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5

房内凝重的气氛停留了几分钟,看到对方闭着眼睛没有再开口的打算,谢衣只好努力转移话题:“算了,你……也别多想了,赌技好也不能说明你就不是一个好人。让我们继续吧。”

谢衣神色复杂地看了阿夜一眼,对方只是微微地点了个头,像迫不及待要揭过这一页一样,迅速拿起了纸牌。

话虽然是这么说了,但是寻常人家谁会没事去学赌技?想来想去,也只有赌徒或者黑道中人了。而看阿夜的态度,对赌博很淡薄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一个痴迷赌博的人所为。那剩下的不就是……不,不,现在还事无定论呢。何况,谢衣看了看阿夜紧紧抿起的唇角——其实现在最不安的就是阿夜啊。

“在进行纸牌类赌博时,最重要的是眼睛要跟上对方洗牌速度,同时脑子也要记着顺序,眼睛和脑袋要相互协调。”

“……阿夜老师,这听起来很难啊。”

“习惯了就好,熟能生巧。我们先从同一花色的十三张牌开始练。”

“是是。”

这一次阿夜教的很认真,谢衣学的也很认真。时间过得很快,当他们终于感到疲倦停下时,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

“虽然还欠些火候,但初学者如你做到这种程度也算不错了。”阿夜满意地点了点头,表示这次学习暂时中止,谢衣可以休息一下了。

谢衣站起来,揉了揉肩背,笑着说:“阿夜辛苦了。本来我打算亲自下厨犒劳老师一番,但眼下实在没这个力气,阿夜同我一起出去吃饭可好?”

阿夜刚想拒绝,就被谢衣不容拒绝地从沙发上一把拉起,笑嘻嘻地推着朝门外走去。

他……大概是不用吃饭的吧?阿夜一边被推着走一边思索。

不过,他看了谢衣一眼——对方正牵着他的胳膊笑得眉眼弯弯,难得对方兴致如此之高,就随他去吧,实在逼不得已再见机行事。

谢衣通过阿夜一晚上的悉心教导,对两日后的赌博倒也平添了些许信心。他心情一放松,觉得世界再次鲜活起来。

哦还有,找个借口把对方带到医院好好检查一番的想法谢衣一直念念不忘。

谢衣牵着阿夜刚从单元楼中出来,迎面便遇见了刚刚参加完晨练归来的邻居王奶奶。

谢衣这孩子为人和善,乐于助人,平时无论谁家家电有个小毛病找他帮忙修理,他都会笑眯眯地应下。再加上谢衣眉清目秀,长相讨喜,气质文雅,周围年纪大一点的邻居无一不把他当做自家的孩子来疼。

王奶奶正是其中之一。她心疼谢衣这么一个帅小伙一直单身没人照顾,所以最近一直热衷于给对方做媒。

“王奶奶早上好。”谢衣乖巧地打了声招呼。

王奶奶一见是谢衣,高兴地脸上皱纹都开了花:“是谢衣呀。难得见到你这么早出门。是去吃饭吗?我就说家中有个知心的什么都方便多了。”

“哎……”一听王奶奶这么说,谢衣心知对方接下来一定会将自己熟识的所有未嫁姑娘再次介绍一遍,便急忙拉了阿夜挡在身前:“不好意思王奶奶今天不行,我这个朋友有急事要我帮忙处理。”

自己被拉出挡枪,阿夜微一挑眉,扭过头正对上谢衣对他满含拜托的眼睛。

阿夜冷哼了一声算是不计较,谢衣刚想露出的感激微笑却被王奶奶下一句话冻在了脸上。

“谢衣你在说什么啊?这里明明就你一个人啊,是不是今天起得太早没睡醒啊哈哈?”

 

【“呵,如果仅仅只是演技就好了。”男人苦笑一声,“就像我说的,现在的我不止记不起自己的所有事情,八成还不是个人类。”】

 

男人最开始的被谢衣认为开玩笑的话在她的头脑中骤然响起——原来,这一切竟是真的吗?阿夜不是人类?

谢衣觉得背后的衬衣在一瞬间被冷汗浸湿,他慢慢松开了一直牵着阿夜的手,抬起脸正对上阿夜那张一分怜悯二分淡漠七分担忧的脸。

大概察觉出了谢衣脸色不对,王奶奶有些担心:“谢衣啊,突然之间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谢衣摇了摇头,“我有事先走一步了,王奶奶再见。”

在王奶奶担忧的目光下,谢衣游魂一般走了出去。

阿夜见状,咬了咬牙,也跟了上去。

 


评论
热度(7)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