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冢不二】妖异档案11-13

第十一章

手冢一行人还没走到河村家,远远地便听见“轰”地一声巨响从前方传来。

“是河村家的方向。”乾扶了一把自己的方框眼镜,沉声说道。

“快!”手冢简单地说了一个字,将肩上的网球包拉紧,向河村家方向跑去。

不二、乾和大石对视了一眼,也迅速跟了上去。

越接近河村家,不二发现一种熟悉的感觉就越发明显起来。

是妖怪!

不二看着冲在最前面的手冢,暗自开始警戒起来。

河村同学的事绝对不简单!

等手冢一行人好不容易跑到河村家,不二纵使有心理准备也不觉小小吃了一惊。

不二面前一家写着“河村家寿司”的店铺一片昏暗,此时正不断从店内冒着浓烟。四周的行人行至此处,都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纷纷绕道而行。

不二正在打量着,手冢已经抬手推开了一直关着的店门,用手掩住口鼻,率先走了进去。乾和大石也效仿依次走了进去。

不二走在最后。他微微冷笑了一声,伸手召出了妖怪档案,只见档案上面的书页不停地哗哗向后翻,直到有一页档案直直静止下来。不二仔细看了看妖怪的详细情况,甩了甩手将档案收起来,脸上浮起一个复杂的表情,但瞬间又恢复笑颜。

+++++++++++++++++++++++++++++++++++++++++++++++++++++++++

手冢走在前面,他仔细辨别前方情况,慢慢朝前方摸索。

越往前走,他越能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悲伤从心底慢慢升起,逐渐侵入他的四肢,令他的行动变得迟缓起来。

正在这时,一双柔软却冰凉的手轻轻地握住了手冢的手冢。手冢一惊,正想甩开,耳边传来了不二压着笑意的声音:“手冢,是我。”

“不二?”手冢一愣,不自觉地将手握的更紧了点。

觉察到手冢的动作,不二轻轻笑了一下,接着自己上前一步,牵着手冢朝里面走去。

“大石和乾?”手冢听不到身后人的脚步声,不觉疑惑地问。

“呵呵,放心吧,他们现在很安全。”

听到不二的回答,手冢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旦放心,人总会想些别的事情。就算严谨如手冢,感觉着手中的另一只手慢慢回温的温度,不知为什么觉得脸也有些烫。

“来了。”手冢有些纷乱的思绪随着不二的一声提醒瞬间拉了回来。感到另一个人变得紧绷的皮肤,手冢也不觉绷紧了身体。

正在此时,一声怒吼传入二人耳中:“Burning!住手……我不想这样……”

前一句气势强劲,后面那句却充满了不甘与绝望。

手冢感觉到不二的手挣扎了一下,似乎想挣脱自己,不由将那只手握的更紧了点。

“手冢?”疑惑的声音。

“不二,一起去。”

不二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头回答:“……好。”

++++++++++++++++++++++++++++++++++++++++++++++++++++++++++++++++

到达寿司店最里面,浓烟尽消,视野终于清晰了。

一个面貌老实的少年正跪坐在地上,一手抱头,一只手抓着一根木棍似乎是想甩开,却徒劳无功。旁边还躺着一位长相相似的中年人。

见状,手冢拉着不二急忙向少年跑去,不二那句“等等……”还没有说完,便被手冢拉着向前,下一秒,二人所处空间的景象急速剥落,渐渐重塑了一个崭新的空间景象。

等新空间终于稳定下来,二人发现自己站在一条川流不息的马路正中间。

“小心!”看到一辆车直直地朝不二撞去,手冢急忙推开不二。

“手冢!”不二冷不防被手冢一推,再回过神时看到那辆车从手冢的身体……穿过去了?手冢也微微瞪大了眼睛,表示自己的惊讶。

不二急忙跑上前去,将手冢扯上人行道,皱着眉头气呼呼地责备手冢:“呐,手冢,以后别为我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万一你有什么事,我一点都不高兴。”

“对不起。”手冢歉疚地回答,“不二,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的基调是暗黄色,路上行人车辆川流不息,似乎没人注意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年。

“我有个想法,但现在还不能肯定。呐,手冢,不如我们先四处看看吧。”不二提议。

手冢点了点头,和不二一前一后地慢慢沿着人行道走着。

“这是……”,看着周围的店铺,手冢最终停在一家店铺门口,有些困惑:“我记得这家店5年前就已经关门了,怎么会?”

