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佐鸣】逆时空(科幻架空)00—04

楔子

 

    他就呆呆地坐在那里,朝天空伸出去的手凝滞成一个绝望而又凌厉的姿势,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却又因为猛然想到什么,不得不颓然地定在半空。

    周围是破败的灰色的水泥,混合着路边显得有些灰败的杂草,硬生生的给这座城市扯上了一抹浓重的色彩。只剩下半张脸的夕阳绝望的将最后一点光芒洒向这个城市,却并没有给这个地方增加多少温暖的色泽。周围破败的建筑和金属反射着冰冷的红光,凭空给这个城市增添了一种嗜血的残忍。周围静悄悄的,连一只觅食的野猫的踪影都没有,似乎连空气都小心翼翼起来。

    这是一座空城。

    或者说,现在是一座死城。

    当夕阳终于隐去它的身影的时候,他打了一个寒战,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的样子,迷茫地将手缩回,然后又狠狠的砸在地上,丝毫不在意是否有砾石因此而深深嵌入他的手掌。

    而后,他双手抱着头,像一个被人遗弃的婴儿,开始思考这里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儿,其他的人哪里去了。还有,最重要的,他是谁。

前篇

第一章

银河历229年

    这个星球被叫做银星1010号,是自从太阳系中的地球因资源枯竭而被遗弃时地球人在银河系中所找到的第1010个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在最初始的时候,这个星球上还到处充满了单细胞动植物,不过其脆弱的食物链立刻被拥有着高科技的人类所打断征服,并重新塑造了一条新的食物链。如今,这个星球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初的面貌,到处充斥着人工合成的花香,三维投影得到的动物、鸟类,还有那一条条贯穿东西南北的天空轨道,上面往来着各种各样的磁悬浮交通工具。

    最近的探测表明,这个星球上又发现了一种新的物质,科学家将其命名为Hb32。如果对其好好进行研究开发的话,说不定人类科技又会上一个新的更高的台阶。

    宇智波美琴正是负责这个新物质研究的教授,现在她正在看着手上的报告,微微皱起了眉头。

    “宇智波教授!宇智波教授!不好了!”远远的一个研究助理慌慌张张地朝美琴跑过来,由于过度匆忙,还差点绊了一跤。

    美琴不悦地抬起头,之前就微皱的眉头此时皱得更紧了。她放下手中的资料,慢慢地说:“遇事不要慌慌张张的,我们是科研人员,遇事要冷静。”

    “是!”研究助理条件反射般回答,同时站直了身体,“啊,宇智波教授,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您的儿子,鼬教授,他……他盗取了研究室里存放的Hb32,之后就不知所踪了!”

    “什么?你不要乱说!鼬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宇智波美琴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紧紧握住了拳头:“你们真的调查清楚了吗?”

    研究助理战战兢兢地点点头:“我们开始也没有注意,是在发现鼬教授进入研究室时间太长没有出来……啊!宇智波教授!您要去哪里?”

    宇智波美琴没有心情再听他说下去了。之前她看的研究报告发现新物质Hb32有些技术问题,正在头疼要怎么解决,现在她最引以为傲的大儿子鼬却做出了这么一个举动,无疑使她手足无措起来。

她一把推开研究助理,奔跑至监控室,调出监控录像,发现确实如助理所说,鼬自从进入研究室后,就再也没有出来的录像。而研究室的监控显示,他们这些科学家一直努力搜集的所有的Hb32也一样不见了。

    为什么会这样?她缓缓地蹲下身去,双手捧住脸,泪水一滴滴地从她的指缝中掉下来,在地上晕成一朵朵小水花。

    宇智波美琴,她有两个儿子。自从她的丈夫死后,她就接了丈夫的班,开始了对Hb32的研究。而她的大儿子鼬,尤其出色。他虽然寡言少语,但有非常高的天赋,遇事考虑极为详细周到,沉着冷静,年纪轻轻已获得教授的称号,并参与了Hb32的研究。而她的小儿子佐助,性格却与他的哥哥相反,桀骜不驯,正处在所有青春期孩子都要经历的叛逆期上,最近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出于某些机密原因,宇智波美琴其实是不太喜欢这个小儿子的,莫名的,对着佐助的那一双眼睛,会让她觉得不舒服甚至害怕。

