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佐鸣】逆时空(科幻架空)第19-20章

第十九章

清晨暖洋洋的日光透过微风吹拂的窗帘柔柔地洒了进来,金色的光点调皮地亲吻着男孩子金色微乱的头发,窗外掠过一只飞鸟,留下一根羽毛打着旋慢悠悠地穿过半开的窗户,最后静静地停留在男孩子微张着嘴似乎还有口水的睡脸上。

“啊——阿嚏!”突然,男孩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吹飞了羽毛,他揉着鼻子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他单手摸向床头的闹钟,好不容易准确摸到后将它凑到眼前,“啊——居然这么晚了!”男孩子一声惊呼,接着开始手忙脚乱地穿衣洗漱。

“哎哎,真是一个活力的早晨啊。”门外,卡卡西放下了欲敲门的手,摇了摇头,笑眯眯地走开。

今天,正是试炼的日子。

鸣人非常着急,他在前一天的时候(因为怕被小樱耻笑是佐助每天起床)还信心十足地向佐助保证“绝对不会迟到”,如果第二天就要食言了吗?那他鸣人大爷的面子岂不是保不住了?更何况今天还是最最重要的试炼的日子。

当他风风火火赶到集合地时,一眼就看到佐助正双手环胸站在那里,见到自己狼狈不堪地赶来时,嘴角居然还挑了一下,最最可恶的是混蛋居然一副“我就知道那个白痴肯定会迟到”的得意表情。

鸣人的拳头捏了又捏,正忍不住一拳挥过去的时候,有人的拳头已经先到一步,重重地打在鸣人的脑袋上。

“小……小樱……”鸣人双手抱头可怜兮兮地唤道。

小樱单手叉腰,,一手指着鸣人开始教育:“鸣人!你知不知道你迟到多久了?还是说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我知道了……”

“你知不知道佐助君等了你多久吗?他可是等你……”

“小樱。”佐助突然开口打断了小樱的话,转而面向鸣人,“哼,吊车尾的,我该庆幸你不是晚上才到吗?”

“我……”鸣人本能地去反驳,却发现自己似乎并不占理,“我”了半天想不出什么别的词,只得狠狠地瞪了佐助一眼。

“嘛,大家都到齐了吧。”一个懒懒的声音突然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投向了最近的一棵树,“窸窸窣窣”一阵响后,从树枝上露出了一个银白色的乱糟糟的脑袋,上面还可笑地顶了一只小鸟。是卡卡西。

“卡卡西老师!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现在才出现啊?”鸣人最先沉不住气,指着卡卡西脱口而出。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啊,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回过神后就在树上了。这种小事不用在意不用在意。”卡卡西弯了眼睛,摆了摆手,随即从树上跳下,换上一副郑重的表情:“那么,接下来,就由我向大家说明试炼的规则和内容。”

鸣人不由咽了口口水,其他人也几不可察地绷紧了身体。

“首先,试炼要求两人一组,两个人中任何一个弃权就算两人都不合格。试炼一共三天,在这三天内,不允许自带食物,所有事物要靠自己的双手得来哦。试炼地点是从集合地点的地下通道选择入口出发,然后你们会先分别到达一个试炼之屋,通关之后,那里的负责人会给你们任务物品,你们要好好保存自己的那份,不要被别人抢走了——每组持有的任务物品都只是最后要求任务物品的一半,随机分为‘阴’、‘阳’,之后的时间里,你们一方面要抢夺其他组的任务物品,凑足‘阴’和‘阳’,另一方面,要想方设法地通过‘疯魔林’,到达林中最高的那座塔,交给在那里等待的三代目就可以了。”

“怎么样?其实很简单哦。最后再友情提示一下:你们所有的行动都会通过一路上的摄像机展现给全国人民看哦,以上。明白了吗?”卡卡西笑咪咪地问。

“卡卡西,怎么会是‘疯魔林’啊?那里不是禁地吗?”一边的鹿丸严肃地问。

“哈哈,这次试炼地点是三代目抓阄抓出来。”我也没想到他的手气那么臭啊,卡卡西欲哭无泪。

“好,就让全国人民好好看看我鸣人的英姿吧!”

“准备好了的话,就跟我来吧。”卡卡西笑眯眯地说。

只见卡卡西在集合地附近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上敲了敲,“哗”石头下慢慢露出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小地道。

“下来吧。”卡卡西扬了扬手,率先走了下去,其他人也依次跟着走了下去。当所有人都下去的时候,那条地道的入口慢慢地合上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这条地道虽说有点潮湿,但出乎意料的明亮。

地道渐走渐宽,最后,卡卡西带着他们在几个洞口处停了下来。

“好了,这就是试炼入口,你们每组自己选择一个进去。剩下的靠你们自己了。最后,加油吧,可别死了。”

鸣人和佐助一组,鹿丸和丁次一组,小李和宁次一组,雏田和井野一组,志乃和牙一组,5小组站在各自选好的入口,坚定了表情,同时迈脚大步走进去。身后还能传来小樱为大家加油的声音。

试炼,正式开始!

