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冢不二】妖异档案 36

第三十六章


雷天狗静静地站在黑色的棺木前,手指顺着棺木暗金色的花纹慢慢描摹。过了一会儿,他手下一顿,不疾不徐地开口:“今天真是尽兴,我这小小的一片地居然来了个‘大人物’。”


听出话中的嘲讽,随着他的话音刚落,一只喜马拉雅种的野猫从黑暗中跳了出来。


“喵~”


雷天狗转过身用眼角扫视了一下旁边静静坐着的猫,不屑地开口:“南次郎前辈,来此有何贵干?我可不知道我们有这么好的交情!”


猫没有理他,伸出爪子舔了舔,然后绕着棺木走了一圈,最后纵身一跃,跳到棺木上面趴了下来。


雷天狗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你想放了他?南次郎前辈,我尊称你一声前辈你别真的以为我会把你放进眼里!以前你还可以做我的对手,而现在的你,你认为你还有资格吗?”话音方落,雷天狗迅速出手,想棺木上的猫抓去。而之前懒洋洋的猫,不,或许称越前南次郎更为合适,一个打滚迅速避开雷天狗的袭击,跳到一旁后腿用力一登,伸出前爪恨恨地抓向雷天狗。


“哼,不自量力!”雷天狗冷冷一笑,另一只手并拢成手刀状,狠狠砍在了跳过来的南次郎的脊背上,而南次郎在飞出去之前,在雷天狗胸前衣物上留下了三道浅浅的抓痕。


“你!居然敢!”雷天狗低头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扯破,怒火中烧,待他抬起头时,赫然发现眼前多了几个人。


戴着眼镜的冷峻的少年抱着胳膊站在一旁,一只白色的灵体躲在他的背后探头探脑。另一边鸡蛋头的少年抱着受伤的猫,一个红头发的少年正在给它做紧急治疗,旁边还有一个戴眼镜的刺猬头不停地写写画画。而自己的左右两旁分别站了一个妖魔少年。


“嗯~有几个熟面孔……哼,越来越有趣了。不过,为了一个管理者而失去生命,值得吗?”面具下雷天狗兴奋地舔了舔嘴唇,“里面还有3个,不,是4个妖魔来救援,当真可笑!”


正在做治疗的少年最先沉不住气,大声反驳道:“才不是你想的那样!不二是我们的好朋友!”


“哦?哈哈哈哈……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事情了!管理者注定是孤独地生、孤独地死,而至于你们,妖魔只有弱者才会抱团取暖。朋友?更像弱者一个优雅的借口。”


“至少我们并不孤单。”冷峻的少年开口。


“是啊,我不太会说话。”另一旁鸡蛋头的少年接着说,“一生如此漫长,只有自己,别人却都是过客,没有人加入你的生活,没有人为你的开心而开心,也没有人因为你的难过而难过。想一想都觉得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情。所以,我很庆幸认识英二,认识大家。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加入……”


“切,我才不喜欢那种家伙。大石前辈,可以开始打了吗?”左边那个戴帽子的妖魔压了压帽檐,不耐烦地开口。


雷天狗循声打量了一眼开口的少年,龙……吗?


“喂小子!越前南次郎和你是什么关系?”


“哼,那个不负责任的家伙才不是我老爸!”


“……”


“……”


众默。


隔了一会儿,雷天狗哈哈大笑起来:“有趣的小子,我想,你会很想知道旁边的那只猫的真实身份的。”


“猫?”少年望过去,那只受伤的喜马拉雅种的野猫睁开了蓝色的眼睛,朝少年望过去。


“喵~”


“可恶!那个臭老头到底在做什么啊!”低咒了一句,少年沉下脸:“猫是你打伤的?我果然还是讨厌你。”


说着,少年的手隐去了白色的皮肤,现出了长着锋利指甲的深青色的爪子,下一秒,朝着雷天狗攻去。


“龙马!小心!”右边的少年不甘示弱,立刻加入战局。


“手冢,怎么办?我们还没问出来不二的下落,龙马他们就开打了。”大石担忧地说。


而手冢,从他来到这里,视线便牢牢地锁在了最里面那座漆黑描金的棺木上面,不能移开。


刺猬头少年见状咧齿一笑:“大石,不用担心,看来部长已经找到答案了。”


评论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