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佐鸣】逆时空(科幻架空)07—08

第七章

    当佐助再次行醒来的时候,发现整个房间里一片漆黑,两个看护者早已不在。他用手将自己撑起坐在床上,开始慢慢回忆这次莫名其妙的穿越事件的始末。

    首先,按照母亲的说法,是他奇怪又臭屁的哥哥“失踪”了。当然,根据他那“相看两生厌”的哥哥留下的字条上的说法,鼬他去了未来。同时,还给他留下了一个装满“石头”(佐助可不认为那就是普通的石头)的玻璃瓶。然后,为了处理掉在游戏房内不小心滴上他的血而死而复生的植物,他又来到了游戏房。在处理掉植物之后,他鬼使神差地来到了之前的游戏机旁,启动了游戏机。最后,是在游戏启动的同时,明明没有自主意识双眼却自动启动了逆时空力量,完全不似以前同时要满足那么多苛刻的条件。记得当时,口袋里的玻璃瓶亮了一下。

    果然是那个玻璃瓶里的“石头”搞的鬼吗?想到这里,佐助摸了摸口袋中的玻璃瓶,还在。鼬那个混蛋总是弄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给他,却从来不说明它们的用途,感觉就像是耍他一样,真是让人火大!不过,佐助掏出那个玻璃瓶慢慢把玩,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哼,就先玩玩吧,反正挺无聊的。

    佐助跳下床,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觉得恢复了大半,心里也觉得舒服多了。对于这个陌生的地方,他并不感到害怕或者为难。反正之前又不是没有逆时空过,只不过耗费的精力挺大的,他不经常做而已。

    佐助慢慢摸索着走了出去,立马很黑线地发现:之前他用来休养的地方,原来是个山洞……之前很不清醒都没有发现。那两个看护员,就这样把他就在这里,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不过,这样也不错。周围一片静谧,隐隐还可以听见虫鸣。周围一片静谧,四周都是茂密的不知名的植物将他围住,连空气有一种安静的力量。佐助抬头望望天空,好美:碎钻一样的星星镶满深蓝色的幕布,似乎还在缓缓流动。流动?佐助揉了揉眼睛,不错,闪着碎光的星星数量极多,正以肉眼可辨的速度缓缓流动。佐助惊讶地望着天空,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喂,那边那个发呆的混蛋!你是傻了吗?”一个极其嚣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佐助本来是不想搭理这个无礼的家伙,但隐约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联想到是之前那个金黄色头发的家伙,佐助不清不愿地回过头,然后在他意识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头脑已经把这一幕深深地保存起来:

    流动的星空下,一个男孩子手捧着一大束闪着微弱荧光的花站在不远处的草丛中,风轻拂过他的身旁,头发和衣角纷纷随风起舞。而他在朝着他,微笑。

第八章

    想不到这个家伙有时还挺可爱的。就在佐助一愣神的时候,那个家伙已经蹿到了他的面前。当然,还有一只讨人厌的爪子在眼前挥来挥去。

    “哼。”佐助偏过了头,脸上掠过一抹可疑的红晕。

    “你是叫佐助吧?”那双在暗夜星空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幽蓝和璀璨的眸子突然凑到了眼前。太近了,佐助不自在地后退了一步。下一秒,佐助的余光就瞥见那个脑袋自以为是地点了点,那只讨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我明白了!你一定是之前溺水导致现在脑子进水从而反映不及时了恩恩!果然我鸣人大爷最聪明了!”

    佐助忍无可忍地将搭在自己肩上的爪子狠狠地扯下来,同时鄙夷地附赠了两个字:“白痴。”果然那个家伙还是闭嘴好一些。

    果然那个黄毛的家伙立刻鼓起了脸颊,几道猫须样的标记好像活过来似地随着脸颊抖动,那个爪子很气愤地指着佐助,还气得一颤一颤地:“你个混蛋!不要太得意!我——我——”

    佐助得意地斜眯着鸣人,这个家伙果然是个白痴,连骂人都不会。“喂,白痴。这里是什么年代?”

    “哎?”白痴果然很容易就被转移了话题,“你不知道吗?这里是木叶248年。啊,对了,不准叫我白痴!我叫鸣人!”

    “木叶248年?”佐助眉头狠狠皱了一下。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之前所学的无论是正史还是偷看的野史,从来没有哪个年代是以“木叶”作为纪年的。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佐助一扭头,便看见鸣人用看失忆人的很同情的眼光瞅着他,真是——欠扁,佐助忍了好久才克制住了头上那个大大的“井”字。

    “果然……这里是木叶之国。要不要明天去看医生?”

    努力忽视那双同情地快要泛滥出泪水的眼睛,佐助觉得自己的心狠狠地沉了下去:木叶之国,一个他完全不了解的地方,没有在任何文史资料上有过记载。等等,之前他玩的那个游戏,不就是叫做“木叶之国”吗?

    像顺应他的想法似的,一直拿在手中把玩的玻璃瓶又微微闪了一下,重新黯淡下来。不过由于速度快,光微弱,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

    可恶!难不成他真的来到了游戏里?这要怎么办呢?会不会有什么NPG之类的出现吗?

    “喂,你没事吧?好像很苦恼的样子。要不我去找小樱来吧?她懂医。”鸣人在旁边看着佐助不断变着脸色,最终变得一片苍白,不觉也开始担心起来。这家伙虽说和他气场不合,但他现在也挺可怜的。

    “不用了。”佐助回过神,淡淡地回绝。要回到以前的那个世界,必须等到逆时空的力量完全消失,而这个力量却不是他可以控制的。照以往情况来看,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星期,不会超过一个月。不过,这次力量明显与往日不同,很强大。但总是能回去的。想到这里,佐助的心里稍微安定了一点,决定先好好在这里生活,享受一下游戏世界。这里毕竟什么都是假的,就是参与到其中,也不会改变历史的……吧?想通了,佐助决定大发慈悲关心一下身边的人,毕竟以后说不定有用得着的地方:“你大晚上出来干什么?还抱着一束花。”

    “这可不是普通的花。”听到这个,鸣人又扬起了大大的笑脸,“这叫飞燕草,只开在晚上,是小樱最喜欢的花。所以我要摘下来送给她!”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