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冢不二】妖异档案14-16

第十四章

几天之后,网球场上。

河村隆笑着挠了挠头,空着手有些尴尬地站在球场边上。

因为之前的种种传言,一些队员投向他的目光都有一些躲闪和畏缩,自然不敢和他进行自由练习。

手冢因为一些事被龙崎教练单独叫走,现在还没有归队。

该怎么办呢?部长不在这种事就应该由我这个副部长想想办法吧。

大石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心里反复酝酿了一些台词,正要说出口时一道身影越过他朝河村走过去。

是不二。

大石心里莫名觉得一松,朝不二的背影感激地笑笑,转身又投入了热火朝天的练习赛之中。

“阿隆不去练习?”正在河村隆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柔和的嗓音从耳边响起。

“啊?啊,是不二呀。”河村有些苦恼地笑笑,低下头:“我……”

“阿隆是第一次练网球吗?”不二有些明了地转移了话题。

“不,不是……网球是我一直都很喜欢的……但站在青学的网球场上确实是第一次……”

“这样啊,”不二眯起眼点了点头,“不如和我练习吧?我才加入,技术太差,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练习呢。阿隆可以顺便教教我啊。”

“不、不二?!”

“难道阿隆不愿意?”不二一脸受伤。

“不、当然不是。”河村腼腆地笑了笑,向不二真诚地说:“不二,谢谢你。”

“给你。”不二向河村递了一支球拍。

“谢……”河村伸手接,道谢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脸上的表情变了,整个人处于暴走状态,大喝:“Burning!小不二!我会好好教你的!”

“哎?”不二因为河村突如其来的变化愣了一下。

正在这时,一个低年级的学弟猛地听到这一声吼,手一抖,网球便斜斜地被打向不二河村这一边。

“Burning!”河村向前跨出一步,用力将网球打了回去。

“啊?”学弟看着来势汹汹的网球反应不及,居然愣在原地。

“啪——”一道矫健的身影冲到学弟面前,挥拍将网球拦下。

“部、部长?”学弟惊魂未定。

来人正是手冢。

他抬眼扫了网球场一周,在不二河村方向多停留了一秒,接着不动声色地开口:“不要大意,继续练习。”说完,向不二河村的方向走去。

此时不二已经眼疾手快地将网球拍从河村的手上取了下来。河村则是一脸愧疚难过。

“怎么回事?”

“部、部长……我……”河村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说。

倒是一旁的不二接过话头:“呐,手冢,别这么严肃嘛。我想,阿隆这样,可能是之前力量残留的一些惯性,使他一接触网球拍就暴走。”

“只有网球拍?”手冢面无表情地问道。

“应、应该……是,是的。”河村答道。

“那就好。”手冢点点头,“只是残留的力量惯性?”

“嗯,”不二单手托起下巴,“因为力量在阿隆身上太久,所以目前还会受点影响。就现在来说,应该是只对网球拍起反应。”

手冢点了点头,对河村说道:“从今天起,你就先和我练习,直到力量消失为止。”

“啊、啊?”

“呵呵,不愧是手冢呢。”不二笑眯眯地总结。

“可,可是……”河村有些不敢置信。

“走吧。”手冢看了不二一眼,转身朝网球场走去。

“不二……”河村求救似的看向不二。

“去吧。”不二笑眯眯地在他身后拍了一下,“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呢。”

“……是。”

目送河村有些紧张的跟在手冢身后,不二轻轻笑了起来。

+++++++++++++++++++++++++++++++++++++++++++

部活之后,手冢为了尽快消除河村身上残留的力量,主动留下和河村继续练习,完全无视了河村的欲言又止。

“哎,手冢不在,一人回家,居然还有些寂寞。”不二一边背着书包,一边嘴里碎碎念个不停。

停在一个路口,不二突然心血来潮:反正手冢不在,一人走路很无趣,干脆绕些平常不怎么走的路吧。

碎金色的阳光像一块柔软的布料,轻轻地覆盖在路两侧的洋房上,随着房顶烟囱上冒出的缕缕青烟,不二一边提高了嘴角,一边加快了脚步。

“啊!”突然,一声高呼划破了黄昏的宁静。

不二一愣,朝前边的一栋房子跑去。听声音,似乎是……大石?

