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冢不二】妖异档案 37

第三十七章

 

小心翼翼地绕过一旁战斗正酣的越前三人,手冢、乾和堀尾蹑手蹑脚地来到了棺木旁。

 

依靠自己是灵体的优势,堀尾首先在棺木旁边绕了两圈:“有不二前辈的味道……”

 

“根据数据(?)不二在这个棺木中的几率为85%,其余不明。”乾推了推眼镜,掏出笔记本“唰唰”地写了几笔复又放下,看到一旁的手冢早已试着推开棺盖,终于良心发现:“部长,不介意的话我也来帮忙吧。”

 

“啊。”手冢点了点头。

 

“一、二、三——”二人同时朝一个方向发力。

 

棺盖异常沉重,两个十五岁的少年额上隐隐看到了汗珠时,终于“吱呀”一声露出一条不大的缝隙。

 

“这是?”乾失声自语。

 

只见一朵含苞待放的红色蔷薇颤巍巍地从那条缝隙中探出头来,接着以肉眼可见色速度绽开花朵,最后定格。红色花朵在黑色棺木的衬托下显得异常娇艳明媚。

 

乾不自觉地拿手去触碰那朵红色蔷薇,还没碰到就被隐形的花刺刺中,流下一滴血珠滴在花瓣上。

 

正在此时红色蔷薇一改刚刚的娇柔,花瓣纷纷落下,余下花蕊突然变成一张大口,狠狠地朝着乾咬去。

 

“小心!”堀尾一个旋转挡在了乾的面前,而乾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倒退了几步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像咬在了什么柔软的物体上,花蕊变成大口的蔷薇贪婪地吸收着堀尾。

 

没错,是吸收。

 

堀尾是个灵体,平时显形也只有半人多高,此时正迅速地萎缩,原本乳白色的身影也越来越淡。

 

手冢立刻掏出从家中带出的军用小刀,二话不说用力地砍在蔷薇的枝条上,谁知枝条异常坚硬,连个缺口都没有出现,倒是手冢的小刀在最后一击的时候断成两截。

 

“我……”堀尾还没来得及说完一整句话,在几十秒钟的时间内就被吸收得干干净净。

 

蔷薇的花蕊吸收完堀尾,抖了几下,颤巍巍地重新开出一朵新的红色蔷薇。

 

“……部长,堀尾他……”过了好一会儿,乾愣愣地开口。

 

他也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此前虽然已经做了种种假设,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被吸收掉,他还是会惊慌失措。

 

手冢看了手中的断刀一眼,扔在地上,走过去扶起了乾:“啊,我明白。是我对不起他,接下来不要大意。”

 

乾说不出来一句话,只能点了点头,一道眼泪缓缓从他常年不透光的眼镜下流出,却被少年倔强地抹去。

 

手冢拍了拍乾的肩膀,二人重新走回棺木旁,拼尽全力终于将棺木完全推开,被红白蔷薇包围的不二终于露了出来。

 

不二面色苍白,额上布满了汗珠。栗色的头发软软地垂落在脸的两侧,双目紧闭,娟秀的双眉微微皱起,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而那些红色的蔷薇正是从不二的皮肤中钻出来,尽情招摇着。

 

“不二……不二!醒醒,能听见吗?”手冢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避开蔷薇,摸了摸不二的脸。

 

不二却一动不动。

 

“哼,不自量力!”正在与越前桃城二人缠斗的雷天狗瞥了一眼手冢,冷笑一声,趁着缠斗的空隙飞身朝手冢方向袭来。

 

“别想跑!”见状越前和桃城立刻跟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小心!”手冢来不及躲开,乾立刻伸开双臂闭上眼睛挡在了手冢的背后。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乾睁开眼睛,只见雷天狗的手被之前喝下蔬菜汁倒下的妖魔牢牢抓住。

 

“嘶……不要对人类动手。”妖魔恶狠狠地说道。

 

“哼,就凭你?”雷天狗手腕一转,挣脱了来者的手,脚下丝毫不放松,狠狠地朝乾踹去。

 

“唔……”乾喷出一大口血,摇摇晃晃地栽倒在一边。

 

“乾!”菊丸见状,立刻飞奔到乾的身边,进行紧急处理。

 

受到乾的惯性,手冢身体猛地朝前倾,红白蔷薇隐形的花刺立刻划伤了手冢的脸颊和左手,几滴血珠滴落在花瓣上,蔷薇花瓣抖了几抖,纷纷落下。

 

不好!

 

手冢一惊,刚想向后靠,却发现蔷薇花瓣落下之后,并不像之前一样用花蕊攻击,而是像是异常痛苦,不堪忍受般地迅速枯萎。

 

手冢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珠,面上却不动声色。

 

莫非?

 

手冢又将手递过去,故意用花刺划伤,将血液滴在其余的蔷薇花瓣上。只见蔷薇花瓣立刻纷纷飘落,枝叶迅速枯萎。

 

但是……太慢了!

 

蔷薇花似乎穷途末路,拼命想弥补自己的损失,刺破不二其他地方的皮肤,从那里纷纷钻出来,相对应的不二的神色更加痛苦了。

 

手冢二话不说又掏出一把小刀,迅速在自己的身上花了数道伤口,然后轻轻地跨进棺木,静静地覆在不二的身上。

 

流吧,血多流一些,只要不二能够醒过来。

 

手冢此时像个血人,而他的方法确实见效了——那些蔷薇唯恐避之不及地躲着手冢的血液,最终却也不得不逐个枯萎、消失。

 

“喵~”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静静躺在大石怀中的猫(南次郎)抬起头,蓝色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手冢。

评论
热度(3)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