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冢不二】妖异档案番外1 胧月

番外:胧月(上)

一片轻薄的云掩住了半弯的月亮,浓稠的夜色晕染了整个天空,只余几粒疏星努力地发出温和的光芒。

某个湖边,高高的芦苇随着阵阵微风摇摆,摇出了一层层柔和的波浪,偶尔还有几只调皮的萤火虫从芦苇丛中钻出来,纷纷扬扬给波浪点缀了点点星光。

湖的中间有一块小小的土地,土地很小,除了一棵巨大的树再无其它。树很大,它的枝桠密密地几乎遮盖了整个湖面。在树上巨大的枝桠上,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人,此时正在有些无奈地看着随意靠着树干的另一个人。

那是个眉目柔和的少年。

他闭着眼睛,感受着微风拂过脸颊,嘴角边有一丝淡淡的笑意,一条腿搭在树枝上,另一条腿垂下,调皮地来回晃悠。

“不二,坐好。”端坐的少年开口,有一丝淡淡的无奈和宠溺。

闭眼的少年一听,嘴角的笑容扩大了:“呐,手冢,我怎么觉得你有向大石靠拢的倾向?我可不是菊丸。”

“我知道。你比他更让人不省心。”

“……手冢,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不二,自我们认识算起都过了三十年了。”看到不二有发飙的倾向,手冢低下头,掩去了嘴角一丝淡淡的笑意,转移话题道。

“是啊,”一提起这个话题,不二的眼中闪过一丝怀念,“居然都这么久了。”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失控是因为鬼魅,”手冢淡淡开口,“我一直都很担心。”

不二惊讶地瞪大了蓝眸,愣愣地看着手冢,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都过了这么久了,你才想起来问啊?呐,果然部长大人的忍耐力惊人!”

“咳,”手冢有些脸红,微微别过脸去,“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呵呵,那么从哪里说起呢?就从头开始吧。”不二眯了眯眼睛,陷入了回忆。

++++++++++++++++++++我是不二回忆的内容++++++++++++++++

万物皆有灵。

在人类还未曾涉及的领域,由自然慢慢孕育出了一些新的生命。它们还很低级的时候,慢慢摸索出了一套使自身强大的方法,他们渐渐不再满足于局限于狭小的地域,将贪婪的目光投向了人类。但是任何生物都逃不出自然法则。无论是高级的精怪还是低级的魑魅魍魉,都在自然的轮回中,或成长强大,或消散灭亡。

当它们将爪牙伸向人类之时,有一种非妖非人的新生物出现了,它们有着人类的外表和金色的瞳孔,潜伏在人类身边,以人类的血液作为报酬,尽心尽责地保护人类免受妖魔的伤害。它们被叫做妖魔的管理者。

当妖魔们发现自己并不能如想象般肆意在人类的世界横行之时,它们渐渐将目光转移到了转移到了妖魔管理者的身上。

妖魔管理者拥有的力量很强大,但碍于自然法则的存在,它们的数量极其稀少。终于在某一天,大量妖魔们在小心翼翼围攻了一次妖魔管理者并成功得手之后,心安理得地享受了所谓的几十年的“盛世”(平安京时代)。

但是好景不长,下一个妖魔管理者在几十年后诞生了,妖魔的世界重新被规范起来。但是攻击妖魔管理者成功的话,可以获得几十年至百年的“盛世”,已经是妖魔们的共识。时间就在妖魔与妖魔管理者相互斗争中缓慢流逝。

不二周助,就是第6任妖魔管理者。

在日本某个隐秘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湖,湖面碧蓝,却总是波澜不兴,像镜子一般平滑,因此被叫做“镜湖”。镜湖中间有一块小小的空地,空地上有一颗巨大的树,它巨大的枝桠向四周不断延伸,几乎覆盖了整个湖面。

在某一个夜色浓郁得几乎可以滴出墨汁的晚上,,微风拂过都不曾泛起波纹的镜湖突然在无风的情况下泛起了阵阵涟漪,镜湖中间的大树上,不知从哪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茧。茧慢慢裂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慢慢坐了起来。

他有着一头蜜色柔顺的头发,弯弯的总是上扬的嘴角,白皙的皮肤,精致的眉目。一双冰蓝的眸子好像盛满了星星,此时正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一个小角落中,几双怨毒的目光直直地投向了那个新生的生命。

番外:胧月(中)