 

第二十章

“滴答。”一滴水毫无征兆地砸到鸣人的脸上,摔开更多更细小的水珠飞散开来。

鸣人边走边仰着脸,好奇地打量着地道,但脚上也不放松,紧紧地跟着前面闷头直走的佐助。

“呐,佐助。”终于在再次看到一个发着光的壁画面前,鸣人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真是神奇,想我鸣人大人除了‘禁地’没有去,木叶之国还有我哪个地方没去过?可我居然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通道。”

闻言佐助停下脚步,努力压下心中的惊奇,扭过头淡淡地问:“你的意思是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是啊,佐助,你看这些壁画,我以前都没有见过的。”鸣人的手指轻轻地触摸着石壁,那些发着荧光的线条猛一看似乎是顺着他的手指缓缓流动,佐助的目光便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两群人,双方都持有武器,分立于一条线的两旁,似乎在争论什么。

佐助不屑地扭过头:“哼,无聊的东西。”说完,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

“唉?佐助!等等!”鸣人一见佐助离开,急忙跟了上去,把刚刚浮现的在脑海中的疑惑狠狠抛在脑后:搞什么?我居然觉得其中一个领头的很像三代爷爷……不过这肯定是错觉错觉!!

佐助用余光瞟见鸣人跟了过来,嘴角翘起一点点。

两个人在地道中行走,地道越走越宽,最后,二人面前出现了一大块空地,而空地另一边,有一扇紧紧关闭着的门。

而这时,有一阵“轰隆轰隆”的声音隐隐传来,而鸣人看到那扇门,高兴地冲佐助说:“终于到了,那一定就是试炼屋!”说完,不顾眉头紧皱的佐助,率先冲上前去。

“那个笨蛋!”佐助低咒一声,急忙追了上去。

然而当二人来到空地时,那阵“轰隆轰隆”的轰鸣声已经渐渐达到不可忽略的地步,同时,二人脚下的地也开始隐隐约约晃动起来。佐助和鸣人的脸上不约而同地浮现了惊讶的神色。

“快趴下!”佐助最先回过神,冲鸣人大喊。鸣人一听,立刻趴在地上照做。

佐助扭紧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他不经意地抬头,立刻惊骇地发现头顶上方距离洞顶不知何时已经高的离谱,并且隐隐晃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冲破洞顶向他们砸下来。

可恶,这样趴下也不安全了。佐助刚想提醒鸣人注意头顶,就听见另一边的鸣人结结巴巴地说:“佐、佐助,地、地面裂开了……”

什么?佐助还没有回过神体会鸣人的话,就惊骇地看见鸣人和他之间的地面上,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升起一根石柱,同时,洞顶相应地方也伸下一根石柱,两根石柱狠狠地挤压在一起后,又极快地分开。接着,地面其他地方又开始升起一根石柱,洞顶也同样落下一根,挤压撞击后又分开,如此循环往复。

可怜佐助、鸣人完全措手不及,只得东奔西跑,加之石柱出现的地点非常随机,二人逃的狼狈不堪。

“小心!”鸣人看到佐助身边的地面又要裂开,急忙把佐助推在一边。

“呼呼……”佐助被推到一边,喘了几口气,看着地面不断升起的石柱,隐隐约约似乎又听到了另一种声音。

一种,他非常熟悉的节奏旋律。

“这是……”佐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但他来不及多想,急忙对着还在东躲西闪的鸣人大喊:“鸣人!现在不要问,接下来的移动听我的!向右走三步!”

“哈?”鸣人还没回过神,身体就先意识一步做出反应,与此同时,鸣人刚刚站立的地方冲出一根石柱。

“呼呼……好险……”鸣人怕了拍胸脯,安下心,看见佐助居然游刃有余地穿过石柱朝他走来。

“这是按照一首歌的旋律来升落石柱的。”佐助淡淡地解释,“现在,后退两步!”

“佐、佐助,你真厉害!”当成功避过又一根石柱时,鸣人兴奋地夸奖。

“是吗?”佐助脸上露出一个近乎悲伤的表情,静静地回答。

这首歌,是他从小听到大的,每当又灭绝一个物种时,全星球都会播放这首歌;当他儿时晚上做恶梦时,母亲……也会在他耳边轻轻哼唱这首歌。这首歌,叫做《安魂曲》。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