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奇谭】【觞恭/苏恭】鬼迷心窍01、02

【古剑奇谭】【觞恭/隐苏恭】鬼迷心窍(架空)

01

夏日的午后,天刚下过小雨,整个街道还浸润在微湿朦胧的空气中。周围的树木郁郁葱葱,伴随着偶尔滴落的水珠,看上去就像绿色的颜料真的从树叶上滴了下来。

欧阳少恭就在一条小道上不紧不慢地走着。

这个时候,街上还没有太多的行人,他很满意地享受着夏日难得的清静。

转过一个拐角,眼睛似乎不经意地斜了一下旁边商店的落地窗,看到玻璃上印出的不甚清晰的身影,微微一笑,又低下头重新朝前走去。

背后的身影犹豫了一下,也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

最近警察的耐性越来越好了呢,这次居然跟踪了2个小时还没有被甩掉。欧阳少恭一方面仔细辨别着后方的脚步,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

是不是纵容这个小警察太久了?他自嘲一笑,随即装作漫不经心地伸展了手臂。

之前发现自己被跟踪后他的一只手一直藏在裤子口袋,而掌心处紧紧扣着一把小小的掌心雷。

此时他正想借着伸展胳膊的姿势将掌心雷顺势打出去。

正在这时,前面拐角处走过来两个说说笑笑的女孩,欧阳少恭皱了一下眉头,不着痕迹地将掌心雷塞回口袋。

跟踪的小警察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从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又回来。

但总这么让他跟着也不是办法……欧阳少恭想了一下,低低笑了一声,“叮——”地一声,一个小小的古琴状的钥匙圈不小心就被甩了出来。

“呵。”他装作很无奈的样子摇了摇头,慢慢蹲下身捡钥匙圈。

他故意放缓了速度,等他捡起钥匙圈,那个小警察已经不得不走到他的面前。

欧阳少恭把跟踪自己的人定义为警察,并不是因为对方穿着警服,而是他作为黑道一员对于条子与生俱来的直觉。当自己位居要职时,这种直觉更加敏锐,并多次救了他的命。

欧阳少恭直起身子,微微笑着打量对方:面无表情的脸,眉心朱色一点,一双黑色眼睛眼神冷峻,但最深处却是温柔的。欧阳少恭被这抹温柔稍微闪了神,回过神时自己已经把对方邀请到对面的一家咖啡厅了。

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小警察,欧阳少恭端起面前的咖啡杯浅酌一口,悠悠然地开口:“阁下一直尾随少恭保护左右,故此请阁下前来休息片刻,请阁下无需多礼。”

小警察学着欧阳少恭的样子喝了一口咖啡,过了好久才开口:“你知道多少?”

“不多,”欧阳少恭笑了笑,“我在刚刚的拐弯处才发现阁下,觉得阁下尾随少恭应是有事相询。”才怪。其实他很早就知道这个小警察在2小时13分之前已经盯上自己。

“……”

“我似乎见过阁下?”

“一周前方如沁方小姐意外身亡,欧阳先生在场。您是在我单位做的笔录。”

“没错,但我记得当时已经解除嫌疑了,”欧阳少恭装出一脸惊讶:“我当时只是路过,看到方小姐倒在血泊中,作为医生肯定要上前查看方小姐情况,不巧正好遇到贵局办案。阁下此次前来可还要看我的行医执照吗?”

“……抱歉,但是事关朋友的姐姐,案件又毫无进展,这是我冲动了。”

“我能理解阁下的心情。”欧阳少恭顿了顿,“不过阁下一直跟着在下也毫无进展……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敝姓百里,双名屠苏。”

“百里……屠苏。哈哈,好名字!不瞒阁下,在下从医,现已略有小成,若是有事需要帮忙,阁下不妨直说。”说着,欧阳少恭抽出一张名片递给百里屠苏,随即起身:“少恭还有些许杂事,需先走一步。若有事请百里警官电话联系,少恭一定随叫随到。”

目送欧阳少恭离去,百里屠苏拿出那张名片,仔细观看:青玉医院外科主任,欧阳少恭。

他思索了一会儿,起身准备付款时却发现账单已结清。

百里屠苏总觉得欧阳医生有点问题,他的笔录回答都太完美,挑不出一丝瑕疵,而正是这样,才让百里屠苏毫不犹豫地选择跟踪对方。

一定、一定有什么被遗漏掉了!百里屠苏暗暗捏紧了名片。

 