“这样就知道了。”身后,不二回答,“呐,手冢,看来这是‘罪魁祸首’的记忆了。受到如此盛大的邀请,我们就将计就计吧。”

“啊。”手冢点点头。

“求求你……我们……我们真的没有钱了……”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在这嘈杂的马路上却显得异常的清晰。

看来,终于上正餐了。

手冢不二对视一眼,朝街道尽头的一条小巷跑去。

第十二章

等手冢不二二人顺着声音跑到小巷深处,正好看到一大群不良少年正团团围住一个男孩子和一位年轻的女士。

透过不良少年的包围圈手冢看向那个此时跪坐在地上的男孩子,皱紧了眉头。这是……“河村?”手冢喃喃开口。

“咦?”不二看了一眼手冢,又转过头去看眼前的情景。

只见那位年轻的女士紧紧地搂着小河村,泪流满面地朝那些不良少年哀求:“求求你们,我们真的没有多余的钱了。之前你们拿走的钱包就是全部了……”

“哼!”一个头发染黄的少年不屑地吐出一直含在嘴里的牙签,缓缓走上前来,走到那位女士面前后慢慢蹲下身子,单手挑起了女士的下巴:“你觉得我会不会信呢?最近你们家不是开了一家寿司店吗?据说生意好得很呢~”

“不准你碰我妈妈!”一直畏畏缩缩的小河村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挣开女士的怀抱,一把将那个不良少年推倒在地。

不良少年慢慢站起来,歪着头,恨恨地大吼:“可恶!你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推我?!打!给我狠狠地打!”

一旁的不良少年点点头,摩拳擦脚坏笑着围了上去。

“阿隆——!”女士见状,急忙将小河村紧紧地压在身下。

雨点般的拳脚纷纷落在女士的头上、身上。

“手冢,别冲动。”一旁的不二注意到手冢攥得紧紧的拳头,将手覆了上去,“我们在这个空间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的。”

“不二……”手冢试着慢慢放松自己,缓缓开口,“我记得资料上河村同学的母亲就是五年前去世的。”

“怎么会!”不二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这难道就是河村同学变得‘奇怪’的原因?”

渐渐地,河村的妈妈不再动弹了,从她的口鼻慢慢淌出了鲜血。

“……呜呜……别打……别打我的妈妈……我,我们真的没钱……”小河村断断续续地哀求。手冢不二不约而同别过脸去,不忍心继续看下去。

“糟了!死人了!”突然一个慌乱的声音响起,不良少年们对视了一眼,转身向小巷出口跑去。

“妈妈……呜呜……你快醒醒啊……不要丢下阿隆啊……”小河村慢慢从母亲身下爬出来,跪在母亲身边,一下一下地推着母亲的身体。

手冢和不二也随着小河村蹲了下来。

手冢看了一眼不二,不二摇了摇头。

“绝不原谅!”正当二人沉浸在某种哀伤的时候,脑海中同时响起了一个刺耳的声音。

手冢不二对视了一眼,暗暗警惕起来。

“绝不原谅!!伤害阿隆的我一个都不原谅!”果然,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

“是河村同学的母亲。”不二肯定地开口。

“?!!!”

