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冢不二】妖异档案01-05

【冢不二】妖异档案

第一章

现在只是傍晚,夕阳的余晖还在不遗余力地散发光芒,将附近的白云染成大朵大朵的暖橘色,周围的景色也被涂上了一层暖色调。刚刚放学的学生们正三三两两,说说笑笑地朝校门口走去。

突然,一丝黑烟偷偷地窜进了一间教室,而不远处,一个栗发的少年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接着,一直挂在唇边的微笑慢慢地加深了。

++++++++++++++++++++++++++++++++++++++++++++++++++++++++++++++
灯红酒绿的大街上,一个小男孩急迫地拨开挡在面前的人群,奋力地向前跑着,似乎在被后面的人追赶。有人被男孩推挤到一旁,骂骂咧咧几句后看到男孩额前的汗水和苍白的脸,惊诧地向男孩后方望了望却一无所获后,又重新开始埋怨起来。

男孩紧咬着下唇,额前的汗珠顺着眉骨流下来,滑落了几寸眼镜,男孩却恍然不知,继续朝前跑着。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停。

“嘻嘻,找到你了哦。”终于,在男孩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转进一条阴暗的小道时,男孩的头顶上方传来了这么一个诡异的笑声。

男孩的脸“刷”地一下更白了,眉头也狠狠地皱了起来。他伸手抬了抬眼镜,故作镇定地问:“你是谁?要干什么?”

“嘻嘻。”头顶上的妖怪渐渐现了形,是一个披头散发身着红色浴衣的女鬼。她那露出在浴衣袖子外的手早已没有皮肉,散发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气味。

“很久没有见到像你这种能看到妖怪的人类了,我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嘻嘻,就让我吃了你吧。”说着,那一双腐臭的手便向着男孩伸来。

“啊——”男孩控制不住地叫出声来,朦胧中似乎看到一双金色的眼眸。

“!!”本应该是大家安睡的时候,而一向严于律己的手冢突然被噩梦惊醒坐了起来。

他揉了揉发痛的额头,摸到床头柜上的眼镜,伸手拿起一旁的闹钟看了看时间:凌晨2时29分。

他叹了一口气,摘下眼镜,重新躺了下来。

他又做这个噩梦了,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做得特别频繁。

他开始慢慢回忆:那时拼命逃命的男孩就是手冢国光。

当年他只有七岁大,在受了母亲的拜托后,提着小篮子去附近买酱油。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在小手冢看来不过眨眼的时间,天已经完全黑了,而且回过神时他已经在在一条陌生的街上。

太大意了!小手冢不由地暗暗反省,抬脚准备问路回家。

可是还没等他张口询问,就有一股腐臭的味道扑鼻而来。不知怎么地他就是觉得对方是冲着他来的,小手冢立刻转身逃跑。

然后就是梦中被追赶的情景,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睁开眼已经睡在卧室,询问母亲也被告知是他自己买完酱油就回来。但那种事绝对有发生过,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时间长了,本来手冢是打算慢慢遗忘的,可是最近又开始做梦了,还是他努力遗忘的噩梦,一定还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还有那双金色的眼睛……是谁?

手冢就这么辗转了后半夜。

第二天一早,手冢早早地起床,吃过早饭和家人告别后走向学校。

手冢今年15岁,就读青春学园,他现在已经是初三的学生了,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容许他去多想。而就目前来说,不论家中还是学校,一切都还算风平浪静。

手冢目不斜视地走在上学的必经道路上,当他要拐弯的时候,转角也走出来一个看上去年纪相仿的少年。

“抱歉。”手冢伸出左手扶住被自己撞得不稳的少年。

少年站直了身体,抬起栗色的脑袋,冲手冢微微一笑:“不,是我自己不小心。”

“请以后小心。”手冢见少年似乎并无大碍,朝他点了点头,继续向学校的方向的走去。

身后栗发少年没有动,看着手冢的身影隐没在道路的尽头,白皙的脸上露出更深的笑容:“呐,手冢,又见面了。”

此时少年的周围似乎有看不见的能量场在微微鼓动,身边的车水马龙依旧喧嚣,却只有他的身边好像连风都安静下来。
第二章

手冢一到教室,便发现整间教室弥漫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氛。平时就算面临着中考压力,同学们也会相互打趣几句缓和一下气氛,绝不像今天这样除了乱作一团之外,每个同学的脸上还多了一份惊恐。

