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一发简单粗暴的超轻粘土入坑清单

kamina:

声明:对以下几家店里我没提到过的东西保留意见。我在这几家都买过又贵又坑的东西。大家自己注意辨识!



最近不少人问,索性简单列一下



超轻粘土非常便宜,入坑成本不到50块钱。我买东西很随意,不会认真比价,而且比较偏爱京津冀一代快递比较快的,下面的链接都是我买过的,不保证是最低价,而且粘土的手感跟温湿度关系很大,举例来说你冬天干燥时觉得手感正好的粘土在温暖湿润的环境下未必会好。大家按照关键词来搜吧,不用按照我的链接来买。



9袋包邮!贝蒙超轻粘土24色正品100g优质彩泥 太空泥纸粘土橡皮泥...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21


晚风轻吹,夜凉如水,满天的星子与两侧的路灯竞相辉映。

可是疾驰中的两个人对于城市中难得出现干净清晰的星空都无心欣赏。过了一会儿,谢衣将车缓缓停靠在一家医院门口,望着来往进出的病患,神情难掩焦急。今天已经是阿夜离体的第六天了,在此之前他不分昼夜已经载着阿夜去过九十几家大大小小的医院了,却都不是。

谢衣看了看手表,晚9:30,再过不久,这一天也要过去了,而阿夜……

他的目光不可抑制地转向副驾驶座上的阿夜,一向淡雅从容的脸毫不掩饰自己的懊恼与焦急。

与谢衣相反,阿夜的神情却显得淡淡的,似乎找不找回自己的身体与他是件不相干的事情。他只是隔着车窗望了医院一眼,便再次摇了摇头。...

【古剑二】【谢沈】幸运E

好久没填了……


CH 20


注意到谢衣变冷的眼神,阿夜一愣之后瞬间了解了他的想法。只是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谢衣也会露出这种眼神,阿夜默默叹道。

我们做事情的时候往往什么时候最容易失败?是即将胜利因而掉以轻心的时候。

因为劫匪一声惊喜的喊话,原本劫持谢衣在一旁待命的歹徒不可避免地分了心,朝同伙的方向望去。

就是这时!

谢衣一把抓住横亘在自己面前持枪的手臂,出其不意地朝自己的方向一扯,趁着歹徒由于惯性重心不稳时将抓着的手腕反方向一扭,原本握在歹徒手中的枪支轻轻松松地落入了谢衣的手中。与此同时,阿夜轻轻握住谢衣另一只手,在一旁伺机而动。当歹徒由于谢衣出其不意的拉扯而足够靠近时,阿...

哈哈不用谢,没想到你玩那么快,都玩到襄江残道了,这一部分泪点密集,不过也是转折将到黎明的部分。幻三四画风我也不太喜欢,3D小人还好,游戏画面色彩太多,有些花哨,当初玩的时候看多了还挺瞎眼的,不过瑕不掩瑜。小细节很有爱啊,爱心茶桶萌萌哒~楼澈和紫丞有一个夫妻技,简直bug一般的存在,看你能不能找到了~

其实我觉得紫丞和沈夜相像的一点是两个人都背负着整个族人的命运,不过紫丞更加年轻一些,也更加光明、对未来更有希望一些。紫丞比沈夜幸运多了,他安置族民,不需要伤害人类,更何况他后台挺多;而沈夜为了达成和丽丽的交易,不得不伤害一些人,这样和下届的矛盾也就不可调和了。想当初楼澈不也为了紫丞杀了一个恶贯满...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19


叶海倚着车门烦躁地紧盯着古剑银行的大门,像一头正在狩猎的猎豹,虽然姿势闲散,但浑身上下毫无破绽,充满了蓄势待发的力量。

他的身后有四名同事分别围绕着古剑银行迅速拉开了一道警戒线,同时迅速收集群众的目击记录顺便驱散围观群众,而旁边另一位同事正举着扩音器大声试图与银行内的抢匪进行谈判。但毫无意外的,古剑银行内毫无回应,抢匪们并没有任何愿意谈判的迹象。而且从同事收集到的目击记录来看,情况不容乐观。因为事发突然,几乎所有群众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古剑银行的卷门就拉了下来。据几个视力好的群众反映,抢匪起码有五人以上。