迎着手冢震惊的眼光,不二微微一笑,抬手将妖怪档案显现出来。档案哗哗地向后翻,最终停在一页直立的档案。

“档案显示,这次的妖怪……是鬼魅呢。”不二垂下眼眸,嘴角牵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冷笑。

“不二?”手冢直觉此时的不二有些陌生,不由疑惑开口。

不二微微一怔,恢复了笑脸:“总之,现在这里是它的地盘。为了安全着想,我们要先想办法出去。”

“绝不原谅!”声音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刺耳。

“呐,手冢,看来它是想让我们留在这里和它做伴了,呵呵。”

“不二,不要开玩笑。”手冢瞪了不二一眼。

“是是,部长大人~”

不二睁开眼,细细地打量着四周。接着右手迅速地扬起一团青色的火焰,丢向一个角落。

“哗——”就像破碎的镜子一般,周围的空间一下碎掉了,显示出它原本的面貌。

手冢稳了稳神,发现又回到了原来的空间,河村此时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正倒在离他一米远的前方。

手冢毫不犹豫地迈脚就准备朝河村走去,却被不二扯住了袖口。

“不二?”

不二朝河村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呐,手冢,‘它’还在呢。”

手冢一愣,再看过去时,只见河村手中的棍子似乎有自己的意识般,微微地动了起来。紧接着,河村的身体微微动弹了几下,闭着眼睛站了起来。

“绝不原谅!”二人脑海中又出现了这个刺耳的声音。

第十三章

不二睁开蓝眸,投向河村的目光顿时凌厉起来。

一旁的手冢皱紧了眉头。随着脑海中类似诅咒的声音越来越响,他的脑海中渐渐又出现闪出另一些画面。

比如小河村的母亲下葬几天后,那几个混混又去找小河村的麻烦,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小河村不小心摸到一个小混混的棍子,接着时间静止了几秒,几缕不知从哪里来的淡黑色烟雾趁机渗入小河村的身体。而就在这时,小河村突然之间变得力大无比,脸上畏缩害怕的表情一下子变了,他紧紧攥着从小混混手上夺下来的棍子,双目怒瞪眼前一群混混,毫不犹豫地高高扬起了手中的棍子。

比如,小河村清醒后,惊恐地丢开手中的棍子,看着眼前鲜血淋漓的修罗场,慢慢蹲下去,“哇”地一声吐了出来,口中模糊不清地念着:“……妈……妈妈,是您回来了吗?”

再比如,那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却来越不受小河村的控制,从为了帮助父亲接触擀面杖而失控变得暴戾无比,毁掉一切,但还是小心翼翼避开了无辜的父亲和顾客,到随便拿起棍状的物体就开始失控,随意攻击摧毁周围的一切。最后,甚至连自己的父亲都开始攻击。

在脑海中一帧一帧闪过的画面中,手冢看到了渐渐长大的河村对自己的无奈、愤怒、无力与歉疚。

不二余光看到手冢突然呆呆地立于一旁,几乎从未露出表情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疑惑,接着眼中露出了些许的不忍。

但是,手冢应该暂时没有事。

不二暗暗舒了一口气,冷冷地盯住一步一步朝二人摇摇晃晃走来的河村。

这时河村已经睁开了眼睛,但是神情呆滞,眼中一片茫然。他缓缓走到不二面前,微微歪了歪头,似乎很疑惑不二的清醒。接着他高高扬起了手中的木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不二狠狠地劈下。

不二蓝眸骤然睁大,这个情景……就像瞬间回到了过去……

他拉开嘴角冷冷一笑,抬腿将河村手中的木棍远远地踢了出去。趁着河村一愣神之间,单手揪住河村的衣领,然后狠狠地甩向墙上。

“砰!”肉【和谐】体撞上墙的声音终于拉回了手冢的神智。

手冢一清醒便看到河村倒在墙角,眼中依然一片朦胧,嘴角一道血丝分外明显。

“不二?!”手冢顾不得脑海中刺耳的声音,急急地朝不二望去。然而这一眼望去,手冢的心突然沉了下去。

空洞。

这是手冢见到不二脸上的表情时脑海中唯一反应出来的词。

这时不二已经敛下了平时总是挂在嘴角的笑容,面无表情地看着河村,无喜、无悲,一片空茫。接着,他一步一步地朝着河村走去,右手燃起了高高的青色火焰。

不,不二不应该是这样子!