“怎么回事?”手冢皱紧了眉头问身边的大石。

大石脸上的表情非常纠结,脸上的冷汗已经濡湿了额前两撮造型奇特的刘海。他吞吞吐吐地回答:“今天早上手冢你来得比平时稍微晚点所以不知道,我打开教室门的时候,就看见我班的佐藤双目流血倒在窗前,我立刻通知了老师,结果老师来之后我才知道佐藤同学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回家。我们立刻把她送往医院,幸好只是眼睛受了一点皮外伤,人还活着,真是谢天谢地。不过很奇怪为什么我再回到教室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了。”

手冢不动声色地看了一旁拿着笔记本不停记录的乾,点点头:“我明白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不寻常的吗?”

“那个,手冢……”老好人大石的冷汗流得更多了,脸上的五官也皱成一个近乎扭曲的表情,脸色苍白,过了好久,才挤出一句连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不愿相信的话:“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吸血鬼吗?”

手冢的心在听到“吸血鬼”这个词的时候不自觉地紧了紧,但他还是面无情地回答:“尚未定论的事情我不会乱下结论。”

“呵呵,果然是手冢的回答啊。”大石苦笑了一声,刚要开口解释,旁边有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如果大石不介意的话,就由我来向手冢解释一下。”

二人转头一看,只见之前在另一边静静记录的乾不知何时站在二人旁边。

大石正巴不得有人代为解说,乾的出现,无疑缓了缓他被手冢询问又再次紧绷的心情。

得到大石的首肯,乾推了推眼镜,将手中的资料翻了翻,娓娓道来:

“所谓吸血鬼,根据资料记载,源于西方传说中人类对血液的崇拜和恐惧,正经中认为其始祖为该隐。它们为夜行性生物,以人类的血液为食,据说惧怕大蒜和十字架。”

“乾,说重点。这和佐藤同学有什么关系?”手冢问道。

乾扯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知道资料记载中被吸血鬼吸食血液后的人有什么特征吗?他们颈部动脉处会留下两个牙洞哦。而我在半路上碰到被大石和老师送进医院的佐藤同学的颈部,也有这么两个疑似的牙洞呢。”

手冢没有说话,他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早上出门在路上不小心撞上的少年,但无力地发觉自己似乎快遗忘了他的相貌。

太大意了!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居然在走神的手冢暗暗自责,旁边乾已经眼疾手快地拿起一杯蔬菜汁:“手冢,看来你一时半会还消化不了我的话,要来点我特制的要来平静心情的蔬菜汁吗?”

手冢不着痕迹地退后几步,沉稳地回答:“不用了。”转而他又面向大石:“那这件事如何处理的?”

“唉,还能怎么办?因为发生在学校,学校自然是尽力掩盖了。”大石苦笑着回答。

“但是……”手冢刚想说什么,突然被乾制止住了。他顺着乾的目光看向教室门口:他们的班主任正好一脸疲惫地出现在那里。

“手冢君,请和我来一下。”班主任朝手冢招了招手,手冢只得低声说句“抱歉”便匆匆跟了上去。

“真是不好意思啊手冢君,整理学生信息档案本来应该是老师的工作,但今天发生了这种事情,上级又催得紧,我实在忙不过来,就只好拜托手冢君帮忙了。”班主任一脸歉意地指着一摞资料向手冢说,“整理完毕后请帮忙送到档案室,这是钥匙。”

手冢接过钥匙,向班主任点了点头:“交给我吧。老师请注意身体。”

班主任终于露出一天来的第一个笑容:“果然手冢君是可靠的孩子啊。”

