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今天二更~

CH 6

谢衣对此反应如此之大,只是因为他是个非常忠实的无神论者。咳咳,再让我们说得明白点,就是谢衣他,怕鬼。作为为数不多的几个弱点之一,谢衣将其保密地滴水不漏。

所以他才会在阿夜说出自己可能不是人类的时候下意识逃避和反驳,同时为自己和阿夜找好各种理由。

在他刚刚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和一个鬼魂共度了一夜后,无神论者·谢衣表示自己要好好地静一静。

目送谢衣单独出去的阿夜心中自然不安,可能在世界上谢衣是唯一能看到他的人也说不定。他在跟了谢衣一条街之后,终于忍不住带着一丝犹豫开口问道:“你……怕了?”

“……”

谢衣对鬼神之说恐惧的原因说来可笑,仅仅是因为年少时候求知欲旺盛,再加上好奇心强,不小心错翻了几本志怪小说而形成的。年少阴影委实恐怖,谢衣在这之后便有意识避开此类话题,最终成为了无比忠诚的无神论信仰者。

但现在,现实却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他结识了一个鬼,为它起了名字,对方要帮助他学习赌博度过难关,而他也决定帮助对方找回失去的记忆。

现实与信仰冲突,谢衣觉得自己的脑袋如同浆糊一般理不出头绪。

真奇怪啊,他明明怕鬼怕得要死,但是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在说阿夜是不一样的。

在众多纷乱的思绪中,他唯一确定的是他不讨厌阿夜,甚至还很喜欢。

在听到阿夜那句问话时,谢衣条件反射是想承认的。但是他听出了阿夜隐含在其中强忍的不安,所以他沉默了一会儿。在努力克服了心理压力之后,他才缓缓开口:“至少对于你,我是不怕的。”

至少对于你,我是不愿意看到你难过的。

想通了这一点,谢衣转过身,努力向着阿夜笑了笑:“对不起,刚刚反应太大了。我只是一时心理没有接受过来。”

“没关系。”看到对方并不是打算无视自己,阿夜心中一暖:“我能够理解。”

两人相视而笑。

初晨的阳光并不热烈,像柔和的风,像情人的手,温柔的抚上人的脸庞。谢衣的笑容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边,显得格外灿烂和温暖。而阿夜本身是个不爱笑的人,一笑起来却如冬雪初融般美好。

真是个好看的人。望着对方,二人心中均如此想。

“啊对了,阿夜,”想明白之后,谢衣的思维也变得格外灵活:“我想,对于你的事我们可以找一个人帮忙。”

“谁?”

“她叫做瑾娘。”

-----------------------------------------

在领着阿夜穿过几道街后,谢衣阿夜二人终于来到了一间酒吧前。

“你说的很厉害的通灵人在这里?”看着装潢分外华丽的酒吧招牌,阿夜一脸不相信。

谢衣神秘一笑:“人不可貌相。况且这是一个法治社会,如果直接挂牌说自己是通灵者不出一个月肯定会被请去喝茶,要知道大隐隐于市。”

谢衣敲了敲门,没过几下一个身着红衣妆容艳丽的女人便打开了门。

“要不是接到你的电话确定是你本人,我还以为从来不信神鬼的谢衣被外星人劫持,突然间转了性子呢。”女人一边请人进门一边拿谢衣打趣。

和女人争辩永远都处于下风的谢衣只得苦笑:“瑾姐你就别取笑我了。”

“那么你究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需要我来帮忙?”被称为瑾姐的女人端来一杯鸡尾酒,放在谢衣面前,随后坐在对面。

“你好好感受一下,难道没觉得多出什么吗?”

闻言,察觉到周围空气有丝不明显的波动,瑾娘立刻集中注意力感受周围。

过了一会儿,她有些迟疑地开口:“我感受到,你身边还有一个生魂吧?”

谢衣和阿夜对视一眼,接着问:“不愧是瑾娘,不过生魂是怎么回事?”

“有一些陷入重度昏迷的人,可能身体的伤明明已经好了,可是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其实这是因为灵魂离体了。离体的灵魂此时会被叫做生魂,它们徘徊在任何一个可能的位置,没人能看到它们、听到它们,而它们也找不到回身体的路。三天之后,生魂消散,这个人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最后,瑾娘的脸变得严肃:“谢衣,你老实告诉我,你身边的这个生魂离体有多久了?”


评论(1)
热度(6)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