与此同时,一缕清风和他擦肩而过,干净的路上,凭空出现了几个浅浅的小脚印,但随即消失不见。

第十五章



大石秀一郎是个非常有爱心的少年。自从他初一的时候从一群小学生手中救出了几条红色金鱼后,非常懂事的他便自觉担起了照顾金鱼的责任。大石的父母对此非常欣慰,帮大石买了一个漂亮的鱼缸养鱼之后也就放心地将养鱼的责任交给了儿子。

“我家秀一郎很有爱心呢。”大石母亲抿嘴笑。

“敢于承担责任,是个男子汉了!”大石父亲微微点了点头。

今天部活结束之后,大石照例要将白天放在院子里晒太阳的鱼缸搬回室内。但刚走到院子门口,大石就看到一个奇形怪状的甚至有些丑陋的生物正将自己的一个爪子伸进鱼缸,那只生物嘴里还叼着一条垂死挣扎的红色金鱼。再一看,鱼缸中只剩下一条红色金鱼在孤独又恐惧地四处逃窜。

大石嘴巴微微张了张,终于不受控制地惊叫一声,顺手提起了旁边一个小花铲就要冲上前去。

那个生物被大石的惊叫声吓了一大跳,抬起眼睛朝大石迅速地望了一眼,转身跳上墙头,向外逃去。

大石捧着只剩一条红色金鱼的鱼缸,心中堵堵的难受极了。

“秀一郎?”听到大石的惊叫,大石母亲迅速冲到院子中,只看到自己儿子抱着只剩一条金鱼的鱼缸暗自神伤。

“秀一郎,放生什么事了吗?”大石母亲担忧地问道。

大石张了张嘴,直觉看到那个未知生物的事情不能告诉母亲,但他素来诚实,一时也说不出什么解释的话语。

正在这时,“咚咚”两声敲门声伴着不二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石?我是不二。”

大石松了一口气:“母亲,我先去开门,是我的同学不二来了。”说完,便急急忙忙地朝门口跑去。途中还不忘小心地将鱼缸放回室内。

“新同学吗?”大石母亲一脸茫然。

“大石?刚才你怎么……”门刚一打开,不二就着急地开始询问。

大石把不二拉进屋,匆匆丢下一句“到我房间说”,便拉着不二跑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二有些无语地看着大石将门仔细锁好,然后一脸严肃地走到自己面前。

大石踌躇了一会,有些犹豫地问:“不二,你来我家的路上,嗯……有没有遇见什么比较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不二皱着眉头仔细思索了一下,“不,什么都没有。”

“没有?”大石纠结地揪了揪自己前额的两撮刘海,“难道是我看错了?不应该啊?金鱼都只剩一条了……我从来没见过那个生物,难道是——妖怪?”

“大石,别着急。”见大石确实很慌乱,不二也觉得事情严重起来。“或者我可以查一查附近有没有什么害人的妖魔出现。”

“真的?”大石一脸惊喜地看着不二。

“嗯,如果你说的那个确实是害人的妖怪的话。”不二弯起眼睛笑了一下,接着左手张开,随着“砰”的一声,不二的左手凭空出现了一本书。

“不二,这太令人惊讶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石睁大了眼睛。

闻言不二轻笑了一声,手中的书页开始“唰唰”地向后翻,大石紧张地盯着不二手中的书,眼睛一下也不敢眨。

没多长时间书很快就翻到了最后,并没有一张书页直立。

“奇怪。”不二左手一握将书收了起来,面向大石;“你确定不是普通的动物?或许只是只长得很丑而你一下没认出来的猫?”

大石摇摇头:“不二,猫什么的不论变成什么样我还是能认出来的。那个生物完全颠覆了我的生物常识……你见过长了一张山魈脸头上却有角、像猫又身体、还有很长的利爪的生物吗?”

“唔……听你描述确实更像妖怪……”不二眯了眯眼睛。“但居然连我都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事情确实棘手……”

一听这话,大石头上开始冒汗,甚至觉得胃有些隐隐抽痛。连不二都说难办……

二人正在沉默时,一阵欢快的铃声响了起来:“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

“啊,是姐姐!”不二手忙脚乱地打开手机,闷声应了几句,合上手机,转身朝门的方向走去。

“总之,既然我的档案上没有记录,大石不必太放在心上。我先回去了,再见。”说完,打开门,走了出去。

“不、不二……”大石有些欲言又止,“真的没问题吗?”

闻言,不二停了下来:“大石,不是所有的妖怪都要害人的。”

“哎?不二君,要走了吗?”大石母亲端了饮料正好看见不二出门,“秀一郎?你……好像很紧张?”