小男孩轻轻从树上跳了下来,右手一扬,一团青色的火焰凭空燃烧起来。男孩“呵呵”地笑起来,手掌一握,火焰渐渐熄灭。接着,他左手一伸,一本档案凭空出现,封面画着几个奇异的符号。

“妖……异……档……案。”男孩子慢慢地念了出来,档案随着男孩的声音“哗哗”地向后翻页。见状,男孩又“咯咯”地笑起来。

角落中的几双眼睛惊恐又怨毒地望着小男孩。最后,一个领头样的妖魔使了个眼色,其他的几只妖魔心领神会地默默跟着它退出了镜湖。

“这一代妖魔管理者已经诞生,要在他走出这里之前,解决掉他。”一个阴暗潮湿的洞穴,一只浑身绿色,长着尖尖耳朵,眼睛突出的妖魔恶狠狠地说。

余下的几只小妖魔哆嗦着身子,大气也不敢出。

“没想到居然是出生在镜湖,便宜我们了。杀了他,我们就可以成为妖魔中的老大了!”那个大妖魔有些急切地说道。

“可,可是……老大,即使他现在只不过是个孩子……却可以使用青焰了……我们几个恐怕不是他的对手……”终于,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一只小妖抖抖索索地开口。

“谁说我们要正面和他打了?”大妖魔嘴角咧开一个巨大的弧度,几乎延伸到耳朵。

“那,那老大您的意思是……”另一只小妖疑惑地问道。

“智取。”

“哦哦哦不愧是老大!!!”几只小妖傻傻地开始欢呼起来。大妖魔也跟着“哈哈”地笑了起来。

几分钟后,一只小妖魔终于发现了问题的关键:“老大,如何智取?”

“呃……”大妖魔眼珠一转,眯了起来,“去把这里的鬼魅抓过来。”

“明白!”几只小妖魔得到命令,急忙鱼贯而出,开始四处寻找鬼魅起来。

鬼魅,由各种生物的执念所化,为一线执念而活,为一线执念而灭,执念不灭,鬼魅不灭。它们本身并无形,却可以幻化任何形貌。它们只记得自己的执念,并为了实现它不惜利用各种手段,很容易走上各种极端。

大妖魔觉得难得碰见孩子状的妖魔管理者,或许一个由人类母亲执念所化的鬼魅会打动他,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抹杀掉他。

想法是好的,方向也是对的。这从妖魔管理者看到一个母亲状的鬼魅眼睛一下亮了就可以看出来。

大妖魔得意地看着自己千挑万选出来的鬼魅,果然对付孤孤单单的小孩子,打亲情牌绝对错不了。

那群大小妖魔继续缩在小小的角落,一动不动地盯着二“人”。

小男孩歪了歪头,眯起了眼睛,笑眯眯地望着眼前的鬼魅,软软的童音清清亮亮地问道:“呐,你是谁?”

鬼魅幻化的是一位温婉的人类母亲摸样。她穿着樱色的和服,长长的黑发一直垂到地上。她上前一步,小心地将男孩拥入怀中:“我是一个失去了自己孩子的可怜的母亲。我可爱的孩子,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名字?”男孩疑惑地抬头。

“是的。名字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它承认和代表了你的存在。”

“这样啊……我没有名字……”男孩有些难过。

“不要难过,我亲爱的孩子。我来当你的母亲,并给予你名字。”

“母亲……是什么?”

“……会一直一直对你好的人……一直一直。”

“呵呵,那就拜托你了,我的母亲!”

温婉的女子闻言又将男孩搂紧了一些:“我的好孩子……你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吾儿不二,不二周助。”

“不二周助?”男孩疑惑地念了一遍,随即笑迷了眼睛,“我喜欢这个名字!谢谢母亲!”