02

欧阳少恭双手插兜非常从容地离开了咖啡厅,在下一个拐角处,他旋身隐在了一个角落。他嘴角挂着一丝嘲弄的微笑,手掌婆娑着那把掌心雷,冷眼看着百里屠苏慢慢从咖啡厅踱出。

欧阳少恭注视着百里屠苏站在咖啡厅门旁定身不动,而在他似乎在沉思的同时,街的另一边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小骚乱,百里屠苏立刻回过神般朝前方跑去。

见百里屠苏已然跑远,欧阳少恭慢慢松开了一直摸着掌心雷的手。

其实他一直不喜欢像掌心雷这种小型的手枪,比起枪支这种简单却又粗暴的冷兵器,他作为一个医生,更喜欢风雅,倾向于用 一些温柔的手法去置人于死地,比如琴弦,比如……仙芝漱魂丹。

可是有个人总要他随身带着一把小小的掌心雷,就算他偶尔任性故意不带,出门后,总会发现掌心雷不知何时又静静地躺回他的口袋。

还没等他露出一个似喜似悲的表情,一双手从他的身后冷不防地绕了过来,一把把他攥得紧紧的,接着一个痞痞的声音从耳旁传来:“少恭刚刚在盯着谁看?我可是会吃醋的哦。”

瞬间紧绷的肌肉慢慢放轻松。果然,自己对这个人的防备竟如此之低了吗?欧阳少恭收敛了先前复杂的表情,狠狠拍开圈着腰的手,转过头时恢复了一贯的温润如玉:“千觞倒还是一如既往令在下吃惊。”

面对少恭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前襟大敞,下巴处冒出了一些青色的胡渣,甚至头发发尾处还有些凌乱。

“哈哈……”被唤作千觞的男人尴尬的用手抓了抓头:“因为我醒过来后没有看到少恭你……”

听到这话,欧阳少恭的心蓦然一暖,他急急垂下眼掩去眼中的感动,但同时心中又狠狠一痛,将他从感动这种柔软的对他来说又很软弱的情感中拉出来,只得冷着脸说:“千觞又在开玩笑了。”

“哈哈,总之,少恭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千觞依然一副嘻嘻哈哈不正经的样子。

“少恭虽然不才,但作为黑道一员,绝不会轻易让别人的手的。千觞如此,难道不信任在下?”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千觞有些羞恼:“我说,做个普通人不好吗?你为什么非要执着于做什么黑帮长老!而且……”

“尹千觞!你说的太多了。”欧阳少恭冷冷打断他,声音不自觉地含了一丝怒意。

“可是,我真的很担心少恭的安危……”

“谢谢千觞关心。”欧阳少恭眉头一皱,想着这样下去可能会当街吵起来,只得转移话题:“刚刚前方的小混乱是你制造的?”

尹千觞不好意思地摸摸头:“那还不是担心你嘛——对方可是个警察。”

“如果不是你,我已经将那种小角色解决了。”

“这就是我想说的,”尹千觞突然换上了一张一本正经的脸:“少恭,我不愿意看到你杀人。”

“那你还给我准备它?”欧阳少恭摸出口袋中的掌心雷,举到尹千觞面前晃了晃。

“那是因为我更不愿意看到少恭受伤。”尹千觞认真地说。

欧阳少恭慢慢收回握着掌心雷的手,想了一下,有些失笑:“所以你一直在我身边其实是为了保护我?给我掌心雷你还不放心?”

“呃……其实也是为了防止你杀人啦……”尹千觞小声回答。

“……”

欧阳少恭转身就走。

留下尹千觞在原地大声嚷嚷:“哎,少恭,不要丢下我啊!”

前进的脚步顿了一下,但欧阳少恭并未回头:“千觞,你还记得明天要做什么吗?”

“当然。”身后传来尹千觞沉稳的回答:“少恭是我的恩人,我这条命都是你的。少恭拜托我做的事,千觞岂敢不尽力?”

欧阳少恭点了点头,头也不回地离开。

恩人啊……欧阳少恭背对着尹千觞微微一笑,却满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苦涩的滋味。

如果知道了真相,你,又该如何呢?尹千觞!我,可是相当期待,你的表情哦。

午后的阳光肆无忌惮地倾泻下来,尹千觞望着欧阳少恭渐渐远去的背影,最后融入那片刺目的阳光之中,他摇摇头,朝旁边的一个酒吧走去。

再也不在中午出来了,他想,阳光好刺眼,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