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3

    “……”听到男人这样说,谢衣递出遥控器的手顿了顿,换另一只手试着拍了拍男人的肩,触手温凉:“你看我看能摸到你。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会带你去医院,就当在生命最后做件好事。” 
    “!”男人瞪大了双目,惊气交加地瞪着谢衣,一时居然说不出话来。 
    谢衣将手中的遥控器塞到男人手中,继续劝道:“失忆症加妄想症。我算了算自己的存款给你治疗的话大概够用——反正以后应该也用不上了。总是无名先生无名先生地叫你不太方便,恩,现在是晚上——我暂时称呼先生你为‘阿夜’吧?” 
    被随便命了名的男人没有理他,只是皱紧眉头困惑地看着被谢衣拉着手塞到手心的遥控器。 
    轻的,能感觉出重量的,有些凉的塑料触感。 
    “阿夜?”自己一直说却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不仅如此,对方还直盯着自己的手看,谢衣不满之余还有份隐隐的不好意思,疑问同时状似无意地抽回了手。 
    随着谢衣的动作,原本好好躺在男人手中的遥控器瞬间犹如千斤重物,从男人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 
    “……阿夜,就算你对我的处理有不满也不能——” 
    谢衣的话被男人接下来的动作打断了——阿夜居、居然去拉了他的手! 
    谢衣觉得脑子有点昏,整个世界都不对劲了。他结结巴巴地开口:“阿、阿夜,你、你不觉得我们发、发展得太、太快了吗?我、我们才……” 
    “从刚才起你一直在自言自语说些什么?”男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用另外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捡起了遥控器,翻开了报纸,甚至还从桌上的糖罐中取了一颗水果糖。果然是这样吗?男人边思考边用挑剔的目光打量了谢衣几眼。 
    谢衣郁闷地发现对方似乎真的没有将方才的话听进去,但再说一遍实在过于羞耻,只好吞吞吐吐地开口:“阿、阿夜,我、我们……” 
    “阿夜?”男人挑了挑眉毛,饶有兴趣地望着谢衣。 
    没有刚见面那种淡漠疏离的气质,此时的男人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谢衣身上,一双眼睛像盛满了星星,正微微带着笑意望着他。 
    谢衣顿时觉得自己心跳得有些快,脸上也冒出了丝丝热气:“你要不喜欢可以换个别的称呼……” 
    “不用了,这个称呼很好。”男人——不,现在叫阿夜,缓缓地一字一句开口:“我刚刚似乎听到了你说‘医院’?” 
    等等!这个氛围不太对啊! 
    “那个、阿夜你听错了。”谢衣立刻改口,并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罢了,明天随便找个借口把人带进医院,这么大的人还失忆加妄想不去趟医院他不放心。 
    “哼。”阿夜松开了谢衣的手,放松身体靠在沙发上。明明是一站一坐,谢衣生生觉得自己的气势矮了对方半头。 
    暂时摸清楚了自己的状况,虽然还有很多谜团,但这并不妨碍阿夜放松下来的心情。审视了谢衣片刻,阿夜非常满意对方的沉稳冷静,处事不惊,想到自己以后可能有很多地方需要依靠谢衣,便难得好心开口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咦?” 
    “就是赌场的事情。” 
    谢衣眨了眨眼,苦笑道:“就像那个人说的,其实我去不去都是死路一条。不去,三天后等死。选择参与三天后的赌博,虽然有可能还完欠款,但我恐怕这种几率为零。” 
    “所以我决定将剩下的时间都留下来帮助阿夜你。” 
    阿夜愣住了,他虽然把所有的社会关系都忘得一干二净,却隐隐觉得像谢衣这样的人是很少很少的。 
    过了好一会儿,阿夜才扭开脸,低声说道:“咳、我的事情可以先缓缓。赌博的话……我觉得我会,也许我能教你?” 
    谢衣怀疑地盯着阿夜看了好几眼,在对方实在忍不住瞪过来的时候终于不情不愿地翻出来一盒纸牌放在。 
    “我目前只会最简单的‘警察抓小偷’。” 
    “?那是什么?” 
    谢衣眼中的怀疑更多了。他捡出一张小鬼放到一边,开始解释:"我已经抽了一张牌出去,一会儿我们轮流从对方手中抽牌。成对的牌就可以抵消,直至最后一人手中剩一张鬼牌,这时持有鬼牌的人就输了。" 
    “哼,原来这么简单。” 
    谢衣阿夜二人分坐在茶几对面。 
    不知过了几局,拿着牌,谢衣忍了又忍,却没忍住:“我说,阿夜,你一定要这样吗?” 
    顺着谢衣的视线,阿夜一条腿伸得长长的,紧紧贴住谢衣的腿。 
阿夜看了一眼谢衣纠结的地方没有理会,低低笑了两声,从谢衣手中抽出一张牌,然后摊开。 
    “我又赢了。谢衣,与其花心思注意那些没用的事情,不如多把注意力放在对手和牌上,目前你可一次都没赢过。” 
    “是是,阿夜很厉害。”谢衣无奈地回答,“我最近不知触了什么霉头,倒霉的厉害,干什么都不成。所以我想,在下一局前,我应该把这个丢了。” 
    说着,谢衣站起来,从卧室里面拿出来一个木制面具放在阿夜面前。 

评论
热度(9)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