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8


此时天色已然大亮,阳光已不复之前的柔和,开始散出灼烫。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整条街道变得熙熙攘攘。

今天还不是休息日,行人大多神情急切,步履匆匆,无暇关注他人。谢衣看着前方的阿夜小心翼翼地躲避以免擦碰他人,终于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将阿夜的手拢在自己手中插进口袋,不着痕迹将其护在身侧。

谢衣感到抓住的手挣了挣,发觉挣不开时只得悻悻然地放弃——哦最后还不轻不重捏了一下他的手泄愤。

谢衣偏过头去,却不想对方早已转过头,以谢衣的角度只看到对方红红的耳尖和大半个后脑勺,头上还有一撮呆毛不知何时傲然挺立,耀武扬威地彰显存在。

真是可爱。

谢衣不由低声轻轻笑了一下,惹来迎面走来的几个年轻女孩羞红了脸,她们小声评论着,眼睛时不时飘向谢衣,直到错身走过依然频频回头。

阿夜不满地哼了一声,转过脸正对上谢衣笑眯眯的脸。

“干、干嘛?”被看得久了,阿夜有些恼羞成怒,“你不是肚子饿了?还不快点找个早点摊?”

“是是。阿夜,”谢衣的声音突然变得深情,“对于你,我果然无论如何不会后悔。”

被对方突兀的话语惊到,阿夜有些不明所以,心脏却猛然狠狠跳了一下,脸瞬间变得通红。

阿夜对于自己一个成年人却被对方的话弄得不知所措很是不满,所以谢衣等了很久也没有听到对方的答案。在谢衣有些失望地叹口气时,耳边终于捕捉到了一句蚊子哼哼:“我、我也是。”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谢衣整个表情都亮了,此时此刻有这句话足矣。


【“因为,在生魂回归身体后,他作为生魂时的一切记忆都不会再存在了。也就是说,在他醒来时,谢衣对于他而言,就仅仅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就算他不记得我了也没关系,我会去找到阿夜,重新开始。”

“天真!万一阿夜已经有爱人了呢?你将这么一段说出来谁都不信的经历插进去,最终痛苦的会是你!”

“我……我的确不能这样做。”

“所以你可以帮忙,但多余的感情就不要有了。”

“已经来不及了……大概从我见他的第一面起。我……不悔。”】


其实瑾娘的担忧并无道理,冷静下来后谢衣才发现当初说“找到阿夜,重新开始”这句话有多么天真。且不说瑾娘提出的阿夜有爱人这个可能性,仅仅之前被刻意按捺下去的阿夜黑道身份的猜测,就已经足够让谢衣苦恼很久了。

但是,谢衣看着眼前的人,心中又暗暗反驳:阿夜虽然没有记忆,有时还很别扭,但他本质上是个很好很温柔的人。他会关心自己三天后的命运,会教自己赌技,会担心他的心情,已经很好了,所以就算阿夜醒来,品行也应和现在相差不大,黑道身份应该是自己多想了。

至少现在,我们还在一起。

“到了,就是这家。”谢衣带着阿夜来到一个干净的早点摊,找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下。“阿夜你要吃点什么?”

谢衣将菜单推到阿夜面前,示意他点餐。

岂料阿夜缓缓摇了摇头:“我一点也不觉得饿,也不困,反而精力充沛。我想,作为生魂是不需要饮食的。”

谢衣想了想,倒也不再坚持。他低声建议:“如果尝一点点的话应该没问题吧?早餐不愿意吃就先算了。中午我来做饭,阿夜一定要尝尝我的手艺。”

阿夜看着对方兴奋的脸,点点头,低声说句“好”。


+++++++++++++++++++++++++++++++

某家医院。

一袭绿裙的美丽女子刻意绕了些远道,医院内部环境极好,绿树成荫,繁花似锦,可是这些并不能挽留她的一分注意力。她目不斜视,熟门熟路地快速穿过一些走廊,终于在医院最深处的一间特殊病房前停了下来。

她轻轻敲了三下门,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迎上另一个白发戴着眼罩的男人的目光。

男人虽是白发,脸庞却意外的年轻。他坐在椅子上,朝女子点了点头,又垂下眼静静地看起手边的书。

女子将手中的饭盒放置在一边的床头柜上,轻轻抽出男子手中的书,柔声说道:“瞳,你守了一晚也累了,白天换我来。我带了早餐,去吃点。”

被唤作“瞳”的白发男子“哦”了一声,从善如流地放下手中的书坐到一旁,打开饭盒不言不语地吃起来。

之后,绿裙女子的眼睛便专注地投注在病床上的人,再也没有离开过。

病床上的男人很年轻,大约28岁,鸦黑色的头发铺在雪白的枕头上,发尾稍卷,衬得脸色格外苍白。两条长眉斜飞入鬓,眉尾稍稍分叉。他眉间紧蹙,薄唇紧抿,似乎在睡梦中都不得安稳,有很沉重的事情压在心头。

过了一会儿,瞳听到女子轻声问道:“瞳,你说,阿夜外伤明明都好了,为什么还不醒来?”

“……华月,阿夜失血性休克,在我们到达时他已陷入深度昏迷。虽然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但阿夜是个很坚强的人,我相信他不久后一定会醒过来。在此之前,我们要做的就是守护好流月集团,找出伤害阿夜的凶手。”

“凶手?”绿裙女子华月转过头,“这么说不是意外,是谋杀?”

“是的,”瞳擦了擦手,从口袋掏出一个透明文件袋,里面装着一枚弹壳和几张照片,“凶手很小心,但十二经过几天的搜寻,终于在昨晚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华月看了看,心领神会:“好。查出是谁,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说到最后,一向温和的女子表情变得凶狠。

“放心,已经有线索了。”瞳收回文件袋,“集团情况如何?”

“前几天股东大会阿夜没有出席,再加上不知从谁嘴中传出一些小道消息,现在集团内外关于阿夜的谣言满天飞。集团股价持续下跌不说,另外几个股东也有抛售股票的意向。”

“哦,阿夜出事的消息我们瞒得很紧,却依然被透露出去。这些消息的来源者一定和凶手有关。华月,集团那里还需要你多加留心,坚持到阿夜醒来。”

“没有问题。”华月点了点头,“阿夜……你一定要快点醒过来。”

————TBC————

评论
热度(6)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