真是棘手。

叶海正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对...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18


20XX年6月18日,阿夜离体第四天。

上午9点48分。

古剑银行。

谢衣老老实实地双手抱头蹲在地上,面前雪白的地板砖明亮得晃眼。他炸了眨眼,如果是在平时他一定会赞叹这里保洁做得非常不错,但眼下这个情境使他无论如何也没有心情欣赏。他的身旁蹲着同样姿势的几个人:右边是一位紧紧抱着自己孩子的母亲;左边依次是一位老爷爷、一位年轻白领、两位银行工作人员。而在他左前方不远处,则趴着一位年轻的保安。

姿势限制了视线范围,谢衣凭着感觉确认着周边人的情况。

趁着无人发现,谢衣眼角的余光偷偷转了几转,扫过几双在眼前走过的军靴,冰冷的白色地砖映出对方手中的的95式步枪。周围空气窒息一般...

【古剑二】幸运E

CH 16

    这些牌在牛皮纸袋中是乱序排放的,想必是金老板故意交代的——他大概已经看出,谢衣在瞬间记牌等技巧方面有着令人惊叹的才能。 
    而金老板故意这样做,目的完全是为了封死谢衣的技能。这场赌局,金老板要将它变成完全是心理、经验与运气的斗争。 
    心理、经验方面,对上谢衣这种初出茅庐的菜鸟,金老板完全是碾压式的胜利;运气方面,普通人之间其实差不了多少,而从谢衣被迫来到这里,金老板就断定谢衣这小子的运气肯定糟透了。 
  ...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15

谢衣再次出现在大厅时并没有多少人注意。保镖们知晓暗门后是厕所,认为谢衣只是解决个人生理问题,在检查了谢衣胸前的负债牌没有私自变化时,便再一次尽忠职守地立在一旁。而对于谢衣消失的这一小段时间,顾着各自赌局的赌徒们同样并不在意,对于他们来说谢衣不过是他们减轻负担的一个过渡段——虽然只能用一次。

视线缓缓扫过赌桌上疯狂赌博的人们,谢衣心情复杂,他咬紧了嘴唇,最终把话咽下,默不作声地站在一张赌桌旁。

在此期间,赌徒们大致已经达成了共识——之前那个负债高昂的“肥羊”反而是赌博的个中好手,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挑战,是以谢衣所在赌桌的对手席一直是空的。

不过谢衣也不需要了。

在那个厕所...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14

阿夜的话乍听令人一头雾水,但是谢衣心中由这句话隐隐约约浮出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太过荒唐与震撼,他不由脸色发白:“阿夜,难道你是说接下来的游戏将会是别人拿我们下注赌博?”

阿夜看着谢衣,缓缓点了点头。

在谢衣进入大厅后没多长时间,阿夜就觉得自己好得差不多了,他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

刚刚猛然插入脑海中的记忆也是片段式的,比起之前戴上面具时的记忆倒是完整清晰了不少。不过可惜的是,这次的记忆片段依然没有透露出丝毫有关自己来历的信息。

阿夜缓了缓心神,小心翼翼地收藏好这一段记忆。

对于阿夜来说,寻找记忆就像拼图一般,当所有碎片集合起来时,一定可以解开所有谜题。

阿夜是金老板在...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13

面对如此神转折,饶是镇定如谢衣也大吃一惊。

不过他根据雩风乱七八糟的叙述很快理清了思路:雩风有个女神叫做沧溟,得了奇怪的病一睡不醒,他不得不为了女神筹集就医的钱,而赌博正是相对来说来钱比较的方法。开始的时候还一切顺利,最后却一时不察被人抽老千不得不来到了这家地下赌场还债。现在别提女神的医药费了,就连自己能否活着出去还是个问题呢。

雩风的话自然不全是真的,但是假的部分占据的比重太大了。

他的心中的确有位叫做沧溟的女神,女神也确实如他所说患了奇怪的病常年一睡不醒,但是他赌博可不是为了女神。

仗着和女神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他做了女神掌管的流月集团的一个部门经理。女神患病,流月集...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