整理完毕后已经是傍晚了,校园里同学除了值日生之外大概都回家了。手冢看了看表,向家中打了个电话,拿起钥匙抱着档案向档案室走去。

果然还是对早晨未完全的对话有点在意,明天要继续询问一下。手冢暗中决定。
“吱——”档案室的门开了。

手冢扭开灯,将本班的档案放好,正想离开时,“啪”地一声,从橱柜上方掉下来了一本档案。

手冢弯腰将它拾起来,这是50年前的档案了。手冢正要放回去的时候从里面掉出一张毕业照。

本来手冢打算塞回去,但目光落在照片上一个栗色头发眉眼弯弯的人的身上就再也收不回去了——那分明是今天早上他不小心在转角撞的那个少年!
第三章

“哦呀,被发现了呢。”正当手冢恨不能将毕业照盯出个洞时,忽然,一个柔软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手冢一惊,但还保持着冷静的面容条件反射向身后看去,只见门口逆光斜斜地立着一个纤细的身影,手冢努力地望过去,却只看到逆光下对方的面容一片模糊。对方歪了歪头,朝手冢走了过来。

手冢觉得自己的喉咙干干的,他咽了一口唾沫,谨慎地问:“你是谁?校园内不允许无关人士随意走动。”

少年慢慢地走近,手冢的心也随着少年悠闲地步子逐渐绷紧。

终于,少年走到手冢面前。太近了,手冢几乎可以数得清对方根根纤长卷翘的睫毛。

“扑哧,手冢,你太严肃了。”少年忽然笑出声,从手冢手中抽出那张毕业照,“啊,这张照片啊,真是怀念呢。”

“……这是你的爷爷吗?你们很像。”手冢挑了一个最可能的猜测问道。

少年听闻这席话,身体不着痕迹地僵了一下,睁大了之前一直弯弯的眼睛,手冢看到里面有一抹令人惊艳的冰蓝泄露出来,但随即少年又慢慢眯起了眼睛:“手冢果然很有趣呢。这不是我的爷爷呢。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不二周助。”

随着少年说完最后一个字,室内突然起了一阵风,飞扬起了二人的发丝。手冢和少年的白衬衫被风吹得鼓了起来,手冢瞥见,室外那株白杨的枝叶却安安静静地,似乎只有二人被隔绝在这个小小的空间内。

“来了!”突然,自称为不二周助的少年低咒一声,转身飞奔了出去。

“喂!”手冢被对方弄得措手不及,愣了一下后,拔腿追了出去。

刚出档案室,手冢惊诧地发现对方已翻身从护栏上跳了下去,手冢迅速来到护栏前,却只来得及看到对方一片白色衬衫的影子。

直到看到对方稳稳落地,手冢一直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评估了一下如果自己也跟着跳下这么高的楼层非死即残,看见不二跑进了初一某个教室,手冢咬咬牙,转身从楼梯跑了下去。

等手冢终于推开教室门还没回过神时,随着不二的一声“小心!”一下子被推开了很远。
手中推了推滑落的眼镜,定睛观察着教室内的情景。

教室讲台上面粉笔擦、粉笔散乱了一桌,黑板还剩下一半没有擦,手冢不觉暗暗皱紧了眉头——室卫生不好好做,太大意了!虽然还是一年级,待会一定要罚他跑50圈。

正在和不二对峙的,应该是叫原野吧,手冢记得他曾经申请进入网球部,但没过几天因为吃不了苦就放弃了。现在原野的脸很不正常:眼睛周围布满了黑色的细小血管,本来不大的瞳仁此时却充满了眼眶,眼角处还留下了几道细细的血痕。

“不二,这是怎么回事?”手冢冲不远处的不二大声问道。

“没事,他现在被附身了,所以我的能力施展不开。”不二拍了拍衬衫上的浮灰,慢慢睁开了双眼,“不过想跟我斗,还早得很呢。”

手冢呆呆地看着不二原本冰蓝色的眼眸慢慢变成金色,与梦中那双金色的眼睛渐渐重合,“唔……”手冢突然双手抱头,他的头有些痛。

与此同时,原野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快要受不了了——”脑海中有一个声音这么说,接着,一丝细细的黑烟渐渐从原野的耳中冒出来,越升越高,突然,向另一边捂住头的手冢飘去,而原野翻了个白眼,身子软软地向后面倒去。

手冢的头正痛,但在下一瞬间却奇迹般地好了。他疑惑地抬起头,却看到一丝黑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飘来。

不过不二没有给黑烟这个机会。只见他的手一扬,一团青色的火焰从他的手中冒了出来,接着,不二一甩,火焰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直直朝黑烟飞去,在手冢的眼前将黑烟烧了个干净。

“昨天不小心让它逃掉了,今天终于完成了”不二拍了拍手,青色的火焰渐渐地消失了,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你到底是谁?”手冢定定地望着不二,静静地问道。

手冢问出口的瞬间,一股巨大的能量场将二人包裹起来,教室外走过几个做完值日的学生,正相互说笑着,至始至终没有向这里投过一个眼神。
第四章

不二歪了歪头,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指了指原野:“不先收拾一下吗?”

