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佐鸣】逆时空(科幻架空)第12-15章

第十一章 

直到回到自己的住所,鸣人还是呆呆地回不了神。

那个叫佐助的混蛋刚刚说什么来着?哦,是要帮助自己成为“王”。鸣人低下头,右手握紧了拳头,然后又无奈地松开。

其实早就知道了不是吗?他只是个别人眼中的笨蛋、捣蛋鬼。在所谓的王位竞争中人人都看不起他,不把他当做王位继承人之一,没有人支持他,没有人相信他这个吊车尾的家伙会给国家带来幸福。可是他还是一直一直努力着,坚信着总有一天他通过努力就会得到别人的认可。

没有人知道他为了这个目标,晚上经常偷三代爷爷的公文和批示逐字逐句仔细研读;也没有人知道其实他才是书库的常客。可是只有他一个人不行,那些文字仿佛天生和他有仇,无论他怎么去努力,也依然一头雾水理解不了。他曾经也爱拿着问题去请教别人,可换来的却是讥讽和嘲笑,他渐渐地就不去问了,但想成为王带给国民幸福这个愿望一直都没有改变。

可是一直以来,没有人支持他,没有人相信他,更没有人愿意帮他。连最最喜欢的小樱听到他的梦想时也总是投以同情与不屑的目光。他总是一个人在这条道路上默默坚持着。

现在,终于有一个混蛋说要帮他——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他真的,真的非常高兴。

自我调整完毕,鸣人一抬眼,吃惊的眼珠子差点瞪下来:佐助正斜斜地靠在开启的门扉上好以整暇地看着他——而且,似乎已将保持这个动作很久了。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不是给你找了个房间吗?”鸣人脸涨得通红。

“哼,果然是个白痴。”佐助哼了一声,有些无奈地说道:“不是答应你要帮你的吗?那就快点开始吧。首先你得带我熟悉一下这里的一切吧。”

“啊?哦!对!”鸣人一拍脑门,努力把之前的尴尬忘掉,扯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先带你到处走走。”

“喂,刚刚那个表情不适合你。”经过佐助身边时,佐助突然开口。

“啊?什么?”

“我是说,”佐助认真开口,“笨蛋还是一直傻笑就好。”

“喂!佐助你这个混蛋!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

“白痴,走了。”

无奈自己斗嘴从一开始就赢不过这个家伙。鸣人愤愤地等了佐助一眼,大步走在前面。

+++++++++++++++++++++++++++++++++++++++++++++++++++++++++

鸣人一边走一边介绍,突然在一个庭院前面停了下来:“你看,这是最大的院子,也是三代爷爷办公,和长老们商议做出决策的地方。总有一天,我也会在这里为国人谋划幸福!”

佐助顺着鸣人崇拜的视线望去,与其他地方不同,这里除了格局更大更复杂,最明显的便是宫墙被刷上了一种代表权利的紫色。庭院里的房屋屋顶也改成了贵重的琉璃。院内很少有花草,几乎都是一棵棵笔直粗壮的大树。

“哟,鸣人,很久不见了啊~”突然,一个懒散的声音插了进来,“旁边这位是?看起来你交了新朋友嘛。作为老师的我很高兴哦。”

“啊!卡卡西老师!”

佐助不觉痕迹地皱了皱眉头:有人到自己身边,自己居然没有发现!这种情况从很久以前自己做了老大后就没出现过了。这个人,绝不简单!

只见一个顶着一头杂乱白毛,一只眼戴了奇怪眼罩的青年男子正笑眯眯地站在他们的身后,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他就是鸣人的老师吗?似乎是叫卡卡西?

卡卡西看见佐助望过来,不着痕迹地把书本背到了身后,可是佐助过人的观察力还是很黑线地看到了“亲热天堂”几个大字。

……这是X书吧?就这么公然拿到手里没问题吗?

“哦呵呵呵呵。”卡卡西觉察到对方似乎已经觉察到了,讪讪地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直接拿在手里,顺便还翻了一页。

这个人……脸皮真厚。

“卡卡西老师~这是佐助!是我认可的朋友!所以,以后学习的时候我可以带他来的吧?呐呐?”

“哦?”卡卡西终于合上那本小X书,睁大眼弯下腰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佐助,佐助不爽地瞪过去。

“不错!”良久,卡卡西笑眯眯地评价。

“哼。”佐助无聊地翻了个白眼,“白痴,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另一条道上走去。

“哎?”

“鸣人,你不跟上不好吧?那个方向可是团藏大人的居所哦。”

“哎?那,卡卡西老师,我先去追佐助了。关于早上旷课……就算了吧?”