    不知过了多久,美琴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试着忽视鼬盗取Hb32所可能带来的后果。她的儿子鼬那么优秀,或许他带着Hb32回家了。怀着这样的想法,她慢慢站起来,一步一步朝家里走去。

第二章

    佐助觉得很不爽:两天前他的手下水月说发现了一个很好玩的游戏,这对于正好看不惯自己母亲对自己和哥哥两种态度的佐助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借口,于是很随便地留下一张纸条,“勉为其难”地随水月出了门。

    跟着着水月到了一家游戏厅,佐助不屑地打量着四周:灰蒙蒙的墙壁已经斑驳脱落,周围很黑很安静。怎么看这都是一个与现在生活完全背离的世界,仿佛被时光遗弃了似的,有种莫名的哀伤的感觉。仅有两台游戏机在昏暗的游戏房里发出微弱的荧光,营造出一种诡异的氛围。角落里还有一盆死掉的植物。

    “哎,佐助,你看这是植物吧,是的吧?居然能看到这么稀缺的东西,可惜死掉了。”突然水月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嚷嚷起来。

    佐助不动声色地按了按眉头:“难道你之前来没有发现吗?”

    “没有。”水月还围着那盆植物唏嘘个不停,“上次我只顾着看游戏机了。发现这么个地方有这么古老的游戏机可真是不容易。”

    “哼,水月,想不到你还玩这种老掉牙的东西。”佐助嘴上说着,腿却准备朝门外走去。

    “哎哎别!”水月眼见第一把拽住抬腿就要走的佐助:“来了好歹玩玩再走啊!”

    “哼。我对这种被社会淘汰的垃圾不感兴趣。”佐助斜了一眼被拽住的衣服,感觉更不爽了:“放开!”

    水月觉得很委屈。之前老大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直没有好脸色,同样的他的生活和老大的脸色步调一致,慢慢朝着黑暗方面发展。为了自己光明的前途,只得变着法子讨好老大。这次他寻觅了不知多少地方,才找到这么一个古董级别的游戏机,本想让老大换换环境,换换心情,可是为什么老大的脸色更糟糕了?不行,一定要留住老大,要让他知道,游戏才是放松心情的正道。

所以,这一次,他死死拽住老大的袖子,佐助不耐烦地想抽回衣服。拉扯之间,佐助的袖子不出意料地被扯碎了,水月由于冲力跌倒在地上,现在正疼得直哼哼。而佐助的手臂却没那么幸运,他直接撞到了墙上。

    一滴血顺着佐助的手臂静静地落在那盆植物的叶子上,慢慢地,打蔫的植物悄悄地恢复了绿色,不声不响地隐隐透露出一丝生机。

    “啧。”看到死而复生的植物,佐助狠狠地皱了皱眉头,快步走向摔得不知东南西北的水月,“算了,我就勉强和你一起玩玩吧。”

    “哎哎——?”水月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接着立马笑得极其谄媚:“我就说嘛。游戏的魅力是连老大也抗拒不了的!”

    看到水月似乎没有注意到那盆植物,佐助暗暗松了口气。

第三章

    话是这么说,可是真当佐助站在那台老旧的游戏机面前时也不由地暗暗捏了一把汗。这种游戏机在他无聊时翻看野史时见到过,已经是地球历时候的老古董,现在的游戏直接都是镜像模拟,谁还用操作杆这种东西!

    佐助瞥了一眼一旁兴奋不已的水月,哼,真不知道这小子有什么可高兴的!话说回来,这么古老的东西,要怎么玩啊?