手冢定定地看了不二一眼,一声不吭地转身开始将桌椅重新摆整齐,黑板擦干净,又将讲台上的粉笔收拾摆放好。

不二依然笑咪咪地看着手冢忙碌,直到手冢去将原野扶到一个座位上,拿出手机开始叫救护车时,不二伸手拦住了他。

手冢用眼神示意不二解释,不二只是摆了摆手:“先不要动我的晚餐哦。”接着在手冢震惊的视线下一口咬住原野的颈部。

“你做什么?!”手冢反应过来,正要分开二人,不二却先他一步放开了原野,眼睛也由刚刚瞬间的金色恢复成蓝色。

手冢看到原野的颈部出现了两个牙洞,立刻上前探了探他的脉搏:还好,沉稳有力,原野还活着。

手冢放下原野的手腕,一双凤目冷冷地盯着不二:“解释。”

不二舔了舔唇边的鲜血,凑到原野的耳边,喃喃道:“我食用了你的血,那么就还你一个最美的梦。”

看着原野的表情渐渐放松,手冢逐渐放下了防备。

“手冢知道一个人的身体中含有多少血液吗?”不二盯着手冢问道。

“人体血液总量约占体重的6~8%。”手冢毫不犹豫地回答。

不二愣了一下,低下头低低地笑了几声:“不愧是手冢呢。如你所见,我是个吸血鬼。”

虽然之前就有所怀疑,现在听到对方亲口承认手冢还是不由自主地绷紧了身体。

看到手冢如此紧张不二又笑了:“放心吧,我食量很小的。刚才也不过吸食这个同学100ml左右的血量,就相当于人类一次小小的献血。对身体没什么危害,过几天就补回来了。”

“可对方并不自愿。”手冢冷冷地指责。

不二有些委屈:“所以我还给了他一个最渴望最美的梦啊。”

“强词夺理。”手冢并不领情。

“那,那我还帮他驱走了妖怪,救了他的命……”不二有些心虚,眼睛四下乱瞄。

“说到这个,不二,刚刚那黑烟什么?”

“是叫杜萨斯的妖怪呢,专门附在人的身上吸取他们的生气。”不二垂下眼睛,“其实,我还有一个身份,是妖魔的管理者,负责消灭危害人类的妖魔。”

“……”手冢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了,暗中决定什么时候带这个家伙去医院治治脑袋。

“真的哦,不信你看。”不二见手冢一脸不信地望着他,急急地摊开右手,“呯”地一声右
手上方凭空出现了一本书。

“这是妖怪们的档案。”见手冢瞪大了眼睛,不二耐心解释,“已经被制裁的妖魔,档案对应的那页资料会自己消失掉,就像这样。”

手冢看着不二手冢那本厚厚的书突然自己开始翻页,当停到某一页时直直挺立,然后突然冒出一团火开始静静燃烧,一点也没有烧到周围的书页。

“但是,如果有其他新增的妖怪危害人类时,记载相应妖怪资料的书页就会增加。”

“所以说,之前的毕业照里其实是你本人吗?”

“啊拉,虽然不好意思,但手冢你猜得没错呐,是我。”

“为什么是我?”

“什么?”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手冢注视着不二,静静地问道,“我们以前认识吗?我不记得有告诉你我的名字。”

“嘛,谁知道呢。”不二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窗外。

“布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就在不二动了动嘴唇想要解释的时候,一阵高亢的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抱歉,我姐姐来接我了,剩下的以后告诉你。”不二掏出手机,急忙向教室外面奔去,在门口又停下来,意味深长地说:“剩下的就拜托手冢了!那么,手冢,明天见。”

手冢呆呆地看着不二如同快乐的鸟儿一般奔出教室,又看了看依旧在沉睡的原野,叹了一口气,掏出手机,开始给原野的父母打电话。幸好当初原野曾为网球部部员,自己手机上还存
有他和他家人的联系方式。