“看到你交了新朋友的份上,老师我就网开一面吧。”

“啊~谢谢卡卡西老师。”鸣人说完,朝着佐助的方向跑去,留下卡卡西收敛了笑容,朝他们的方向投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第十三章

“佐助!别走那么快嘛!”鸣人终于气喘吁吁地赶上佐助,哎,没想到佐助这家伙的速度倒挺快。

“我们不能继续走了,前面那是一个很阴森很恐怖的家伙的住所!”鸣人努力地说服佐助,可佐助却似乎没听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喂!混蛋,你听到了吗?”

“哦?是吗?”佐助终于停下脚步,转过头对上鸣人气鼓鼓的脸颊,不屑地说:“难缠的家伙才应该尽早见识,有所了解,免得以后措手不及。白痴,你连这都不懂吗?”

“可是……团藏他地位很高,又恨奇怪……只有他我平时见到都是绕着走的。”鸣人仍然有些犹豫。

佐助不得不折了回去:“他也是王的继承者之一吗?如果你这样怕他,未战我们就先输了。”

“可是……他是三代爷爷的弟弟,也是最有可能继承王的人,我……不知为什么,很讨厌他。”

“哟,这不是鸣人吗?真是稀客啊。”突然一把苍老又阴森的声音突兀地插入二人之间,佐助心下一惊,暗暗提高了警惕,鸣人更是条件反射地白了脸。

佐助不着痕迹地打量着来人:宽松的袍子,右眼和脑袋上缠了一圈绷带,一只手藏在袍子里,一只手看似勉力地拄在一根拐杖上。仅露的一只眼睛看似和善地眯着,但佐助还是敏锐地察觉到里面冰冷的视线。看来那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也有第六感正确的时候。

“啊!团藏大人!真是对不起……我的朋友佐助第一次来,所以不小心迷路了,哈……哈哈。”

“是吗?自己的东西要看好啊,不然不小心被别人抹杀掉了就哭也来不及了啊,鸣人。”团藏依然和善地笑着,看似语重心长地对鸣人劝道。

鸣人尴尬地挠了挠头,匆匆使了个礼,说:“对不起打扰了!我们这就离开。”说完,一把扯上佐助头也不回地原路返回。

团藏看了看两人离去的背影,嘲弄地轻哼了一声:“自不量力的小鬼!”不过,“佐井!看好他们!特别是鸣人那个朋友。”

“是!”旁边茂密的林中传来一句应答,一道黑影快速地掠过,又隐没在黑暗之中,动作轻快,连一只飞鸟都没有惊动。

团藏抬头望了望天,叹道:“终于要变天了。”说完,已施施然离去。

鸣人拽着佐助终于在一个小亭子下停住。佐助双手环胸冷冷地看着大声喘气的鸣人:白痴的心理素质、体能不怎么样,待会就给他拟定一个计划吧。佐助暗暗在心里下了决定。

“呼……今天真不走运,竟然撞见了那个阴阳怪气的老头!”鸣人一边拍着胸脯一边抹汗。

“喂,告诉我,究竟有哪几个王位继承人?”

“哈?很重要吗?”

佐助一听怒火直冒,他盯住鸣人,逐字逐句强调:“非,常,重,要!”

鸣人在佐助的逼视下脖子不由地缩了缩:“其实没几个啦。首先是那个团藏,你见过了;然后是三代爷爷的儿子,阿斯玛叔叔;接着是三代爷爷的表弟,自来也老师;最后就是三代的孙子——木叶丸和鸣人大爷我了!”

“哦?”佐助凉凉地开口,“其实除了你和木叶丸两个小鬼头,其他三个才是王位继承人的重头戏吧?”

“喂你这个混账!不要忘了你也是小鬼啊!”鸣人一听又炸毛了,这次还撸起了袖子,看上去是想打一架。

“哼。和三个成年人比,你根本没胜算的吧?”

一听这话,鸣人的眼睛霎时黯淡了下去:“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我就是想证明:我鸣人或许年纪小,经验也不够,可是成为王带给国民幸福的决心绝对不比他们弱!”

“我明白了。”佐助沉默了一会,突然露出了一个在鸣人看来非常欠扁的笑脸:“白痴,你会打架吗?”

“什——什么意思?”

“哼,字面上的意思。不会的话,我来当你老师好了。以后记得叫我佐助老师。”

“喂你这个混蛋不要得意忘行啊!我什么时候拜托你了?”鸣人气呼呼地反驳,“不要小瞧我啊混蛋!”

