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冢不二】妖异档案09—10

第九章

深夜。

“踏踏踏踏……”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寂静的房屋中显得格外响亮。

手冢皱紧了眉头,翻了个身。

“踏踏踏踏……”脚步声停在了手冢的门外,但当手冢松一口气准备继续入眠时,那可恶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唰——”手冢忍无可忍地坐起来,戴上眼镜,起身拉开房门。藉着透过窗户洒下来的微弱月光,手冢视线下移,正对上门外一双黑色的亮晶晶的眼睛。

是茶碗妖怪。

那只茶碗妖怪似乎没有料到手冢会突然出现在眼前,眨了眨自己小小的眼睛,突然转身一溜烟朝楼下跑去。

“喂……”手冢还来不及阻止,便看到那只茶碗妖怪脚下一滑,向楼下跌去。

手冢来不及多想,向前跨了一大步,长臂一捞,将茶碗妖怪紧紧拽住。

手冢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茶碗妖怪举到眼前,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懂,叮嘱道:“以后小心。”

茶碗妖怪又眨了眨了眼睛,挣脱手冢一溜烟跑到一个小小的角落消失不见。

手冢揉了揉眉,走回房间。

第二天一早,手冢的右眼皮就开始跳个不停。他用力按了按眼眶,将心底的那一丝不安抹去,然后仔细地将眼镜戴上。

吃过早饭和家人告别后,手冢走在上学路上。此时,阳光还不太强烈,晨光透过树叶之间的间隙柔柔地洒下来,为整个城市笼罩了一层朦胧的薄纱。偶尔有一两只小鸟掠过枝头,落下一两片尾羽,打着旋儿慢慢落在干净的路面上。

真是个美好的早晨。手冢暗暗想着,昨晚被打扰睡眠的不快也渐渐平息了。

但这种想法马上就被一个柔软带着笑意的问候声打断。

“呐,手冢,早上好。”

手冢身体一僵,但还是回过头点头致意:“啊。”他果然还是无法适应对方不是人类这一事实。

然后手冢就看见那个栗发少年像得到了什么许可似的,加深了笑容,加快脚步走到他的身后一步之遥。

“所以说,欲太果然是很可爱的对吧?”在絮絮叨叨向手冢讲了一路自家可爱的弟弟的事情后,不二笑眯眯地问此时唯一的听众。

手冢用眼角看了一眼身边神采飞扬的不二,不觉心中稍稍柔软了一些:。

“啊。”手冢点了点头。

“就是说嘛,”得到了手冢的认同,不二笑得更加灿烂,“欲太那么可爱,没有人会不喜……”

“不二?”听不到下文,手冢疑惑地回过头,看到不二一脸凝重地站在那里。

“抱歉,手冢,你先去学校,我随后就到。”不二睁开了冰蓝色的双眼,将手中的书包一并递给手冢,“这个也要拜托手冢了。”

手冢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就被不二塞了一个书包在手上。接着,不二四下看了看,确定清晨并无太多行人后,几个起落后朝一个小巷子飞奔而去。

“不二……”手冢看了看不二远去的方向,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学校,咬了咬牙,将手中的两个书包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也朝不二的方向跑去。

他知道,不二不是人类,也知道自己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甚至还可能成为累赘,但还是止不住为他担心。

这种为你担心的心情,是什么时候有的呢?那么,你感觉到了吗?

当手冢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不二手上冒着一团青色的火焰,将一团人形的怪物逼向角落。那只怪物浑身冒着酸臭的腐烂的味道,从他身上滴落下来的粘液落到地上,瞬间便将地面腐蚀了一个小洞。

“手……冢……杀……”本来奄奄一息的怪物一看到奔来的手冢,小眼珠瞬间亮了亮,力气也大了很多,摆脱了不二青色火焰的围困,朝手冢扑来。

但不二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迅速地绕在怪物面前,将手冢挡在身后,原本冰蓝色的眼眸变为金色,手冢看到他手中青色的火焰甚至隐隐透出一抹妖艳的红色。

“嗷——”怪物终于承受不住而渐渐伏倒在地,手冢看到有什么东西从怪物的体内分离出来,在手冢没来得及看清的情况下,瞬间被不二手中的火焰烧了个干净。

“手冢,你怎么来了?”不二一边显出妖怪档案,一边回过身疑惑地问手冢。

不二手中的档案还在一页页不停地向后翻,丝毫没有停下的意图。

“奇怪。”不二拍了拍手中的档案,却始终没有一页直立并燃烧。

“难道?!”还没有消灭掉?不二急忙转过身,手中的青色火焰还没有再次燃起来,便看到手冢已经挡在他的前面,而之前倒下去的怪物不知何时爬起来,紧紧咬住了手冢的左臂。而手冢眉头紧皱,头上有大滴的汗珠不断掉落下来。

“手冢!”不二一直笑着的眼睛第一次变得惊恐。

但一瞬间后,他立刻冷了脸,压抑着愤怒,眼睛重新变成了金色,将面前的妖怪狠狠震了出去。妖怪在被震出去的同时,终于松开了一直咬着手冢的嘴巴,而在它还没落地的时候已经被不二青色的火焰包围。

“手冢!你怎么样?”不二急急地扶起了被甩到地上的手冢,着急地呼唤。

手冢睁开了双眼,稍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左臂,对快掉眼泪的不二轻声说:“我没事,不二,让我起来。”

“真的没事?”不二不相信地摸了摸手冢的左臂,准备解下他的衬衣看个仔细。

手冢急忙阻挡了不二的动作,朝怪物方向扬了扬下巴,“那个,好像是人。”

