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21


晚风轻吹,夜凉如水,满天的星子与两侧的路灯竞相辉映。

可是疾驰中的两个人对于城市中难得出现干净清晰的星空都无心欣赏。过了一会儿,谢衣将车缓缓停靠在一家医院门口,望着来往进出的病患,神情难掩焦急。今天已经是阿夜离体的第六天了,在此之前他不分昼夜已经载着阿夜去过九十几家大大小小的医院了,却都不是。

谢衣看了看手表,晚9:30,再过不久,这一天也要过去了,而阿夜……

他的目光不可抑制地转向副驾驶座上的阿夜,一向淡雅从容的脸毫不掩饰自己的懊恼与焦急。

与谢衣相反,阿夜的神情却显得淡淡的,似乎找不找回自己的身体与他是件不相干的事情。他只是隔着车窗望了医院一眼,便再次摇了摇头。

喜欢的人明天就要消失了,谢衣心中酸涩难抑。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身旁阿夜的身影淡了一些。

被这个感觉唬了一跳,谢衣急忙抓住阿夜的手,声音中满是懊恼:“阿夜,对不起,如果不是我耽误了前三天……”

“没关系,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阿夜一愣,抽出一只手摸了摸谢衣最近几天因为缺乏睡眠而青黑的眼眶,“而且,这些天我很高兴,我还要谢谢你。”

“不,是我……”

阿夜摇摇头打断了谢衣即将脱出口的话语:“我还没消失,这么早就放弃真不像你。”

反被安慰了……

“……阿夜教训的是。”谢衣苦笑了一下,揉了揉脸,打起精神。

谢衣松开离合,车子再次奔跑在夜路上。

虽然强打起了精神,但事关阿夜,谢衣难免心中惴惴。为了驱散心中的不安,谢衣打开了车载广播,而广播中正播放着前几天他们在古剑银行遭受劫持的事件。

这可真是……谢衣苦笑一声,刚想重新调个频道,却被阿夜制止了,他也只好陪着听下去。

“关于6月18日发生在古剑银行的重大抢劫案,据警方调查结果显示,在6月18日早上9点38分,有七名犯罪嫌疑人闯入古剑银行,迅速毁坏监控,封闭银行,并劫持了包括两名银行工作人员、一名银行保安在内的8名人质。30分钟后有四名犯罪嫌疑人遭到逮捕,一名被挟持人质行踪不明。据受害者声称,该行踪不明的人质当初正是受到此四名犯罪嫌疑人挟持至保险箱库。警察来到保险箱库时,发现该四名犯罪嫌疑人均已受到枪伤并昏迷不醒,初步怀疑是分赃不均引发的内讧,而人质目前下落不明。遗憾的是,四名嫌疑人在送往医院救治的过程中趁医护人员不备,服氯化氢自杀。另有三名犯罪嫌疑人逃脱,有目击者声称看到一辆黑色无牌轿车进行接应,向西北方向逃窜。目前警方正加紧搜索失踪人质,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要紧吗?”阿夜问道,“警察都在找你。”

谢衣愣了一下,原来是为了这个吗?他笑了一声,柔声回答:“没关系,你比较重要。”

当谢衣驱车经过一处环境优雅的私人会所时,被阿夜叫了停。

谢衣应声停下,锁了车,扶起捂着头的阿夜走到会所大门。

阿夜头痛欲裂,一个个场景像放电影一般出现在他的脑海。


【“夜儿,我大限已至,但我们的药物研究还没有结果。你掌握了作为流月集团继承人所应该掌握的所有知识,为父深感欣慰。以后作为继承人,你必须负起身上的担子,找出我们烈山人重症的治疗方法。以前对你要求严格,是要你在这个世界能够好好生存,然后能偶带领他们走下去,还望不要记恨为父。”】


【“哥哥哥哥,你看小曦今天又画了一只好可爱好可爱的兔子!”一个身着翠绿衣裙,梳着两条长长马尾辫的小姑娘拿着一幅画围着一个青年快乐地转着圈。

青年轻轻笑了一声,声音温柔地似乎能滴下水来:“小曦画得很好,今天身体还痛不痛?有没有按时吃药?”

“不痛了!小曦有按照瞳叔叔的要求乖乖吃药!小曦听瞳叔叔说哥哥一直在操心治病的方法,可辛苦了!小曦现在告诉哥哥,哥哥的药非常有效!小曦已经好了很多很多了~”

闻言,青年高兴地摸摸了小姑娘的头:“小曦真乖,药有效,哥哥怎么辛苦都是值得的。”】


理了理脑海中纷乱的画面,阿夜按着额头不由轻声呢喃“……小曦……”

“小曦?”

“……她是我的妹妹。”

谢衣又惊又喜:“阿夜……你都想起来了?”

