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4

“这个是……”阿夜看了看面具,主材料是木头与铁,整体色泽偏暗,制式古朴,与现今的那些制作精美用料考究的面具大不相同。“古董?”

谢衣摇摇头,重新拿起拿起面具仔细端详了一番:“是不是古董我不知道,但这样式确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是我在一个车祸现场附近捡到的。”

“哦?”

“更令人捉摸不透的是,当我回家把它摆到床头,就像带回家一个衰神一般,不论求职面试甚至喝水过马路都能碰上各种倒霉的事情。”

“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阿夜眯了眯眼,“你是说你之前赢不过我全是这面具的错?”

谢衣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这下子沈夜眼中的鄙视明明白白地全溢了出来:“我倒是才知道谢先生原来是个喜欢找借口的人。”

“啊?”

“技不如人就直接承认,事事归咎于外物可不像一个有担当之人所为。”

“我!……你……”第一次被人误认为是推脱逃避之徒,谢衣一口气差点没顺过来。

见谢衣答不上来,阿夜哼了一声暗暗决定要重新将谢衣的品行做个判断。

“口说无凭,”谢衣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这样做有些对不起阿夜,但他还是将面具放在阿夜手中:“不如阿夜你亲自感受一番我们再对此做出决断,你意下如何?”

“等、等——”阿夜刚要拒绝,手中就被谢衣不容拒绝地塞下面具。预想中的重感没有到来,即使没有触碰到谢衣,他发现自己也能稳稳地托住这个面具,感受到属于木头的微微凉意。

这是怎么回事?

阿夜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又偷偷地碰了碰周围的物事,发现除了谢衣和这个面具,他依然抬不起任何东西。

难道真的就如谢衣所说,是这个面具出了问题?

阿夜仔细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所以然。但当他试图将面具戴在脸上时,他的脑中骤然闪过一道白光,伴随着各种嘈杂的声音。


【“……万元第一次。”

“……次。还有没有……价格?”

“……元第三次。”

“恭喜……先生以……格成功拍下……7号……品。”

“……”】


当阿夜再次回过神时,发现谢衣正仅仅地抓着他的肩膀,一脸紧张的呼唤他的名字,其中还掺杂着几句对不起。接着,阿夜的视线缓缓下移,发现原本握在手中的面具此刻正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刚刚发生了什么?

阿夜拍了拍谢衣的手,示意他冷静下来:“……谢衣,松手。”

声音居然有些喑哑。

不过谢衣并不在意这些。他现在万分自责——明知道那个面具有古怪,为争一时之气却将阿夜置于危险之中。

谢衣盯着阿夜观察,直到对方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才转开脸直起身子:“阿夜,对不起……这个面具果然有问题,还是扔了吧。”他一把捞起之前情急之下被丢到地上的面具,打开门,准备扔到楼下垃圾箱。

“等等。”阿夜揉了揉头,阻止了谢衣的行动。

“阿夜?”谢衣停下动作,转过脸一脸不解。

“我……我刚刚想到了一些片段,但是太凌乱我一时拼不起来。我想,它大概和我的记忆有关。”

闻言,谢衣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折回了步子:“……好。既然阿夜这么说了,我暂时先留着它,反正也没有比现在更坏的遭遇了。”

“你……你也太好说话了吧?不过,谢谢。”

“嗯?阿夜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谢衣笑眯眯地将面具放好,凑了过来。

阿夜略一撇头,避开了对方充满笑意的眼睛:“废话少说。我来教你赌博的一些基础知识,再不学三天后你就真的没命了。”

“阿夜在担心我?”对方笑得更开心了。

“闭嘴!”阿夜恶狠狠地扯过谢衣的袖子,让他坐在自己身边,状似无意地伸出腿贴着谢衣。接着,他将扑克牌收拾好放在掌心承在谢衣面前。

“看仔细了。”

随着这句话结束,谢衣惊讶地发现彼此间毫无联系的纸牌像被无形的线穿引着,在阿夜手中格外驯服。

阿夜洗牌的速度很快,姿势也很漂亮,有时干脆利落,有时花样繁多。谢衣之前还能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之后注意力却渐渐被那双上下翻飞的手指吸引。

阿夜的手指很白,指尖纤细,映着纸牌繁复的背面显得格外好看。嗯看样子阿夜失忆前应该过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日子,谢衣愉快地想着。

突然,“啪”地一声一张扑克拍到谢衣鼻子前,趁谢衣回过神之际又迅速将牌面压在桌面上。

谢衣愣愣地看着阿夜有些生气的脸,一时之间如坠云雾半天摸不着头脑。

“我抽出了哪张牌?”阿夜黑着脸问道。自己好心教导,为什么这家伙还会跑神?阿夜心中格外不爽。

谢衣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抗议:“咦?等等,这也太难了吧?”

“如果你的注意力一直在牌上绝对不难。那么作为老师给徒弟的第一个忠告:赌博时永远不要让眼睛从你对手手中的牌上离开。”

“老师?”谢衣又想抗议,看到对方面色不善只得改问道:“好吧。但是那样做的话有什么用?”

“呵,当然有用。”阿夜轻轻笑了一声,很满意对方的顺从:“练得好的话遇到一般水平的对手你甚至可以知道对方的牌。”

“……”这人中二病吗?

“不信?你来洗一次牌,我猜。”阿夜挑了挑眉,将牌递给谢衣。

谢衣沉默着接过扑克,有意识地加快了洗牌的速度。

当阿夜第十二次猜中牌面时,谢衣的表情由惊讶变成了凝重。

他第一次这么严肃的开口问道:“阿夜,在未失忆前,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阿夜垂下了眼睛,看了看手,慢慢回答:“这个,我也想知道。”

屋内一片静谧,只有一束月光偷偷透过窗户照了进来。



评论
热度(8)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