“哼。”不二将手冢扶起来,看向被火焰燃烧后的残余。

“是九鬼。”手冢看了一眼,淡淡地说,说着,试了试还有脉搏后,掏出手机拨打了救护车。而不二已经毫不客气地一口咬上九鬼的颈部。

+++++++++++++++++++++++++++++++++++++++++++++++

“呐,手冢当初怎么会来?”由于迟到二人被罚站走廊,不二在走廊上侧着头问手冢。

“……”

“不过太好了,最后没有受伤。”不二突然凑到手冢面前,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啊。”手冢尴尬地撇过脸。不过,我并不后悔。

++++++++++++++++++++++++++++++++++++++++++++++++

当手冢回到家时,看见自己母亲又蹲在门口。

“母亲,这是过道。”

“啊拉,国光回来了,”彩菜妈妈站起身来,将一直研究的东西递给手冢,“不知道是谁的茶碗,就这么碎在了我们家的门口,好可惜。”

手冢直直看着那个黑黑的茶碗,心中突然一动,将手中的茶碗小心捧住:“……是啊,很可惜。”

“唉?难得国光会同意我的话哎。”彩菜妈妈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手冢推了推眼镜,转身去了后院,将茶碗小心地埋在一棵樱花树下,认真地说:“谢谢你。”

第十章

“看啊,都开学十几天了,那个人还是没来上课。”课间时间,同学A悄声对同学B说道。

“那种人我还很庆幸他没有来上课呢!想起那个人以前发生的情况,我心里都怕死了!”同学B也开始低声抱怨。

“果然那种人最好还是消失掉才好。”末了,同学A和同学B一致总结。

耳朵向来比较聪敏的不二无意间听到两个同学谈话,不觉痕迹地皱了皱眉头,朝班里唯一的空座位方向望了一眼,又恢复了往日的笑脸。

这种事部活结束的时候问问手冢,不,还是乾好了,顺利的话还能赚到一杯乾汁。

不二垂下眼睛,嘴角的笑容又扩大了一些。

++++++++++++++++++++++++++++++++++++++++++++

随着龙崎老师的一声“解散”,不二还来不及抹去自己头上的汗水,抬眼便看见手冢已经转身去了更衣室,身后跟着似乎担心地团团转的大石。

有意思。

不二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他依依不舍地暂时先放下找乾问清楚班级旷课同学的事情,提起脚步,朝更衣室走去。

不二刚把耳朵小心翼翼地贴上更衣室的门,旁边便传来了一把非常恶质的声音:“屋内人员想避开大家的概率为76%,二人有秘密的概率为84%,而至于不二你,想偷听的概率为98%。”

终于发现一个比妖怪更像妖怪的人了,乾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不二暗暗腹诽。

不二按下自己被惊到的小心脏,慢慢转过头,朝乾缓缓绽开一个温柔的微笑,反问:“乾难道就不好奇吗?”

“唔……”乾突然觉得从脚底生出一股寒意,明白不二已经暗暗把这笔账记下了,不觉有些郁闷。他合上笔记本,伸手付上房门,作势要开:“一起去看看?”

看到不二点头,乾推开了房门,正对上手冢冷冷的目光。

看样子,手冢已经收拾完毕,只剩下旁边一个双手抱头的大石满脸冷汗,一个劲地在向手冢絮絮叨叨:“手冢啊,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你要知道这样真的很危险啊,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你,对得起你的父母……”

“大石。”看到闯进来的不二和乾,手冢出声制止还在碎碎念的大石。

“哎?”大石看到推门而入的不二和乾,并未像手冢希望的那样停住话题,反而像看到救星一样迎上去,只差眼冒泪水来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不二、乾,你们来得正好,快帮我劝劝手冢,他要单独去河村同学的家啊!”

手冢瞬间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河村?是谁?”不二瞟了一眼不动声色的手冢,发觉对方没有回答的意图时,只得将疑问的目光投向乾。

“河村隆,于今年转学到我们班,但因为开学第一天突然暴走破坏了班级大部分桌椅,所以旷课至今。不二你来得比较晚,所以不知道。”乾翻了翻手中的笔记本,答道。

“那么说班里的空桌椅是属于他的?”不二将课间两个同学的对话联系到一起,暗暗皱起了眉头。

“那手冢现在是准备去找他?”不二将目光投向手冢。

“咳,”手冢微微撇过脸,“入学第一天他交了入部申请书。”

“这样啊,”不二扬起了一个真挚的笑脸,“手冢真是一个负责任的部长呢。”

“现在不是夸手冢的时候啊不二快帮我劝劝他,”大石一见不二居然有赞同手冢的意思,立刻着急起来,“不二你还不知道吧?上次手冢自己去找过河村,结果受了伤啊!”

“受伤?”不二一听,睁开一直眯着的双眼,手冢只觉得一丝冰蓝色的光划过,还没来得及惊讶,就发现不二将眼睛又重新眯了起来,嘴角泛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大石不要紧张,只是一些皮外伤。”手冢淡淡地解释。

“据我的资料记载,”乾慢慢地开口,“河村之所以转学就是因为有暴力倾向。”

大石一听,觉得胃都痛起来了:“所以说手冢你绝对不能再去了……”

“不如,我们几个一起去看看如何?”不二笑眯眯地建议。

一瞬间的沉默。

“不行,这是部长的责任。”手冢首先出言反对。

“我赞同不二的提议,只让手冢一个人去我实在不放心啊,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呢?哎,我当初怎么没有想到呢?”大石赞赏地看向不二。

“我也赞同,这可是收集资料的大好机会,我不会放弃的。”乾合上笔记本,一脸赞同。

“三比一哦,呐,手冢?”

看着大家投来的期望的目光,手冢闭上眼,再睁眼时,留下“走吧”二字,率先走出了更衣室。

众人一愣,继而欢天喜地地收拾东西,跟上手冢的步伐。

外面,残阳如血。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