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0

 “呵呵呵呵呵已经放好了?”

“放心,我已经在这条路上放好地刺,只等沈老板从拍卖会上回来。”

“嗯。呵呵呵呵好好监视,最新情况要及时向我通报呵呵呵呵。”

“是的,老板。”

一个身着黑色带帽卫衣的男人低头挂下电话,仔细看了平板上在地图中缓慢移动的红点。他轻轻地嗤笑一声,笑容在黑夜中模糊不清。

男人只是一个算是小有名气的杀手。只要雇主付得起价格,就没有他杀不了的人。

他蹲守的地方是一条人迹罕至的街道,也是男人将要杀害的对象回自己别墅的唯一路线——所以有时候远离人烟图个清静也是一个错误。

待地图上的红点移动到不远处街口,男人放下平板,改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几秒后一辆黑色的宾利果然出现在镜头中。仔细核对了车牌号码,男人带上帽子挡住脸,从容走到事先选定的一个视觉死角,掏出手枪,在黑色宾利驶近的一瞬间扬手打爆了附近唯一的一盏路灯,随后连着两枪打爆了车前灯。

此时夜色浓郁,连天上仅有的几粒疏星都被不知从哪来的厚云遮盖。路灯与车前灯一灭,周围立刻像是被黑暗侵袭了一般,伸手不见五指。

男人眼看着黑色的宾利猛地一刹车,却难以阻止宾利出于惯性的向前滑行,继而车胎碾压上早已暗中放好的一段地刺,最终失控撞向一旁。

距离很近,车子被撞得很惨。车前保险杠已被撞变了形,挡风玻璃也碎了一地,从车前面望过去只能看到几个弹出的空气囊。男人从容地从藏身之地走出来,打开车门仔细查看驾驶座上那个分叉眉头发微卷的男人的情况。

座上的男人早已晕了过去,脸被碎掉的挡风玻璃划伤,鲜血争先恐后地涌出来,沾湿了白色的衣领,显得分外狼狈。

“真是可惜了这张英俊的脸。”男人探了探他的鼻息,“不过人死了也用不到了。”说着,他捡起一块玻璃碎片,浅却长地在男人颈上划了一道。

接着他从男人身上翻出手机,无视上面的来电提醒,一脚踩碎扔到车下。

收拾好地刺与弹壳,男人转身离去,所有的过程只用了不到八分钟。

“喂砺罂?事情已经办妥,你要的完美的车祸。记得把尾款在三天内打到这张卡上,不然你知道我的手段。”

“呵呵呵呵呵呵辛苦了。至于报酬那是你应得的呵呵呵呵。”


CH 1

谢衣觉得自己最近非常倒霉。

前几天不知抽了哪门子的风去参加一个同学在半山腰别墅的聚会,同学之间好久不见,彼此相谈也算得上是宾主尽欢。但刚吃过晚饭没一会儿大家都找了借口纷纷离去,只余下他和别墅主人。

见此状况,感受到强烈的贞操危机,谢衣随便找了个借口狼狈便匆匆离去。

谢衣来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没有开车,所以当下也只能选择步行下山。当他来到进山口那条小道时,发现平时总是缺乏人烟的道路被黄色的封条堵住了。

谢衣是个好奇心非常重且善良的人,如果放在平时他铁定要上前瞧一瞧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可以的话甚至还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此时他身心俱疲,远远望去只大概猜出之前有人出了车祸。

他低头看了看手表,上面显示的凌晨 1 点。

“这个时间点居然来了这么多警察,哦还有记者,八成是什么大人物出事了。不过这也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情。”谢衣暗暗琢磨,暂时按捺下自己的好奇心,余光却还是不受控制地扫向事发地点。但是前方被警察和记者围的水泄不通,依照谢衣 2.0 的视力依然只看见被损毁车的一角。周围没有看到有救护车,大概出事的人已经被送往医院。

谢衣大致放了心,待他收回视线的时候突然在一边草丛上看到了一个形状怪异的木制面具。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谢衣小心翼翼地躲开前方警察的视线,迅速把面具捡起来放入自己的包中。

捱过了警察的盘问,在得知谢衣难以打到车时好心的警察甚至还送了他一程。事后谢衣觉得参加同学聚会的事情虽然有所波折但还算是一帆风顺,但好运也到此为止了。

哦没错,更具体点讲是当他回家把木制面具放在床头之后。

当天晚上就算回家很晚,谢衣也是要雷打不动照例冲澡的。可当他扭开热水管,平时总是热气腾腾的淋浴头却浇了他个透心凉。他仔细检查了一番,饶是他平时对机械方面多有研究,却依然看不出所以然,最终不得不洗了个 5 分钟的冷水战斗澡。现在想来这就是意味着他开始倒霉的第一步。

谢天谢地第二天浴霸再次检查时总算恢复了正常,谢衣便把这件莫名其妙的事情揭了过去,日子还是照常过。

接下来的几天,开始的时候谢衣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当他无论找工作频频碰壁,还是面试次次堵车,甚至喝冷水都塞牙的时候,谢衣再迟钝也觉得自己运气背的不正常——谢衣是无神论者,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就好像他被衰神附身了一般。

对于此,谢衣直觉和当时鬼迷心窍捡来的木制面具有关,却总也狠不下心丢掉它。

直到某天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找上门来。

“谢衣先生,风琊先生由于赌博借了赌场 500 万元,但现在我们已经无法联系上他。作为他的担保人,谢衣先生,请您在三天内还清这笔钱。不要想着逃跑,我们已经对你家采取了全天候监视,若不能按时还款,我们将不排除对您使用暴力。”

“啥?”谢衣愣住了——他现在把那个倒霉面具丢掉还来不来得及?

  


评论(2)
热度(13)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