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10

之后的两天阿夜不仅继续讲解赌博规则和技巧,还理所当然地包揽了全部做饭任务。

谢衣对此喜闻乐见——不但可以吃到阿夜做的“爱心三餐”(谢衣自封,阿夜不承认),还可以名正言顺吃豆腐,简直不能更满足。不满?唯一的不满大概就是阿夜死活不愿意和他一起睡。

当时的情形如下:

“我现在是生魂不需要睡觉,”当晚阿夜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谢衣一起睡的邀请,“况且我对《来自XX的你》接下来如何发展很好奇。”

……!!!

谢衣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痛恨韩剧过。

“……所以,对手的神情、微小动作甚至体温变化都可以帮助我们判断他们的想法,并据此调整自己的策略。” 现在是约定时间的第三天晚上,阿夜正在讲赌博心理战方面的基础作为教导的收尾。谢衣谢衣一边听一边分出些心思考虑赴约的事情:再过两个小时,他就要准时到达信中所列地址,而这一晚,将决定他未来的命运。阿夜一起吗?可是这本来就只是自己的事情,不该将阿夜牵扯进来。记得以前上网搜资料时有帖子说赌场之类的地方会有赌场主养小鬼赚钱,或者设置一些邪门的风水,是真的吗?这些会对阿夜不利吗?自从接受了阿夜是生魂的这个设定,谢衣便对坊间传闻将信将疑,开始有意无意关注这方面的内容。

“老师,”谢衣开口——在阿夜教导他的过程中他总是喜欢这么称呼他,“待会儿我就出发。如果我明天早上还没有回来,你就不要等我了,自己去找身体。我想了一下,觉得医院……”

“谢衣,”阿夜冷冷的打断他,“你在开什么玩笑?你去赴约,我当然要和你一起去了。”

听他这么说,谢衣心中一暖,但还觉得不妥:“你不必……”

“我必须保证你活着回来,这不仅是为你,也是为了我自己。”

“啊?”

阿夜一本正经:“没有你,我连你家门都打不开。”

谢衣忍不住笑了:“唔,确实如此。阿夜,谢谢你。”有什么危险,我一定会保护你。

“不用。”

++++++++++++++++++++++++++++

晚上十点,谢衣阿夜准时到达信中指出的地点——一家很有名的大型商场。

月黑风高,此时几乎已经看不到在路上游荡的行人,而商场周围的路灯也被别有用心地调暗许多,一眼望过去周围的建筑模模糊糊的。

他们来的不算早,在商场侧门已经稀稀拉拉地围聚了二十多个神色不安的人,年龄目测二十多岁到四五十岁不等。侧门口八个着深色西服的彪形大汉列成两列,谢衣扫了一眼,均是腰间鼓鼓,携带管制武器的可能性非常大。

时间到了。

谢衣注意到其中一个壮汉拿起对讲机应了一声后,随即打开了侧门。二十多个人包括谢衣阿夜随着指示走了进去。

电梯停在地下二层。

“我记得,这家商场电梯B1是停车场,白天B2这个按钮是按不动的,想不到赌场就在这里……”谢衣身边一个大叔自言自语,闻言阿夜皱紧了眉头。他觉得在这里有一种熟悉感和厌恶感,随着走进,这种感觉不断加深。

下了电梯,再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一间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大厅出现在他们眼前。大厅内部灯火通明,十几张赌桌排列的整整齐齐,里面十来个保镖神情严肃地围站在在大厅周围。

“唔……”阿夜不由按住了头,发出一声呻吟,脑中出现了两个模糊的身影。除了姓名,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挣钱的方法多种多样,赌博也是其中一种。我们做这种生意,为了利益,有时不得不沾些黑色的东西。它们可能会谋害你,但也可能会取悦你。对于赌博来说,为了那一点取悦的可能性,我要你精通它;但为了谋害你的可能性,也要你厌恶它。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完全是看使用它的人的做法,所以你完全可以不用排斥赌博。”

“我已经请世界上最精通赌博的人教你了整整一个月,你资质平平,好在赌运不差。这里是一万元现金,从入口处的老虎机开始,一周之后带一百万来见我。失败的话,我就要训练……了。”

“你怎么可以那样做!……才那么小!我去!我一个人去就好!!一周后我会带着一百万来见你!”

……

“干得不错,比当初要求的还多出几万。作为奖励,我同意你报考……,不过期限只有四年。”

“……”】


见到阿夜不适,谢衣刚想上前搀扶,却发现一个保镖冷冷地向这边扫视。捱过对方的眼光,谢衣趁无人注意时立刻半搂半抱将阿夜带到一个僻静的小角落。

“阿夜,你还好吗?”谢衣担忧地看着对方惨白的脸。阿夜眼睛紧闭,浑身轻轻地打着颤,像极了当初带面具时的样子。“是不是这里有什么会伤害你的脏东西?”

阿夜单手扶额,眉间紧蹙,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过了很久,他才轻轻推了推谢衣:“我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片段。不用管我,你先一步去大厅,我随后就到。”

余光瞟到两个保镖对视一眼正朝这边走来,谢衣只得将阿夜扶好,背靠着墙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坐姿,轻轻说:“好,我先走。你一定要来。”接着,他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站起,迈着从容的步伐与这两个壮汉擦肩而过,进入大厅。

其中一个壮汉保镖看了看阿夜靠着的墙角,疑惑地问同伴:“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啊?可我刚刚确实看到他嘴唇动了。”

同伴赞同地点点头:“果然来这里的都不是正常人。”

“来到这里的人真可怜,他们不知道自己几乎没有活着出去的可能性了。”

“嘘,轻点。老板不喜欢这些言论,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待两个保安走远,阿夜虚弱地站起来。他头疼欲裂,却无法不在意之前的对话,刚刚那两个保镖说的是什么意思?

————TBC————

评论
热度(4)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