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佐鸣】逆时空(科幻架空)第16-18章

第十六章

当佐助被鸣人拖着出宫走过又一个相同的地方时,佐助终于忍无可忍地甩开鸣人,停了下来:“喂!白痴!你到底知不知道对方在哪里啊?”

听出来佐助强压的怒气,鸣人皱着眉头停了下来,一脸纠结状:“这完全不怪我啊,平时好色仙人就出没在这些地方啊。”

佐助手指着面前亮闪闪的“love hotel”嘴角不动声色地抽了抽:“好色仙人?这些地方?”

“对啊对啊,”鸣人一脸纯洁地凑上前:“我出宫时经常在这些地方碰到他呢。”

佐助一脸鄙夷:“说起来好色仙人到底是谁啊?不会有人起这种名字吧?”

“哦,好色仙人就是自来也啦,他自称仙人,其实就是一个好色的老头啦!不过他真的很厉害!”

“自来也?”佐助暗暗吃了一惊:“那不是王位继承人之一吗?”

“嗯,没错!就是这样!”鸣人一脸认同状地点点头。

“啧,同是王位继承人他凭什么会帮你?”

鸣人摸了摸头,嘿嘿地笑起来:“因为好色仙人就是好色仙人嘛,他志在写小说,不在争夺王位啦。”

“小说?”佐助眉头一挑。

“嗯嗯,”鸣人低下头开始扳着指头算起来,“像《亲热天堂》啦,《亲热暴力》啦,《亲热战术》啦等等,都很有名的!虽然我不觉得有什么好看的……”

佐助随着鸣人举出的例子,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卡卡西一手小黄书一手捂住嘴角猥琐地笑的模样,他立刻甩甩头,挥去脑内妄想,同时脑袋上冒出了一大滴汗:游戏世界的人果然都不能以常理推断……那他昨晚辛辛苦苦地想对策分析别人原来从起点上就错了吗?也就是说:白考虑了!

想到这里,佐助的脸变黑了。

“佐助?”鸣人看佐助半天没有回应,不由担心地伸出手在佐助面前挥了挥。

佐助一把抓住鸣人乱挥的爪子:“你说自来也是好色仙人?”

“是啊。”鸣人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那这就好办了。”接着,佐助露出了一个在鸣人看来绝对不怀好意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佐,佐助……”鸣人咽咽口水,无措地瞅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拿眼角瞥了瞥从刚刚就莫名其妙一直呈黑化状态的佐助,小声地开口询问:“我可不可以不穿这个?”

佐助冷笑着看了看鸣人一袭女装,慢慢地说:“不~行~”

“喂混蛋!我已经忍你很久了!”鸣人跳了起来:“要打架吗?”

“你还想不想引出自来也?”佐助又看了一眼因为激动气愤等原因而脸颊红红的鸣人,意味深长地说:“反正还不错。”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鸣人更加出离愤怒了,说着便要动手将衣服脱下来。

“这可是大街上。”佐助好笑地提醒。

“是啊,美女,动怒好对身体不好啊。”一双粗糙的大手绕过鸣人的身体从后面直接附上鸣人欲脱衣的手。鸣人的背后,站着一位白色头发脸上有刺青的中年大叔。此刻,大叔笑得及其猥琐。

佐助早已经绷紧了神经,暗暗观察着来人。

“啊——”鸣人大叫一声,同时抓住凭空出现的手一个过肩摔将来人甩了出去。

“痛痛——”中年大叔一边揉着腰一边站起来:“美女脾气怎么都那么大……鸣、鸣人——?”

“啊!自来也老师!”鸣人指着中年大叔大声叫道。

佐助冷冷地抱着手站在一旁看着这场闹剧,他并没有忽视掉自来也看向他时眼里一闪而过的犀利的目光。

好像越来越有趣了。佐助暗暗地想,这个人绝对不像鸣人形容的那样简单,但目前来看也看不出什么。

另一边鸣人正手舞足蹈地像自来也介绍佐助,而自来也一脸猥琐样围着鸣人转圈,压根就没听进去鸣人的话。佐助暗暗叹了口气,觉得心情更加不好了。

 

第十七章

佐助双手环胸地站立在一侧,黑线地看着那脱线的一老一少在一处隐秘的地方练习蛙跳,接着当他看到鸣人清了清嗓门准备开唱时,佐助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手捂住鸣人的嘴巴,一手拖过鸣人准备走人。