手冢按下自己的惊异,快步拦在不二面前:“住手!不二,河村是同学。”

“只要是鬼魅……罪该万死!”梦游般吐出这么一句话,不二挥开手冢,抬脚准备朝河村走过去。但腰间一双手臂阻止了他的行动。

“别这个样子。”手冢从身后小心地将不二圈在怀中,认真地说:“我认识的不二是个温柔体贴的人。”

“手……冢……?”迟疑的声音。

“是我。”

得到肯定的回答,不二像突然被抽空了力气,手中的火焰立刻消失不见:“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不用。”手冢见不二恢复了正常,松开了手臂。

不二想到之前手冢的动作,不知为何脸微微有些红。他自我暗示这是因为自己在手冢面前丢脸的缘故,努力压下心中一丝不明的思绪,看向依然倒在墙角的河村。

看到河村嘴角流下的血丝,不二心中有些愧疚,想到鬼魅依然附在河村身上,更加收敛了心神,不敢大意。

接着,不二的眼睛突然变成金色,一股压力扑面而来。

手冢欣慰地发现一直在脑海中反复咒怨的声音消失了。河村吐了一口血之后,彻底晕了过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模模糊糊似有人形的烟雾。

那团烟雾极力地想凝聚成形,却发现力不从心。那团烟雾朝河村飘过去,还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阿隆……阿隆……我的孩子……妈妈会永远保护你的……”

“不二,等一下。”看到不二扬手又是一团青色火焰,手冢急忙阻止他。

“嗯?”

“这是河村同学的母亲……的魂魄吧,有没有别的方法?”手冢艰难地吐出“魂魄”二字,看向不二。

“可是……手冢,这很难。”不二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据我所知,成为鬼魅,生前就一定有执念。若不化掉执念,鬼魅是很难离去的。”

“可她还记得河村。”

“呐,手冢,你知道吗?鬼魅最擅长骗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二?”手冢不明白为何不二的神情突然变得悲伤。

正在二人说话期间,河村呻吟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妈妈?是您吗?您在哪里?我看不到您……”犹豫的有些畏惧的话语。

河村突然出声将二人的注意力拉回到河村身上。

“……”手冢心情复杂地看着河村身边的烟雾断断续续地开口说话,但河村明显看不到也听不到。

突然,河村坚定了表情:“妈妈,虽然我看不到您,但我知道您就在我的身边。”接着他坐正了身体,低下头,深深地朝烟雾方向鞠了个躬:“妈妈,请您放下心吧,阿隆已经长大了。阿隆在爸爸的照顾下生活得很好,有按时吃饭,也有按时睡觉。邻居对我们也很好,我也交到了很好的朋友……妈妈,一直以来谢谢您……还有,我和爸爸,都非常想您……”

不二有些惊讶地看着那团烟雾越来越淡,直至消失。不二扬手显出妖怪档案,妖怪档案默默地停在某一页,然后开始静静地燃烧。

良久,河村起身,朝手冢不二二人羞涩地笑笑,又直接昏过去了。

“呐,手冢,救护车就拜托你了!”说完,不二慢慢走到河村身边,犹豫了一下,终是朝河村脖子咬了下去。

“睡吧,我会给你一个好梦。”似乎梦到了什么幸福的事情,河村微笑起来,眼角滑过一滴眼泪。

几分钟后,救护车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

手冢和不二静静地看着河村和他的父亲被抬上救护车。

“放心吧,过几天河村和伯父就可以出院了。”可能是嫌气氛有些沉闷,不二突然开口。

“啊呀,我忘了大石和乾!”下一秒,不二急急地跳了起来,匆匆忙忙地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看着不二难得有些冒失的身影,手冢想起之前不二空洞的表情,眼中划过一丝担忧:“不二……”

与此同时,街上的街灯闪烁了几下,依次亮了起来,照亮了东京的夜晚。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