“不,没什么。”大石苦笑了一下,也出了房门:“母亲,晚饭吃什么?我来帮您吧。”

闻言大石母亲笑了笑:“是你最喜欢的烤肉呢。”

第十六章

虽然不二已经嘱咐他不要想太多,可到了夜里躺在床上,大石还是辗转反侧睡不着。

“不是所有妖怪都要害人,不是所有妖怪都要害人……”大石两手紧紧抓住被角,闭上眼睛,反复念着那几句话对自己催眠。过了大约一刻钟,大石颓然地叹了口气,一把扯过被子蒙在头上。

正在这时,“咔兹、咔兹……”一阵微小的扒门声透过门缝传了进来。

大石不禁缩得更紧:“错觉吧……一定是错觉……”

然而扒门声还在持续。

大石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掀开被子,站在门前,深吸了几口气后,终于鼓足勇气一把拉开了房门。

果然是那个白天偷鱼的丑陋生物。纵然已经有心理准备,大石还是僵在了原地。

那只丑陋的生物没有料想到大石会突然打开房门,一时也愣在那里。

过了好久,那只生物突然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你能看得见我?”

大石震惊地只能僵硬地点点头——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这个丑陋生物居然还会说话。

“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那只生物突然高兴地跳了起来,还原地转了两圈打了个滚——其行为就像一只向主人撒娇的猫咪。

大石摇摇头,把自己脑中突然出现的想象抹掉,谨慎地开口:“……那个,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这个给你,”那只生物停下来,将身边一条奄奄一息的大黑鱼朝大石的面前推了推,“之前很对不起,吃掉你的鱼……但相信我,我当时是真的太饿了。后来因为发现你似乎看得见我,我也吓了一跳,就跑掉了……当时也没有好好道歉。那个,实在很抱歉!”

“不、不、没有关系。”大石急忙摆摆手,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大黑鱼:“这是……给我的?”

那只生物忙不迭地点点头:“是的呢。为了它我和一只猫打架,差点输掉呢喵!”

大石闻言仔细看了看那只生物,果然在其一边的脸颊上有一道长长地伤口。

大石的心突然就柔然起来,看着这个丑陋的生物心中也没有之前那么畏惧了。他转身朝卧室内走去,邀请道:“先进来吧,晚风有些凉呢,感冒的话就麻烦了——而且你的伤口怎么说也得处理一下吧。”

“喵?”生物愣了一下,随即欢天喜地地跟了进去,还不忘把大黑鱼叼在嘴里。

大石从抽屉中拿出OK绷,撕下后小心地贴在生物的伤口上。

看着生物有些好奇地用爪子碰碰OK绷,大石有些失笑。看到对方最终还叼着大黑鱼,大石急忙将室内浴室放了些水,将大黑鱼放了进去。

做好这一切,大石温和地笑着对还在好奇地四处打量的生物说:“这应该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我叫大石秀一郎。你叫什么?你是什么生物呢?”

“生物?”它皱了皱鼻子,好像对这个称谓很困惑,“我叫菊丸英二,才不是什么生物呢喵。”

“好好好,英二,”大石有些哭笑不得,“那你为什么说话总带个‘喵’呢?”

菊丸有些困惑地挠了挠头:“我从出生就会说话了……但我的妈妈从来不说话,只是说‘喵——’,所以我就习惯说话加‘喵’了啊,有什么不对吗喵?”

大石总算听明白了,这只奇怪的生物说不定是被猫养大的。

“不,没什么。”如果真的是被猫养大的,那么……“你的名字谁起的?”

“咦?名字不是生来就有的吗?”

这沟通……

大石觉得自己的胃有些痛,他脑中突然想起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当然,他也问出口了:“为什么别人都看不见你?还有我能看见你你为什么说‘太好了、找到了’?”

“我也不知道别人为什么看不见我……”菊丸英二有些伤心,“但我自出生就有一个念头——找到能看见我的人,然后为他实现一个愿望!这样我就可以获得很强很强的力量了。”

“愿、愿望?”大石瞠目结舌。

“恩!有了这些力量的话说不定我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菊丸天真地点了点头。

大石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英二来到这里多久了?”

“喵?”菊丸低头扳起爪子算了算,“两天?不,三天了吧。”

“这样啊……那我明天带英二好好看看这个城市好不好?”

“真的么?”菊丸的双眸一下明亮起来。

“嗯!”大石点了点头,随手拨出一串电话号码,在得到对方肯定答复后有些释然地笑着开口:“我已经和手冢打过招呼了,他明天会帮我请假的。”

“大石你真的是太好了!”

“哪有……”大石红着脸挠了挠头,“现在离日出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嗯!”

+++++++++++++++++++++++++++++++++++++++++++++++++++++

挂掉大石的电话,手冢甩了甩有些沉重的脑袋。白天和河村隆的对打练习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他模糊听到大石拜托他请假,大致想好了借口,没来得及细想一向认真的大石突然请假的原因,就沉沉睡过去了。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