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2

 

谢衣愣了一下后立刻冷静下来:“不好意思我不记得给任何人做过担保。”

大概早料到对方会这样反驳,来者掏出一份合同的复印件,指着担保人那一栏中大大的“谢衣”二字递到谢衣面前。

谢衣看着那两个虫子爬般歪歪扭扭的字体,好脾气地解释:“这不是我的签名。如果阁下不信,我可以当场签给您核对一下。如果阁下还不马上离开,我就要追究先生您的私闯民宅与盗用签名诈骗等罪名……”

谢衣的话被腰间抵住的冰冷硬物堵了回去。

那是一把枪。

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的追债人居然能够配上枪这种国家管制工具?

识时务者为俊杰,谢衣乖乖闭上了嘴。

“谢先生您大可以报警,不过这样做了我担心您活不过第二天的日出。”

“可我现在连个工作都没有找到,怎么可能在三天内拿出那么多的钱?”

来人冷笑了一声,掏出一封信递给谢衣:“我们老板早料到了——所以还给了你们这种欠债者第二个选择。”

谢衣接过信,打开一看,便皱着眉头将信扔到地上。

信中是一封邀请函。

一封关于三天后赌博游戏的邀请函。

“对不起,我没有赌博经验,也绝不愿意去赌。”

“谢先生何必这么认真呢?”来人弯腰捡起信,吹了吹表层的浮灰重又将信塞回谢衣手中,“无论如何三天后您必须拿出500万元,不然就要和这个世界再见了。而现在眼前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赢的话不仅可以还款,说不定还能小赚一笔,谢先生为何要执意拒绝呢?当然如果谢先生运气不好输了的话……”

“您的债务会加重的。”来人一字一句地说完,不等谢衣回复便像来时那样从容离开。

这个时候再去埋怨风琊已经来不及了。谢衣万万没有想到初出社会就惹上这么一个说不定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碰见的麻烦。

他游魂一般关上房门,开始思索各种对策——当然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那个倒霉的面具丢掉。

“呵。”

还没等他冲到卧室,本该安静的客厅传来一句淡淡的低醇的男声。

谢衣发誓,无论这个声音多么好听,他绝对从中听出了遮也遮不住的戏谑。

等等!整个房间明明只有他一个人住,怎么会出现别的男人的声音?

无神论者谢衣僵硬的扭过脸,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沙发上不知何时好整以暇地坐了一个男人。

男人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简洁干练的穿着衬得身材颀长笔挺。鸦黑色的头发在发尾处微卷,眉似刀裁,在眉尾稍稍分叉。眉下双目朗朗,眼角含着三分慵懒七分淡漠。真是一张俊美的脸——如果不是在此情此景,谢衣真心想这么赞叹一声。

只见男人抬了抬下巴,示意谢衣:“换个台。”

谢衣随着男人的示意将视线转到电视上。这是一个财经频道,两个主持人正讲到流月集团的上市股份连续两天跌停的情况。

  主持人A:“众所周知,一直处在涨停板前十位的矩木流月于四天前突然跌出涨停板,最近两天更是连续跌停,不得不让人怀疑流月集团最近是否出现什么危机。但是流月集团内部并未对此发布公告,建议股民还是谨慎持有。”

主持人B:“我倒是听说了一个小道消息,不知道真假。据说流月集团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总裁出了车祸……”

“换个台。”男人换了个姿势,又重复要求。

谢衣没有动,他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谁?”

“我想不起来了。”男人答得一脸理所当然,“我醒过来就发现在这里了。我还发现一件有趣的事——除了你,刚刚那个男人似乎看不见我。问完了吗?现在可以换台了?”

谢衣深吸一口气,将茶几上的遥控器递给男人,却发现对方压根没有伸手接。

“听着,虽然不知道无名先生您是打哪里来以何种方式潜进我家又有何目的,但是我可以暂时收留你。所以换台这种事情无名先生您可以自己做了?”

男人惊讶了一下,他本来以为对方会很难接受自己的说辞,却不想对方轻易便接受了自己。他侧过头,第一次细细打量眼前的人。对方五官说不出哪里出挑,但组合在一起却十分清秀俊雅,右眼处一副单镜片显得人气质温润之余,又分外沉稳冷静。

男人沉吟片刻,缓缓开口:“谢衣是吗?遥控器我抬不起来。”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看——”男人试着抓取茶几上的一份报纸,但无论男人如何使力,薄薄几页报纸像被固定住了一般纹丝不动。

“演技?”谢衣依旧怀疑。

“呵,如果仅仅只是演技就好了。”男人苦笑一声,“就像我说的,现在的我不止记不起自己的所有事情,八成还不是个人类。”


评论
热度(7)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