挂了电话,等到原野的父母匆匆赶来,说了平生第一个谎言,披着月光回家,接受父亲母亲
包括祖父的盘问,手冢纵然少年老成也不觉咬牙切齿:不二周助,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

“阿嚏!谁骂我?”不二揉了揉鼻子。此刻,不二正舒舒服服地泡在浴缸中,偷笑着回想自家弟弟看到自己平安回来后别扭害羞的脸。

“弟弟真是可爱的生物啊。”不二发自内心这样感叹。
第五章

手冢在闹钟响过第一声后睁开眼,在它准备继续响第二声前手冢伸出左手果断摁下按钮,稍微清醒了几秒后戴上眼镜。昨天的事一定是小概率事件,这还是大家所熟悉的普通世界。他定了定心神,洗漱完毕后准备下楼吃饭。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手冢似乎看到一个黑色的长腿的东西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二楼的拐角处。他揉了揉眼睛,再走向前去查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现。

错觉吧?一定是因为昨天那件事所以神经绷得太紧了。手冢暗暗猜测。

“国光,下来吃饭了,不然就来不及了哦。”一楼传来母亲的催促。

“太大意了!”这是楼下祖父的声音。

“是的,母亲,爷爷。”手冢不放心地再看一眼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后,转身走下楼去。
在他的身后,一个小小的拐角处,突然探出了一双小小的黑色的眼睛。

============================================

“手冢,你来了啊。”一看到手冢踏进教室,大石立刻凑了上去。手冢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好友的脸色:嗯,已经没有昨天那满头大汗一脸纠结的表情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困惑的表情。

“手冢,你听我说,那个……”大石将手冢拉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吞吞吐吐地开口,“那个,你还记不记得咱班佐藤同学……恩,那个……被……”

“被疑似吸血鬼的神秘生物袭击。”旁边突然传来了一个诡异的声音。

“哇!乾!”大石拍着胸口惊魂未定,“你不要总是这么突然出现……很容易吓到别人的,万一对方是心脏病者可怎么办,你怎么对得起对方……”

“抱歉,大石。”乾推了推眼镜,打断大石的杞人忧天,转而面相手冢解释道:“大石之所以这么问,是想知道你是否对这件事有印象。”

“啊。”手冢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大石却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太好了,我还以为是我和乾的记忆出现问题了。”

“怎么说?”手冢皱起了眉头。

“根据我今天早上的调查,全班至少90%的同学对昨天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了。”乾翻了翻笔记本,回答道。

“也就是说,目前来看,全班除了手冢、乾和我,包括佐藤同学都对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大石苦笑着补充。

“连佐藤同学也?”手冢推了推眼镜:莫非与那个不二周助有关?想到这里,手冢不禁狠狠地磨了一下牙。

“是的。更加奇怪的是,佐藤同学精神很好,连颈部的牙洞也消失不见了。”乾指了指一边在与朋友说笑的佐藤,翻了翻笔记本,“这与记载的有关吸血鬼的资料不符。不过,如果手
冢也记得这件事,我和大石就放心了。”

“啊。”手冢点了点头,“某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能抹去事情本身的存在。”手冢难得说这么长的句子。

乾的眼镜突然逆光了一下:“那么,手冢,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手冢犹豫了一下,不确定是否告诉他们不二周助的存在,毕竟他不想让自己的好友牵扯其中。

“铃——”的上课铃声解救了手冢。他低低地朝二人说了声“抱歉”,在二人有些惊讶的目光中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手冢还没有缓下一口气,便震惊地看着班主任领了一个蜜发眉眼弯弯的少年走进教室——那不是不二周助是谁?!

至此,他总算明白了昨天晚上不二那句“手冢,明天见!”的真正含义了。

手冢冷冷地瞪向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的不二周助,只见他在众人面前一副乖乖牌的样子,很难与昨天那个手中冒出青色火焰,并以人类血液为食的“吸血鬼妖魔管理者”联系在一起。

突然,不二顺着手冢的目光向他望过来,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而手冢分明感觉到里面的戏谑与得意。

望着讲台上轻松回答同学们(特别是女同学)提问的不二周助,手冢突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评论
热度(9)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