰涯有些惊讶。

紫丞默默转过脸:“奥利维的勇士……鹰涯,请你帮他好好葬了吧。”

“……遵命。”

“阁下阁下,要不要琴瑚找医生来?你的脸色不太好。”一旁的琴瑚看着紫丞有些发白的脸色,担忧地问。

“不打紧。我们回去好好准备一下,等不到明天了,今晚就出发!”紫丞看了眼琴瑚脚边最初被敲晕的另一个旅人,淡淡说道:“至于他,就先交给风瞿管家吧。”

一大片乌云不知从何方飘来,遮住太阳,几声震雷之后,“哗哗”地下起雨来。

在紫丞等人重新进入庄园之后,另一个人从之前两个旅人呆过的民房走出来,朝紫丞等人的方向投去一个怨毒的眼神。

注1:炸炮是一种踏发式地雷,即用脚一踏便爆炸,直到现代战争中仍在要塞区域密布这种地雷群,以阻遏敌人靠近。地雷在我国有500多年的历史,因为是中世纪背景,这里默认西方国家只能从中国走私地雷,因而格外珍贵。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