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佐鸣】逆时空(科幻架空)第09-11章

第九章

 

    “哦?”听到这里,佐助的嘴角扬起了一个绝对不怀好意的笑容,“你喜欢她?”

    “别……别乱说!才不是呢。”鸣人一听立马又炸毛了,脸上布满了可疑的红晕,“小樱那么优秀,喜欢她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喂,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看见那个白痴一脸陶醉的笑容,不知为何佐助很不爽,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哎?哦,我们是在月光湖发现你在挣扎的。那时正巧我和小樱偷偷溜出来玩。看见你,自然就去救人喽。不用太感谢我鸣人大爷哈哈。”

直接无视鸣人逻辑混乱的回答,佐助一扭头,别扭地说:“喂,带我去那个湖看看。”

    “说过我叫鸣人啦,我以后可是要做王的人,怎么被你‘喂’来‘喂’去的!”

    “哦?王?倒是个新鲜的名词。”

    “你这个混蛋!不要小看王啊,那可是要给子民带来幸福的伟大存在!”

    “哼,就凭你吗?”

    “我……我总有一天会让他们刮目相看的!”

    “哼,你要怎么样,我才懒得管。喂,鸣人,带我去月光湖。”

    “知道了知道了!这就带你去嘛,混蛋佐助!”鸣人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一声,显然对佐助无法理解他的伟大梦想而耿耿于怀。他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手上还不忘抱着那一大束飞燕草,嘴里还不停嘟囔着:“跟我来。真是个怪人。”

    佐助静静地跟在鸣人身后,二人在途中未发一言,却别有一份静止的默契淡淡围绕在他们之间。佐助看着走在前面的鸣人,金色的头发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温柔,有淡淡的光晕笼罩在头发上,像是会发光,心中无端也柔软起来。

    “到了。”佐助被突然发声的鸣人吓了一跳,抬眼顺着鸣人的方向看去。

    好美。佐助找不到任何词汇可以准确描述自己看到湖的心情:星空下的月光湖像是抱着漫天的星星睡着了,墨蓝色的湖水浓得化不开,就像是地上的天空。平静的湖面偶尔泛起一次次涟漪,水中的星星便静静地荡漾开去,似乎在轻柔地诉说着一个个秘密,如此温柔。

    原来,自己之前掉进了一个如此美丽的湖。

    佐助暗暗惊叹着,脑中突然转过一个想法。他扭头对鸣人说:“喂,鸣人,教我游泳吧。”

    “哎哎哎——?”

    无视鸣人瞪大的双眸,佐助回过头轻轻地笑了:他有预感,以后绝对用得上这个技术。更何况,好想被这盛满了星光的蓝色拥抱,就像,就像。

    被母亲拥抱一样。

 

第十章

    “佐助,你看,要像我这样划水——”鸣人一边慢慢地划水,方便佐助看清楚,一边暗自咒骂自己脑子进水了居然听那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的话在晚上教他游泳。啊啊,谁让他当时看见他嘴角上挑看呆了,一不留神就点头答应了。

    佐助站在岸上,一头黑线地看着鸣人游泳:这个姿势,这个姿势……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么像蛤蟆啊?

    “没有别的姿势了吗?这个姿势……恩,像蛤蟆。”考虑了许久,佐助还是决定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什么?你这混蛋!不要太得意啊,这明明是蛙泳,怎么会像蛤蟆?!”果然,那个冲动的家伙立刻停了下来,踩着水朝他大吼。

    佐助不明白自己怎么又惹着这个家伙了,他觉得自己把话已经说得很委婉了,毕竟是拜托别人,他也不好意思再顶回去。可是……

    “啰嗦,到底有没有?”

    “哼——告诉你,没有了。就这个蛙泳,你愿学就学,不愿学我还不乐意教呢。”

    “哼,果然白痴就是白痴。”

    “你这混——”鸣人话还没有完,便瞪大眼睛看到佐助以一个非常优美的姿势跳入湖中。这个家伙,还没练习就入水,他不要命了?

    虽然看这个家伙不顺眼,可他不能任这个混蛋死在自己面前呀。

    鸣人还没有游过去,便看到佐助自己已经浮了上来,开始的时候只见他在水中挣扎了几下,但之后动作就慢慢流畅舒展起来,就像一尾鱼,像夜空中舒展翅膀的大鸟。

    “切,果然是个混蛋,死神都不收的。”鸣人暗自低嘲一声,游到岸边,静静地看佐助游泳。

这家伙真是个天才。这是鸣人看了许久得出的结论。才第一次下水,就游得那么流畅自然,仿佛就像是出生在水中的夜色精灵一样。

    什么精灵啊呸呸,这么美好的字眼怎么可以用来形容那个混蛋呢?鸣人甩甩脑袋,想把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从脑海中抹去。再次定神的时候,发现佐助不知何时也上了岸,正坐在他旁边饶有兴趣地瞅着他。

    “你你你这家伙是什么时候上来的?”