“是吗?”突然,佐助出其不意地闪到鸣人背后,双手一扣,上臂一使劲,径直将鸣人甩了出去。做完一套动作,佐助潇洒地拍拍衣角,得意地对着一时大意被甩在地上一时还回不了神的鸣人说道:“果然还是实战最有说服力。”

“你这个混蛋竟然偷袭!”愣了好一会的鸣人终于回过神,气冲冲地朝着佐助大声嚷嚷:“我一定会打倒你的!”

于是,佐助进入宫殿的第一天就在二人似真似假的打斗中度过了。

 

第十四章

晚上吃过饭,佐助躺在床上,开始整理分析自己目前从鸣人嘴里了解到的信息。
    首先,根据鸣人晚饭前的讲解,要成为一个王,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要得到先王的认可;二是得到宫中大臣的支持;三是要有广泛的民众支持。
    接着,把这些条件套在鸣人身上,他是如今的王——三代猿飞日斩的孙子,所以应该能够得到自己爷爷的认可,第一个条件很好满足;而第二个条件对于现在的鸣人来说非常困难,因为除了目前鸣人还只是个小鬼(似乎还经常惹祸)难以服众外,另外三个王位候选人似乎都不好惹——从今天遇见的团藏就可以窥得一二,那么宫中大臣应该都有自己支持的阵营,起码在很久以前就被这三人收买了,所以很难从中再找出中立者或临时转变立场让其支持鸣人;至于第三个条件,鸣人经常偷跑出去,倒结识帮助了不少人,可这对于所要求的民众支持远远不够。
    佐助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啧,真是答应了一个个麻烦的家伙!目前的突破口只能是民众的大力支持,可这些没有深入人心的政绩是难以达到的。不过只有通过获得民众支持,那些大臣们才会变成观望状态,从当初的三足鼎立转为给鸣人留有一席之地。那么,到此所有的问题都可以汇成一个:如何帮助鸣人在木叶国好好干一番大事,有一个扬名的机会。
    佐助翻了个身,开始考虑最快的成名方法。突然,他听到屋外传来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佐助立刻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猫着腰移到门前,轻轻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偷偷向外张望。
    门缝中,一只瞪得大大的蓝色眼睛同样直勾勾地盯着佐助漆黑的瞳孔。
    佐助吓了一大跳,压下满头的黑线用力将门打开,果然是那个白痴!看样子他也被门缝里露出的黑色眼睛吓得不轻,更是直接一屁股坐在门边。
    “你偷偷摸摸干什么呢?”佐助双手环胸俯视着鸣人。
    “佐助!你是鬼吗?吓死人了!”鸣人还在不断拍着胸口。
    “哼!你没资格说我吧。”佐助冷冷地顶回去。
    似乎意识到自己鲁莽,鸣人嘿嘿笑了一下,然后又凑到佐助耳边,悄声说道:“呐呐佐助,我想到了一个超级好的方案。”
    这时,夜色浓郁,整个天空像泼墨一般,昨晚梦幻般流动的星河早已不见,只余一大一小两轮弯月高高悬挂在天空,给周围的景色披上了一层冷冷的白纱。周围的树木仿佛黑色的守卫,默然不语。偶尔几声虫鸣打破了寂静,或是几缕淡云遮住弯月,衬得这个静止的夜晚隐隐散发出活跃的气息。
    佐助淡淡朝树木深处瞥了一眼,下巴一扬示意鸣人:“进屋说。” 

“哦。”难得的,鸣人并没有立即反驳,乖乖跟着佐助进了屋。  

刚进门,鸣人便迫不及待地凑到佐助身边:“呐呐,佐助!我想到了!不是要求大臣的支持吗?我认识一些很厉害的家伙,说不定他们可以帮上忙!”
    “哦?”佐助挑眉,“是谁?”
    鸣人似乎是为想到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而洋洋得意,原本很大的眼睛此时眯成了一条缝,整张脸如一只刚吃完鱼的小狐狸般满足:“鹿丸啊!他超级聪明的!不过很怕麻烦……哦还有丁次、井野、宁次、雏田等等啦,很多呢!”
    “是吗?”佐助扭过头,“之前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哈哈!因为佐助说帮我我太兴奋了。我和他们是一起学习的伙伴。不过之前我也告诉过他们我的愿望,但都被认为是开玩笑……”    