“喂,青少年,你真的确定离开不接受我自来也的特训?要知道这可是鸣人求了我好久我才勉强答应的哦。”自来也直起身子,玩味地向着佐助的方向喊了一声。

佐助犹豫了一下,停住了脚步。没错,这个人一定不简单,况且鸣人很相信他。可是从刚才开始这个人一直教给鸣人一些很奇怪的东西,像转圈、单脚站立、蛙跳啦等等这些都还说得过去,但唱歌练习这是个什么东西?!而鸣人那家伙居然毫不犹豫地开始亮嗓门了。

想到刚才的情景,佐助感觉又一排黑线悠悠砸下,他他不由地紧了紧抓住鸣人的手,决定先走为上。之前觉得那人很厉害什么的一定都是幻觉。

可是鸣人就不那么情愿了。他用力挣脱佐助的手,白了一眼佐助,气呼呼地指责:“是啊,佐助!自来也以前可是试炼第一,听他的准没错!况且我还答应他每天结束训练后穿女装给他看,不要让别人的辛苦白费啊!”

“什么?”佐助一下铁青了脸。这个白痴,居然答应了这种条件!想到以后每天训练结束后鸣人都要在那个猥琐大叔的猥琐目光的洗礼下穿女装,佐助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这个白痴,还是呆在自己身边比较放心。

突然,一股凌厉的杀气直直从身后袭来,佐助心下一凛,将鸣人推到一边,自己侧身险险避开。同时,伸出手探向袭来的人,但那人也很狡猾,觉察到佐助移了位置,立马转变了方向跟上。

“自、自来也老师……怎么回事啊?”被佐助一把推倒的鸣人瞪大了眼睛,看见自来也早已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凌厉了双眼,拿着不知何时捡来的小树枝,正在攻击佐助。

鸣人在一边看得心都快跳出来了,他实在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两人会一来一往来回过招。

佐助皱紧了眉头,在自来也貌似随意的招式下,他渐渐开始感到吃力。佐助自从懂事起就开始一老大自居,更是打遍学校无敌手,但那都是自己经验的摸索,并没有受过专业的指导。而自来也的招式明显更加标准,没有多余的动作,招招蕴含杀机。

可恶!佐助突然在两人来往过招时停下,在自来也的树枝迎面劈下的时候空手抓住了树枝,这样暂时阻止了自来也的攻势。

“啊佐助——自来也老师!快停下啊!”

“吵死了,白痴!”汗珠一滴一滴地从佐助的额头上滑下来,佐助眼睛一眨不眨,深怕一个松动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哦?不错嘛,小子。”自来也眉头一挑,突然换了一张邪恶的笑脸,“不过还远远不够。”话音刚落,自来也飞起一脚,将佐助远远踹开。

“啊!佐助!”鸣人立马飞奔到佐助身边扶起他,仔细检查了一下佐助的身体,确定没有受伤后扭头朝自来也大吼:“你干什么啊?太过分了!自来也老师!”

“嗨嗨,我知道错了。”自来也将手中的树枝远远丢开,走到二人身边,笑眯眯地对佐助说:“小子,还不错,比鸣人那家伙强多了。鸣人,你从哪里找到这么好用的帮手的?”

帮手?佐助觉得自己的某根神经正逼向极限。鸣人见到佐助的脸又拉下来,急忙朝自来也摆摆手:“佐助是我的好朋友,才不是什么帮手呢。”

“哈哈,这样啊。”自来也尴尬地摸摸头,“佐助是吧?我觉得你身手不错,我也给你训练一下吧。”

“我拒绝。”佐助想也没想便一口回绝。

“你别会错意了,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小鸣人哦。”自来也开始劝说。

“要我答应也可以,”佐助突然露出一个冷森森的笑容:“你和鸣人那个什么穿女装的约定取消。”

“哎哎——?”这来自鸣人和自来也两人的惊呼(和怒吼?)。

总而言之,在经历了种种之后,自来也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佐助的要求,取消之前和鸣人的约定,开始正正经经地训练二人。除去自来也在训练途中时不时(报复地)“关爱”一下佐助,训练倒也风平浪静,一切可喜可贺。

 

第十八章

当所有年轻人(不管愿意的还是不愿意的)都以自己的方式抓紧时间为这次试炼努力提升能力的时候,另一些人终于按耐不住,开始趁着此次试炼谋划着什么。

“……情况就是这样。”一间小黑屋里,团藏一手拄着拐杖正坐在唯一的椅子上,静静地听着佐井的汇报。屋内一粒豆大的灯光闪闪烁烁,二人的影子随之晃动,却投射不到二人毫无感情波澜不兴的眼眸中。

