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13

面对如此神转折,饶是镇定如谢衣也大吃一惊。

不过他根据雩风乱七八糟的叙述很快理清了思路:雩风有个女神叫做沧溟,得了奇怪的病一睡不醒,他不得不为了女神筹集就医的钱,而赌博正是相对来说来钱比较的方法。开始的时候还一切顺利,最后却一时不察被人抽老千不得不来到了这家地下赌场还债。现在别提女神的医药费了,就连自己能否活着出去还是个问题呢。

雩风的话自然不全是真的,但是假的部分占据的比重太大了。

他的心中的确有位叫做沧溟的女神,女神也确实如他所说患了奇怪的病常年一睡不醒,但是他赌博可不是为了女神。

仗着和女神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他做了女神掌管的流月集团的一个部门经理。女神患病,流月集团大权长期落在了副经理沈夜的头上。但是最近情况改变了——沈夜不见任何人,连前几天的股东大会都没有出席,集团内部又流传出了一些对其很不利的消息,所以雩风觉得夺权的时机到了。为了夺权,他需要购买大量公司股票,需要贿赂集团内部各层人士,钱必不可少。所以他铤而走险踏上了赌博的道路。无奈天意弄人,没过多久被人作弊而负巨债不得不被迫参加这个赌博游戏。

作为一个部门的经理,他素来我行我素、行为无状,但混迹职场几年,总还是有些识人的本事的。

几乎是从谢衣跨进大门后雩风就注意到他了——在所有惊慌失措惴惴不安的人群中一派镇定自若的谢衣显得格外与众不同。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明亮又真诚,雩风完全无法将其与沉迷赌博身负巨债联系起来。

几乎在刹那间雩风就断定了对方是一只赌博菜鸟,虽然可惜,但赌场就是强者生存。

趁着大叔愣神的功夫他强行与谢衣对局,但没想到几局下来倒是自己损失惨重,大捞一笔的梦想也成了泡影。不过,对于谢衣这种目光正直资历尚浅的小年轻来说,有一种方法——苦肉计可以试试。

努力回忆着自己在集团中被沈夜架空了管理职权,雩风不仅哭出来了,还哭得挺伤心。

在最初的时候谢衣是不相信的,但当对方哭了足足有一刻钟之后他有点相信了:毕竟之前这个青年气焰嚣张,穿着打扮也不像良民,但是不管是真的还是演戏,他愿意为女神哭还哭了很久这一点足以让谢衣对他刮目相看。

这让他想起了阿夜。

他想保护阿夜,也愿意为了阿夜做任何事情。

所以谢衣只犹豫了一下,就拍了拍雩风的肩膀,示意对方可以和自己重新再来一局。

雩风看对方的神色,猜到对方八成已然心软,便看似犹豫不决实际上却迫不及待地坐在了谢衣的对手局。

果然不出雩风所料,谢衣这个傻瓜一改之前大赌大赢的态势,连连输给他好几次。几局下来,雩风满意地看着牌子上负债金额变为了0.

再赌下去恐怕要被怀疑,雩风及时喊停,对谢衣百般感恩戴德,发誓出去后好好做人,用正当手段赚取钱财,却背过头暗自决定待会儿转换目标继续赌。

通过这几局他承认谢衣这小子确实有两把刷子,可是在这个汇集了社会各色各样的赌徒面前,那种好心就显得格外天真。

祝你好运。

雩风在心中嘲笑。

旁边的大叔从头到尾目睹了这一切,作为社会的老油条他立刻觉察到减轻负债的机会。

他学着雩风的样子在谢衣旁边故意连连哀叹自己的家庭的不幸和养家的辛苦,说到伤心处还哭哑了嗓子。果然像他预料一般,没过一会儿谢衣就将他请回了赌桌。

来找谢衣赌博的人慢慢变多,理由也越来越凄苦,谢衣无奈地看着自己胸前渐高的数额,暗暗决定三小时之后的游戏无论如何一定要赢。

“你在做什么?”

骤然听到阿夜的声音,谢衣高兴地回头,却正对上阿夜冷若冰霜的眼睛。

谢衣愣了一下,呆呆开口:“阿……”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夜抓了一个空档,用手捂住嘴巴拽进了大厅后面的一道小门。

谢衣这才注意到,这道小门之后是一间厕所。

“还怕自己不够显眼吗?”阿夜冷冷开口,到门内才放开捂住谢衣嘴巴的手。

阿夜一放开手,就被谢衣抓住双手,连珠带炮似的发问:“阿夜你之前怎么样了?现在还好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阿夜看看被谢衣紧紧抓住的双手,又看看谢衣眼中毫不掩饰的担忧,皱了皱眉头,一个一个回道:“之前只是想起了一些片段,现在自然是好的。如果我不来,你还要替那些人背多少债务?”

见阿夜紧盯着自己胸前730万的负债,谢衣有些心虚地笑了笑,随后又紧了紧握住阿夜的双手,解释道:“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他们很多人都是被陷害而来的,所以我想帮助他们。得益于阿夜你的教导,我比他们所有人都更有希望在之后的游戏中赢回来。”

“呵!”闻言阿夜嗤笑一声,用力抽出双手:“之后的游戏?谢衣啊谢衣,你是从哪儿得来的自信,让你相信之后的游戏也是赌博呢?”

谢衣无奈的笑笑:“阿夜,这里是赌场,赌资自然要通过赌博来解决。”

“不错,”阿夜点了点头,“赌资的确还是要通过赌博来偿还。但你怎么确定是‘你’的赌博而不是‘别人’的赌博呢?”

!!!

谢衣愣住了。



评论(2)
热度(9)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