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18


20XX年6月18日,阿夜离体第四天。

上午9点48分。

古剑银行。

谢衣老老实实地双手抱头蹲在地上,面前雪白的地板砖明亮得晃眼。他炸了眨眼,如果是在平时他一定会赞叹这里保洁做得非常不错,但眼下这个情境使他无论如何也没有心情欣赏。他的身旁蹲着同样姿势的几个人:右边是一位紧紧抱着自己孩子的母亲;左边依次是一位老爷爷、一位年轻白领、两位银行工作人员。而在他左前方不远处,则趴着一位年轻的保安。

姿势限制了视线范围,谢衣凭着感觉确认着周边人的情况。

趁着无人发现,谢衣眼角的余光偷偷转了几转,扫过几双在眼前走过的军靴,冰冷的白色地砖映出对方手中的的95式步枪。周围空气窒息一般凝滞不动,谢衣总算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这种生死由他人掌管的感觉莫名令人烦躁——就算是经历过昨晚的赌场,也没有如此令人不安。

很明显,这些军靴的主人和那些单纯为钱、找乐子的人不同,在他们眼中根本不会讲什么规则,只有枪支、强者才是规则。

这可真是糟糕的处境啊——没错,十分钟前谢衣前脚刚刚踏入银行,后脚就被卷入一起银行抢劫。

还是有组织、有预谋、非常训练有素的一起抢劫案。

而且从这群抢匪踏进银行大门到完全封锁控制这家银行已经过去十分钟了,抢匪们并无劫财动作。

他们似乎在等待什么。

趁着抢匪不注意,谢衣稍稍抬起了头,目光对上身旁的阿夜。

阿夜了然,他仿若入无人之境一般来回巡视了这些抢匪一圈后对谢衣摇了摇头:“不要轻举妄动,对方一共有7个人,且个个都携带了武器。他们的目的似乎也不是求财。”

如果这些人目标不是钱财的话那会是什么?

还没等谢衣想出个所以然,右边的孩童终于忍受不了紧张的气氛,嚎啕大哭起来。

糟了!孩子的哭泣声像一根针扎破了气球,大厅内整个气氛陡然变得更加紧张与险恶。

果然下一秒就有一名离得最近的抢匪端着枪疾步走了过来,抬起脚就要往孩子身上踹去。

来不及多想,谢衣扭身,抬起胳膊硬生生裆下那一脚,孩子母亲同时反应迅速地捂好孩子的嘴,嘹亮的哭声立刻弱了下去。

抢匪大概觉得被扫了面子,不仅没有收起脚,还顺势加重了力量。

谢衣毫不示弱地稳稳挡着,缓缓开口,话中有丝不易觉察的怒气:“还请阁下手下留情,对方还只是个孩子。”

抢匪一招不行,想继续迁怒,却被另外的一个抢匪按下肩膀制止:“别做多余的事。”

那个人大概是抢匪头目,听了他的话,抢匪不情不愿地收回脚,谢衣松了口气,从善如流地乖乖蹲好。

抢匪头目若有所思地打量了谢衣一眼,接着就被手中响起的通讯器吸引了注意力。他快步走到角落,简单应着,见状,阿夜也立刻跟了上去。

趁着前方的歹徒头目转身去接电话并由此吸引了大部分抢匪的注意力,谢衣左前方趴着的银行保安悄悄行动起来。他慢慢将一只手悄悄放下摸到腰间的手枪,刚想拔出来突袭,却被另一只手轻轻按住。保安转过眼,身旁一个清俊的青年对着他缓缓摇了摇头。

接着,青年移开了手,保安思索了一下,也缓缓放开腰间武器,重新将手抱在头上。

远处抢匪头目不知道和通讯器另一边的人交流了什么,大概刻意压低了声音。从谢衣的角度望过去,阿夜皱着眉头听得很辛苦。

待抢匪头目放下通讯器,阿夜返回到谢衣身旁。他对着谢衣摇了摇头:“对方警惕性很高,声音刻意压得很小,回答也几乎都是‘嗯’、‘是’之类毫无用处的话。我凑近了听,也只听闻‘账本’、‘保险箱’几个字。”

谢衣略一思索,便猜出了大概——他们的目的应该是寄存在银行保险箱的账本,但具体是谁的账本、又是哪些人需要的、目的是什么等等就不清楚了。

谢衣只来得及朝阿夜点了个头表示感谢,便看到绑匪头目指了三个抢匪,叫他们留下看住人质。

随后,剩下未被指名的其中一个抢匪用枪指着一名银行工作人员,威胁着要让对方交出保险箱的钥匙。在拿到钥匙询问了具体位置后,抢匪头目突然径直朝谢衣走来。

“还观察的满意吗?大胆的小子。”抢匪头目低声说道,“既然你如此不珍惜你的生命,就烦请你做我们的人质和我们去保险柜一趟了。”

被抢匪头目用枪指着,谢衣慢慢站起身来。

这下总算能够直起脖子和对方平视了,但遗憾的是抢匪们无一不装备整齐,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旁边阿夜双手攥得紧紧的,眉头紧锁,谢衣毫不意外如果能够触碰对方,阿夜早就出手了。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谢衣温顺地举起双手,慢慢跟着四个抢匪向银行后门走去。

“嘀——!”银行外一声长鸣,却是警察到了。

太慢了!

谢衣一边被人用枪指着走,一边有些奇怪地皱了皱眉头。而且——他看了看走在最前面的绑匪头目,他们似乎一点都不慌张?

TBC

评论(4)
热度(28)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