女子松开怀抱,微笑,牵起不二的一只手:“跟我来。”

小不二乖巧地将握着的手紧了紧,毫不迟疑地跟上女子的脚步。

在小不二没有注意地方,女子温柔的嘴角,划过一个诡异的弧度。

番外:胧月(下)

在女子试图将自己拉进地狱之前,小不二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幸福的。

刚睁开眼打量着这个陌生而新奇的世界的小不二,心中是带着对未知的一丝忐忑不安的。但就在自己有些慌乱无措的时候,有一位“母亲”出现了,并给与自己名字,承认自己的存在,许诺会一直一直对自己好,纵使觉察到身边似乎有些若有若无的视线,有母亲在,小不二也感到无比的安心。

接着女子也确实就像承诺中的那样,一只手牵着小不二,一只手指着周围的生物,一一教导小不二认识。在镜湖附近的草丛里,女子甚至还给小不二抓了一只洁白的小兔子。

那真的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子变得越来越奇怪。

她面部的阴影越来越重,指甲伴着夜色越来越尖利,贪婪的视线停留在小不二身上的时间越来越长。

小不二本能地觉得母亲越来越危险,但看着怀中乖巧的兔子,想着之前母亲对自己种种的好,他只好拼命忍住心中的恐惧,安安静静地继续呆在女子身边。

直到那一天,小不二在睡梦中突然被一种深深的恐惧惊醒。他一睁眼,便看到平常温润的母亲此时狰狞到扭曲的面孔。她的双手正紧紧地卡在小不二的脖子上。

“忍不住了……”女子将面孔凑近小不二,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小不二的脸颊,“随我一起下地狱吧……我亲爱的孩子……”

小不二张大了蓝眸,困难地吐出一个字:“……不……”

“你居然拒绝母亲的要求?”女子的脸立刻更加扭曲,有一股黑色的烟雾慢慢地从她的脚下向上爬,直到将女子完全笼罩其中,看不清面容。

而女子身后的地上慢慢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有几道火舌甚至冲了上来。

“是不是因为这只兔子?”随着女子的话语,女子长长的头发迅速卷起身边洁白的一团,高高扬在小不二面前。紧接着,黑色的头发迅速缴紧,温热的血便洒到了小不二苍白的脸上。

“来,这样你在这世上应该没有可以眷恋的东西了。”女子用一种温柔到诡异的声音低声说道:“到母亲身边来,和母亲一起死去……”

小不二的瞳孔有些涣散了。几缕温热的兔血流进他微张的嘴中,小不二觉得喉咙一紧,有种陌生的渴望渐渐升起,原本蓝色的瞳孔渐渐变成金色。

女子感觉着小不二减弱的挣扎,得意极了,忽视了小不二的变化。她继续卡着小不二的脖子,转身向那道巨大的裂缝走去,口中还不停地说:“只留下孩子一个在世上太可怜了,所以,你还是随母亲一起死去吧……”

一小团微弱的青色火焰从小不二手中缓缓升起,越升越高,终于狠很地烧灼了女子的手,使她终于松开了卡着小不二脖子的手。

“你……”女子震惊地回头,却看到巨大的青色火焰朝自己铺天盖地地袭来。

“吾儿……不二周助……”随着女子最后几个字湮没在青色火焰中,小不二一脸空洞地站了起来。地面的裂缝随着女子的消失而慢慢恢复原状,但那只小兔子和“母亲”……永远回不来了。

小不二慢慢地摊开左手,妖异档案“砰”地一声凭空出现,接着档案开始静静地向后翻,停在某一页,顿了一下,缓慢燃烧起来。

小不二静静注视着燃烧的档案页,垂下眼帘,好一会儿,才轻轻地说:“原来……母亲……是鬼魅啊……”

回到镜湖洗去一身的血腥,也洗去了自己纯真的眼睛。小不二坐在镜湖的大树上,细细地翻看妖异档案,喃喃自语:“下一个妖怪该轮到谁呢?”

镜湖那几个妖魔身上一寒,匆匆忙忙地连夜离开了镜湖。

至于遇见不二一家成为不二家一员,救了手冢母亲,结识手冢,有了很多朋友,那就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了。

++++++++++++++++++回忆完毕++++++++++++++++++++++++++++

手冢静静地听完不二的叙述,伸出手静静搭在不二的手背上,琥珀色的眼睛坚定地望着不二:“对不起。”

对不起在你脆弱的时候不在你的身边;对不起没有早点向你问起;对不起又让你回忆过去。

不二愣了一下,接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呐,手冢就是太操心了。我没事的。更何况,我现在很快乐。”所以,过去如何伤心痛苦,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好好活着,还在一起。

“以后不会了。”手冢静静地说。

“嗯。”不二微笑,接着伸手向着东方一指:“看,日出。”

手冢眯了眯眼,握紧了不二的手,向东方看去。

浓重的黑色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散去,柔和的金色渐渐铺开整个世界,新的一天开始了。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