    水月觉得是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他偷偷瞅了一眼旁边的佐助,暗暗得意像佐助这样的少爷果然平时是不会去古董店、怀旧店这种少数人喜欢的地方。幸好当初他为了和一个历史系的叫香磷的女人较劲,特地流连这些地方长达一个月之久。

    “咳咳。”水月以手掩唇假咳了几声,见佐助的注意力果然集中在他的身上,装模作样地伸手掏出一个镍镉质的圆片(就是游戏币),对着一个狭长的小孔塞了进去,原本暗淡的屏幕立刻明亮起来。

“啪。”佐助的头上开了一个大大的井字。他开始思考为什么当初自己选了这么个家伙做自己的小弟,并开始考虑将这家伙踢走的可能性。

    水月见佐助的脸色不好,立马从兜里掏出几个圆片递给他:“老大,我给您准备了好多呢。”

“哼。”佐助接过那几个圆片,立马塞了一半进去,完全无视了水月“这种圆片很贵很难找的!我当初找了好久,而且老大,只用一个就够了!”的哀嚎。

    佐助盯着屏幕,只见亮度慢慢变得柔和,完全不同于水月那明亮的光芒。到最后,什么游戏的标志都没有,只剩下几个字:“木叶之国”。而水月屏幕上显示的却是当初地球历最受追捧的游戏——拳皇。

    “这是怎么回事?”佐助沉下脸,扭头问水月。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是两台机器上的游戏不一样?还是说老大您的圆片投多了?”水月也一脸问号。

    这时,一阵风越过门吹过来,带动二人的衣服猎猎作响。隐隐约约地,佐助的耳边传来了一个男孩子快乐的笑声。

    佐助从来没有听过那么纯粹温暖的笑声,就像每天仅有的6个小时的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暖融融的。在他的记忆里,自己大多是冷笑,水月基本上是傻笑和阴笑,称为母亲的那个女人只会对哥哥笑,而那个所谓的哥哥是压根没有笑过。

    而他从一开始烦躁的心竟然被这种纯粹的笑声渐渐抚平,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近似微笑的表情。

第四章

    水月正在纠结两台游戏机不同游戏的问题,转眼却看见自家老大嘴角有轻微的上扬,顿时吓得脑中一片空白,连说话也结巴起来:“……老、老大?您还好吧?”说着便要伸手去探佐助的额头。

佐助一扭头,轻松避过了水月伸来的爪子,眼睛看向一边,有些不情愿地问:“水月,你有听到什么笑声吗?”

    “哈?什么笑声?”水月一头雾水。

    “哼,没什么。”佐助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开始向中间靠拢:“那你知道附近有什么住户吗?”

    “老大,拜托!我们来这里的时候你有看到什么住户吗?这里是废弃地!”

    难、难道是幽灵?这么想着,就算是佐助也不觉白了脸。但在水月面前,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得闭了闭眼,勉强镇定地走向门边:“哼,无聊的地方。水月,走了。”

    “啊拉?这就走了吗?游戏都还没有完……”水月怨念地看看佐助,又瞅瞅游戏。“嘛,虽然不知老大你突然怎么了,不过老大说回去就回去吧。”

    佐助头也不回地率先离开,路过那盆植物的时候,他的脚微微顿了顿:那盆植物已经明显活过来了,它的枝条已恢复墨绿色,显得有精神多了,但在这个黑暗的房子里由于颜色的缘故显得不那么明显。佐助思考着晚上要自己再偷偷过来一趟,把这株植物好好处理掉。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植物可是稀缺物,万一那群无聊的科学家做个什么实验查出来植物死而复生与他有关,那他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没错,佐助身上有着秘密,还不止一个。其中一个就是他的血不知为什么可以使一些生物死而复生。至于是否能使人类活过来,他还没有试过。他清楚地记得,小时候他复活一株小草时母亲那恐惧和厌恶的表情。从此,他就当这个力量不存在,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个秘密。

    如果他只是普通的孩子,他的童年会不会快乐一点?他的母亲会不会多爱他一点?他摇摇头,甩去脑中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出了门,风依旧在吹,可之前佐助听到的温暖的笑声已经没有了,只有风吹在建筑物上的刺耳的声音。这时早已过了有太阳的时间,天空连一丝太阳的余光都没有留下,只剩下一团如墨的漆黑。周围的建筑物残败的冷冷地矗立着,漠视着这个或许又将很快被抛弃的星球。

    还是先回家吧,甩掉水月后再处理植物。切,真是麻烦。这样想着,佐助懒懒地朝水月打了个招呼,信步回家。

————TBC—————

评论
热度(1)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