“那现在为什么又想到他们了?”
    “之前是之前,现在不一样了,我有佐助帮忙!我觉得是佐助的话,一定可以和我改变他们的想法!”
    “哦?”佐助嘴角扯出一个微笑,“这么相信我?”
    “嘿嘿……”鸣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因为是佐助,不知怎么回事就是愿意相信……”
    “这样。”佐助撇过头。该死,怎么觉得脸开始发烧了呢?“他们可以帮上什么忙?”
    “哎?”鸣人瞪圆了眼睛,“我没说吗?他们是大臣的子女啊。”  

佐助狠狠地瞪向鸣人:“没·有!”
    “哈,哈哈……总,总之,明天佐助和我一起上课就可以见到他们了!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鸣人在强烈第六感的支配下匆匆逃离了佐助的房间。
    佐助重新躺在床上,敛下眉眼:明天吗?还有点期待啊,鸣人说的那些家伙。不知他们会给他怎样的惊喜呢?
    不过有件事……佐助脑海中浮现了鸣人大大咧咧的笑脸,不由低啧:“还是算了。告诉那个白痴,只会让他穷紧张自乱阵脚。还是先保持这个状态吧。”


    第十五章

佐助是被透过窗户洒进来的第一缕阳光唤醒的。他坐起身稍微醒了一下神,便穿戴整齐地准备去找鸣人。

这个时候天不太亮,整个庭院都是静悄悄的,晨曦朦胧地笼罩着大地。太阳此时还红着脸颊,阳光也还不强烈,甚至些微的风还带有夜晚的凉气。

佐助站在鸣人的房前,伸手敲了敲门,可是门内无人应答。他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轻轻推开了房门,不觉莞尔。

床铺整整齐齐,表明它的主人夜间不曾在上面歇息;而房间的一角堆满了书籍,有个毛茸茸的家伙正趴在那堆书本上面睡的正香。

佐助故意用力敲了敲门,才看见那个家伙正顶着一头黄毛睡眼惺忪地朝自己望过来。

“起床了,白痴。”

“佐助……你好早啊。”某人依然双眼迷瞪,似乎还未清醒。

佐助走过去,随手捡起一本被扔在地上的书翻了两翻,是一本《军策》(作者:此书是杜撰的)。“你一整晚都在看这些?”

“是啊是啊。”鸣人终于清醒过来,整了整衣衫,凑到了佐助身边,“可是里面有好东西我都看不懂。”

佐助翻了个白眼:“以你的智商能看下去就不错了。”

“喂你这混蛋!一早就想打架吗?”鸣人立刻气冲冲地反驳。

啧,还真是个冲动的家伙。佐助并不想耽误太多时间,于是转移了话题:“喂,我们该走了吧。”

鸣人倒是很容易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嗯也是!”接着,鸣人似乎想到什么更高兴了,他一脸谄媚地凑近佐助:“呐呐佐助!今天时间还早,我请你吃世界上最最好吃的饭——拉面!”

佐助没有反驳,鸣人便当他默认下来,兴冲冲地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佐助默默地走在他的身后。

在这里要解释一下:在银星1010号的时候,缺水,缺植物动物,但不缺的就是各种元素。早在银星78号之时,科学家们就凭借高科技掌握了合成食物的方法,甚至一个天才还创造了各种各样的口味。“在我们还知道千百种味道的时候,就一定要想方设法记住他们——说不定某天我们不得不离开动植物活下去,如果所合成的食物只有一种味道,那我们还不如就此灭亡。”天才如是说。

之后,正如天才所说,原本的地球人迁徙到一个个星球,又在资源耗尽之时毫不犹豫地抛弃它们继续迁徙,周而复始,终于来到了这个除了元素丰富缺水缺高级生命的银星1010号。而寄居在这颗星球上的人们已经依靠科技和天才的创造繁衍了十几代人。

佐助从出生之后就没有见过课本上、虚拟影像上展示的各种美味,他只吃过合成的压缩高能量食物。哦,还是各种口味的。所以佐助对于鸣人所说的“世界上最最好吃的饭”还是有所期待的。

鸣人带佐助出了宫门左转,来到一家叫做“一乐拉面”的饭铺。

“老板!来两大碗叉烧味的拉面!”鸣人话还没有说完,已经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

“哦,是鸣人啊。”一位面相慈祥的老人笑眯眯地转过身,“哦?今天还带了新朋友?那今天我请客!”