团藏垂下眼睛,良久才吐出一句话:“这样啊。”

他站起身,绕过跪在面前的佐井,直走到门前,“吱呀”一声转开门,而后回过头:“计划提前,就定在试炼当天。其他的,佐井,你该知道怎么做。”

“是。”身后,传来佐井肯定的回答。

团藏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微妙的悲悯和坚决,但马上又重新恢复成冷酷无情的样子,他甩了一下宽大的衣袖,大步走了出去,留下佐井依然静静地跪在那里。直到团藏走远,佐井才站起身,“唰”地一声消失在黑暗之中,屋内唯一的豆点灯光也随之而灭,隐去了所有有人来过的痕迹。只有屋外的星河依旧在缓缓流动,仿佛在告诉人们刚刚逝去的时间并不是错觉。

+++++++++++++++++++++++++++++++++++++++++++++++++++++

 “今天也要干劲满满地上啊,佐助!”鸣人甩了甩胳膊,摆出一个战斗的预备姿势。

对面,佐助正懒散地站在那里,看了一下鸣人的姿势,“哼”了一声后终于凉凉地开口:“吊车尾的,你只有摆这个姿势才像点样。”

“你这个混蛋!”经不起挑衅的鸣人一听立即提起拳头挥了过去,“不许叫我吊车尾!”

“哦?”佐助微微一侧身,轻轻松松地避了过去,同时一只手伸出去光速抓住了鸣人的胳膊,稍一使劲,便将鸣人摔了出去,“那还是叫你‘白痴’好了。”

“你果然是个混蛋!”鸣人被摔出去之后腰部和腿部稍稍用力,堪堪落稳,就听到佐助“不怀好意”地损他,一怒之下又冲了上去。

自来也来到训练场的时候正看到这么一幅二人扭打到一起的场景。

“呵呵,年轻真好。”自来也抹了抹脑门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微笑着以商量的语气开口:“那个,我说,你们真的不考虑一下练习唱歌吗?”

“不考虑!”依然扭打在一起的二人同时拒绝。

“哎哎,真是可惜了。”自来也勾起一个看好戏的笑容,轻轻地说:“以后你们就知道了。不过没关系,好像会很有趣的样子。”

“佐助——鸣人——”远远地,传来了小樱的喊声。

“啊,小樱!”鸣人一听见小樱的喊声,立刻停下揪住佐助领口的双手,换了一副灿烂的表情迎上去。

“切。”佐助的眸光不易觉察地暗了一下,随即换了一副臭屁的表情跟了过去。

“那个,佐助君,这是我亲手做的便当,请务必收下!”小樱扭捏了半天,终于一咬牙双手向前将一篮子食物递了出去。

佐助还没来得及拒绝,旁边就伸来一只咸猪手将这篮子食物半路拦截了。是自来也。

自来也无视旁边两双快要冒火的眼睛,掀起盖在篮子上的布的一角,随手捏起一块小饼干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皱了皱眉头:“有些太甜了。”随即又换了一副谄媚的面孔:“呐呐小樱,下回也考虑一下大叔我的味觉,弄些不太甜的来吃吧。”

“好……”小樱脑门上开了几个十字路口,双手握拳,终于一个忍不住将自来也狠狠地揍飞了出去,“才怪呢!”

“终于清静了。”小樱拍了拍手,转而提着篮子朝佐助笑眯眯地提议:“那我们现在休息一下来吃饭吧。佐助君~”

“……”

“……”

说实话小樱的手艺并不差,想起之前某次鸣人心血来潮在河边烤的鱼,佐助黑线,甩了甩头,低下头吃了一大口。

“呐,小樱,你怎么不参加试炼了呢?”鸣人一边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口齿不清地问。

“我……不行呢。”小樱垂下头,“我了解我自己,我坚持不到终点的。但是,我可以为佐助君和鸣人加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就够了。”

“放心吧,小樱。”鸣人吞下一块樱饼,“我们会连着你那一块一起努力的。是吧,佐助?”

“哼。”佐助撇过头,捏起一个小番茄放进嘴里。

“哈哈!佐助他答应了!”鸣人看向小樱:“虽然不能一起参加试炼很可惜,但是,我们一定会拿到冠军给你看的!”

“哎?谢谢你们。”小樱微笑起来,而晨光似乎也和笑容相互呼应变得更加灿烂。

佐助低下头,唇边勾起一小朵微笑。

此时,离试炼正式开始还有三天。

 

评论
热度(1)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