阿夜微微笑了一下,“大部分。比如,重新认识一下,谢衣,我叫做沈夜。”

“沈夜……很适合你。”谢衣搔了搔脑袋,“当初我叫你‘阿夜’看来也没有叫错。”

沈夜点了点头。

“那么,你的身体……就在这里?”谢衣高兴地朝里面望了一眼,“看上去是个私人会所,不是医院啊?”

沈夜摇摇头,他带着谢衣走到一处角落,不知碰了什么机关,门牌由“烈山会所”变成了“列山医院”。接着沈夜又拨弄了一番,“烈山会所”又将“列山医院”遮得严严实实。

“明白了?”沈夜看了谢衣一眼,眼中藏不住笑意。

谢衣瞪大了眼睛,不自觉地惊叹:“真是太高级了!就像谍战片一样!”

“……胡闹!”

沈夜领着谢衣偷偷潜入了会所,不,医院内部。

穿过一些走廊,终于在医院最深处的一间病房前沈夜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沈夜说道。

“哦。”谢衣心中除了高兴外还有些酸涩——瑾娘的话……

“呵,”看到谢衣有些失落的样子,沈夜笑了一声,随后走到谢衣面前,捧住他的脸,吻了下去。

这是沈夜第一次主动吻他。

谢衣只惊了一下,立刻从善如流地加深了这个吻。唇瓣相贴,彼此的舌尖相互试探后紧紧缠绕在一起,互相交换着对对方的渴望。

周围的温度似乎也在上升,当沈夜呼吸不顺时谢衣终于舍得结束这个吻。

“呼……”沈夜平复了一下呼吸,望进谢衣那双浅灰色的温润的眼睛,坚定地说:“谢衣,等我回来。”

“好。我等你回来。”

谢衣上前轻轻旋开门把手,将门打开一条小缝。沈夜最后看了谢衣一眼,侧身走了进去,门随后被轻无声息地合上。

为了不引人注目,谢衣往回走了一小段路,来到一个视线开阔的中庭。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沈夜那间病房的情况。

前半夜天空还一片晴朗,后半夜却不知从哪里飘来一朵乌云,将原本洒满碎钻的天空遮得严严实实。不一会儿,竟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几分钟后只身站在庭中谢衣已然成为了一只落汤鸡,雨水从他两侧的长碎发中汇成一股股小水流淌下来,再顺着湿透的衣衫流下去,最终和一般的雨水一样砸向大地。

谢衣丝毫不在意,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站那里,眼睛死死地盯着阿夜进入的那扇门。他的耳边始终回荡着阿夜的话“谢衣,等我回来。”

他的唇是热的,心也是热的,即使大雨倾盆,也磨灭不了一毫热度。

但是时间是冰冷的。

时间汇集了世间所有的冰冷,一寸寸碾过谢衣温热的唇、火热的心,也一寸寸地冻结了谢衣心中的期待和侥幸。

以前被谢衣刻意忘掉的瑾娘的告诫争先恐后地涌入谢衣的脑海:

【“在生魂回归身体后,他作为生魂时的一切记忆都不会再存在了。也就是说,在他醒来时,谢衣对于他而言,就仅仅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阿夜,你还记得有个谢衣在等你吗?

大雨一直下了半夜,直到黎明前才稍稍停歇。

谢衣也直挺挺地站了一夜,朝着阿夜离开的方向,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咔哒”一声,那道门终于开了。

阿夜终于在一男一女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谢衣贪婪地望着他,一分一毫都舍不得放过。

嗯,阿夜比起他生魂的时候看上去严肃冷酷得多了,嘴巴抿得紧紧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原本微卷蓬松的头发大概被抹上了发胶,向后梳得整整齐齐。不过,还是一样好看。

在沈夜经过谢衣身边的时候,谢衣张了张嘴,一声控制不住的“阿夜”终于飘了出来。

但糟糕的是,同时又被另一个充满担忧的女声压了下去:“阿夜,你真的不多休息一下?”

不知是否听见了谢衣那一声极其微弱的呼唤,阿夜的脚步停了下来,嘴上继续回答华月的问话,眼睛却向着谢衣的方向飘去。

“不用了,我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犹豫了一下,沈夜终于从华月手中接过一条崭新的毛巾和一把伞,塞进了旁边呆呆立着的谢衣手中。

“认识?”瞳看着沈夜的行为有些好奇。他不着痕迹地快速打量了一下旁边那个落汤鸡似的青年,确定自己从未见过。

“不认识。”沈夜肯定地回答,看了谢衣一眼后继续朝前走,“只是看不下去而已。”

“哦。”瞳识趣地闭嘴,没有再追问沈夜为什么会看不下去。

沈夜心中也有一丝困惑。

明明是不认识的人,为什么看到对方狼狈的样子会不忍心?

但他并没有花费更多的心思,对于沈夜而言,目前最重要的,是流月集团!

————TBC————


评论(10)
热度(27)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