“啊!真幸运!谢谢老板!”鸣人高兴地周围周围似乎都冒出了小花,他一把将佐助拉下坐在自己身边。

佐助别扭地哼了一声,也不反驳,顺从地坐了下来。

两大碗叉烧拉面终于在两人的期盼下被端了上来。看得出来老板很有心,特意在上面加了很多蔬菜和叉烧。

鸣人一看到蔬菜原本快乐的笑脸立马皱了起来:“我才不要吃蔬菜呢。”看了一眼旁边的佐助,突然将蔬菜夹给佐助,还大言不惭:“不要浪费粮食!佐助,全给你吧。”

“喂……”佐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鸣人近乎无赖地夹了满满的菜。良好的教养使他忍下额角的青筋,尝了一口红红的蔬菜。

“这是……西红柿吧?”佐助努力回想归类记忆中的味道,“真好吃。”

“哎?你喜欢西红柿?”一旁的鸣人不解地瞪大了双眼,“那种酸酸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哼,白痴。”佐助也不回嘴,安安静静地吃了起来。鸣人见佐助已经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立马也毫不示弱地狼吞虎咽起来。一乐老板笑咪咪地开口:“两人感情真是不错啊。年轻真好。”

吃饱喝足之后,两人回到宫里授课的地方,此时已经疏疏拉拉来了一些人,正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说着话。

佐助看着鸣人一个个上前打着招呼,不动声色地细细地打量着他们。其中一个梳着朝天马尾辫的叫鹿丸的家伙被鸣人从睡梦中一巴掌拍醒后就一脸不耐烦的模样,却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愤怒;一个深紫发色白色瞳仁的叫雏田的女孩自从鸣人和她打了招呼之后就一直保持脸红纠衣角的动作;一个不停吃着东西、被鸣人说了声要减肥后就咆哮着辩解自己不胖只是丰满而已的家伙叫丁次;一个黄头发和小樱始终斗嘴最后却一齐到达的女孩叫井野;还有一只逗狗逗得非常自娱自乐鸣人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听见的家伙叫牙。还有一个带着奇怪眼镜的默默无闻存在感极弱直接被鸣人忽略的家伙不知道名字。

终于,鸣人鸡飞狗跳地打完了招呼,来到佐助身边,佐助默默敛下观察的目光,听着鸣人元气满满地向周围人介绍自己。最后,鸣人一把把佐助推向前:“来来,佐助也说说自己吧?爱好啦什么的。”

“啧,”佐助本来不打算搭理鸣人那个白痴的,可是迎上那些或好奇或玩味的视线,之前做老大的神气便不自觉地露了出来:“我叫佐助,喜欢的东西没有,倒是有不少讨厌的东西……”

佐助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鸣人一把捂住嘴。这个家伙!佐助狠狠地瞪了一眼鸣人,只见那个家伙摸了摸头,小声说:“佐助这样不行哦,会交不到朋友的。”

“是吗?”佐助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抬了抬下巴。鸣人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不觉满头黑线:小樱和井野双眼只差具现化两颗心来。

“你你这是犯规啊混蛋!”

“哼。”

“呵呵,看来大家和新朋友相处不错啊。”突然,带着欠揍的语气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们之间。

“哇——卡卡西老师!不能这么吓人啊!”鸣人一把跳起来,伸手指着卡卡西,“还有,卡卡西老师!你又迟到了!”

不良教师抬头望天:“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之后又笑眯眯地摆摆手:“嘛嘛,这种小事不用在意。”

之后突然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我今天来是通知大家,一年一度的那个活动一月后就开始了,而大家已经到了可以参加的年龄了。请大家好好准备吧~”

“那个活动?”佐助不解地皱眉。

“是指试炼吧,呐,卡卡西老师?”鸣人带点激动地问。

“没错!”卡卡西笑眯眯地回答,然后扭头转向佐助:“佐助也可以参加哦。”

“哼,不用你说,我也会去的。”

“呵呵,真是自信呢。那,大家就此解散自己训练吧,不要偷懒啊。”卡卡西突然敛下笑脸,“不然,可是会死人的。”

“切,真是麻烦。”鹿丸打了个哈欠,摆摆手率先离开。

“喂,鹿丸,等等我。”丁次边吃边追上去。

“那个,那个……鸣人,请加油。”雏田红着脸,犹豫了好久,终于鼓足勇气对鸣人说,然而,说完不敢看鸣人的脸一溜烟跑掉了,留下鸣人一头雾水站在原地。

“佐助,还有鸣人,你们要小心保重自己。这试炼可不简单啊。”小樱一脸担忧地说。

“嗯,谢谢啦小樱!这次试炼我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的!”鸣人拍着胸口保证。

“佐助,我们走吧。”鸣人给了佐助一个大大的笑脸。

“去哪?”

“去找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鸣人神秘地笑笑。当然,这笑在佐助眼里觉得异常欠揍。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