    佐助微微一笑:“就在我发现你盯着我发呆的时候。”

    “哎哎——?不要乱说。”鸣人摇摇双手直接要辩解,但随即又很郁闷地发现对方闭上眼,好像根本没有要听的意思。

    “喂,我和小樱都很好奇,佐助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佐助回过头,看到鸣人正睁着圆滚滚的蓝眼睛认真地看着他,不觉恍了一下神,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喃喃道:“一个很远的地方。”

    一个,你们永远也到不了的,世界。

    “啊!快看!日出。”突然,旁边鸣人开口,语气中带着不自觉的雀跃。

    佐助抬头看去,看着太阳摇摇摆摆地从另一端慢慢爬上来,轻轻褪去了天空的星辰外衣,为其披上了一层灿烂的霞光。

    就算知道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假的,佐助也觉得他会记住这个景象一辈子。

    “如果你没地方可去,那么就到我的家吧。”当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鸣人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对上了佐助吃惊的眸子。


    当佐助尾随着鸣人来到他所谓的“家”时,发现他之前说的要成为“王”还真不是随口胡说的。这不,以前只能出现在三维显像器上的模拟宫殿此刻正真真实实地出现在眼前。虽说没有那些模拟宫殿那么规模宏大,但形象壮丽,相比一路走来经过的那些村舍、瓦房要好很多了。没有雕梁画栋那些精致的点缀,整个宫殿看起来威严不容侵犯,结构紧凑,隐隐透出一股肃穆的感觉。
    佐助觉得心情有点激动,不自觉地伸手抚上那些暗红色的宫墙。指腹感受着那些粗糙的砖石,佐助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复杂。他曾经看着高科技的模拟宫殿,而憧憬于地球历时代那些宫殿的鬼斧神工、气势恢宏,也曾试着逆转时空,想去亲眼看看那些早已没落的繁荣,可是他现在是在银星1010号,无论他如何逆转时空,他都只能来到银星1010号混沌的最初。他身不在地球,也无法靠着逆时空的能力回到地球,他只能在想象中一遍又一遍地描摹地球昔日的繁荣。
    如今他总算摸到了钢筋水泥以外的砖石,亲身感受着宫殿的真实。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隐晦的愿望居然会在游戏中实现。
    对啊,这是游戏世界,这些,那些,可能只不过是几个程序代码,也都是假的。
    想到这里,佐助原本有些雀跃的心情突然又黯淡下来。他扭过头,正撞上鸣人一脸的同情:“佐助,你一定是从很穷的地方来的吧?看你的样子都没见过宫殿。你当初跳水自杀也是因为没有钱吧?”
    天然呆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啊这个白痴!佐助用力按下额角的青筋,忍着一拳揍向这个白痴的脸的冲动,深呼吸几次后凉凉开口:“闭嘴,白痴,吵死了!”
    “喂,鸣人——啊!还有佐助!”远远地,一个清脆的女声打断了正鼓起脸颊打算辩驳的鸣人。说着,声音的主人已经来到二人面前,是小樱。
    小樱顾不得喘气,伸手就给了鸣人一个爆栗,埋怨的话很熟练地噼里啪啦地倒了出来:“鸣人你这个笨蛋!你昨晚到哪里去了?早上也翘课!连卡卡西老师都出现地比你早!”
    佐助有些得意地看着鸣人吃瘪,没想到小樱捏了捏衣角转向他,脸红到了耳根,已然换了一个人一般:“那个,佐助,之前不知你过来……我刚刚也正要去找你……啊鸣人那个惹祸精没给你添乱吧?”
    “呐小樱~我不是惹祸精~”
    “哼。勉强。”佐助无视小樱炙热的视线,凉凉地开口。
    “喂喂,佐助你这个混蛋!”
    “鸣人!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佐助!不过,鸣人,”小樱皱了皱眉头才又开口,“你就这么把佐助带进来,不合规定呀,万一被人抓到把柄就不好了。”
    “规定?有这回事吗?”
    “……嘛,算了,就因为是你这种惹事精,无论干出什么事来,大家也不会注意不会觉得意外。”
    “喂,小樱……你这算是夸奖我吗?”
    “总之,鸣人,佐助我就先拜托你了。”
    对上小樱难得认真的绿色眼眸,鸣人愣了一下,随即信誓旦旦地保证:“包在我身上了!”接着对一旁一直默立的佐助笑道:“喂,佐助,虽然看你有点不爽,但你放心好了,我是绝对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嘿嘿。走喽。”
    又来了。
    这种温暖的,纯粹的,曾一度被佐助认为是鬼的笑声。原来这么纯粹的笑声是属于这个家伙的。
    原来,我知道你,在我们相遇之前。
    佐助低头轻笑一声,跟上了鸣人的步伐。
    “喂,白痴,你之前说的要成为王,是认真的吧?”
    “当然!”
    “我很闲,所以就决定勉为其难地帮你一把。”
    “哎哎——?”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