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春秋

谢沈一生推,沈夜本命。墙头众多。

【古剑二】【谢沈】幸运E


CH 12

即使是盲注的时候谢衣也下得极为谨慎。他选择了最小的$2来下注,却被对面的大叔不耐烦地翻了100倍。

“啧,明明只有三个小时,下这么小的赌注三十个小时也不够用啊!”大叔不耐烦地开口。与之前的小心瑟缩不同,大叔显然在心中已经认定了谢衣是个菜鸟,打算来个下马威,让对方知难而退。

游戏途中他不断加注百倍于谢衣的赌注,将发牌员给予的10万元筹码下完后甚至要求了另外10万元。

谢衣丝毫没有被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打乱,依然按着规则中最低要求下注。

大叔的嚣张气焰只持续到双方亮牌的时候——比起自己的三条,谢衣手中五张清一色红桃似乎将他的双目也染上了赤红。

“这不可能,我、我怎么可能被一只菜鸟打败……”

大叔目瞪口呆,呆滞地由着一旁的保镖将自己胸前的负债牌子由原来的50万翻为70万,而谢衣则由原来的500万减为480万。

谢衣叹了口气。这一局从开始到结束大约历时十分钟,三个小时内赢回自己所有负债的可能性太小,更何况——他看向一旁呆然的大叔,自己的对手是普通人,无论如何他也不能不顾及对方,放开心理负担下注。

赌场毫无疑问并不打算免除任何人的债务,他们只是看似好心地提供一个所谓的“机会”,然后坐在高台上看他们绝望的样子——其实除非天赋异禀或者赌运奇佳,几乎所有人输赢概率都是五五开,所以三个小时之后,大家别在胸前小牌子上的金额恐怕也不会有太大改变。

正在这时,一个年纪约二十几岁的不良青年一把推开仍在愣在一旁的大叔,嘴上嫌弃道:“大叔不行就一边呆着去。”

他捋了一把自己过长的刘海,将脸仰的高高的,傲慢的对谢衣说:“喂小子,运气不错,不过对上我就不行了。”

谢衣不动声色地看了一下对方,其姓名牌上写着“雩风”,而他的负债金额上已经变为“-300,000”。

对方察觉到谢衣的视线,冷笑了一下,婆娑着自己胸前牌子骄傲地解释:“这个夜晚对于我这种强者的确是噩梦的结束。”

很好,正好有人撞在枪口上。谢衣默默地想,对于这种人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正好可以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负疚感。

他点了点头,雩风便得意地朝发牌员扬扬下巴:“就玩刚才的德克萨斯扑克吧,无限下注。哦对了筹码直接给我们各来100万——对付这种菜鸟不狠狠宰上一笔实在不过瘾。”

谢衣无视了雩风挑衅的眼光,目光依然紧紧盯着发牌员的动作。

由于中途换人,发牌员又重新洗了一遍牌,谢衣不得不再次全神贯注,同时在脑中高速计算排列。

雩风果然肆意妄为,他在下盲注的时候就投下了价值10万的筹码,而在开局谢衣就干脆利落地选择了放弃。

雩风不爽地啧了一声,自己的资产只增加了10万让他分外不开心——之前那一局他可是一局赢了120万,不仅免去了自己的负债,还小赚了一笔。

第二局雩风将盲注加到20万,可是谢衣不领情,又在开局时放弃,让雩风简直想把牌摔倒对方脸上。

“喂小子你就这么点胆量?还是不是男人啊?”雩风一个没忍住,出言讽刺。

“是不是男人,到下局见分晓。”谢衣慢慢开口应道。

雩风愣了一下,随即大笑:“好!下局我们玩到发牌结束,谁先放弃谁是孙子!”

“好。”

然而当第三局终了时,雩风面容扭曲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满堂红,又不确定地看着谢衣手中的四条,最终不可置信地指着谢衣大声栽赃:“不可能!一定是这家伙作弊的!我不会输的!”

一旁的保镖将谢衣胸前牌子翻到310万,接着伸手准备拨动雩风胸前牌子时,却被雩风不耐烦地一把挥开。然而下一秒,雩风就被保镖反手一剪制住了双手,死死压住动弹不得。

惊人的武力值,谢衣心中一凛,刚想开口求情,就见保镖松开了双手,面无表情地开口:“刚才只是个警告。”

在保镖为雩风拨弄牌子金额时,雩风对着谢衣目露凶光,其中赤裸的恨意简直想把对方拆吃入腹。

待保镖结束,雩风看了一眼数字变为140万的胸牌,二话不说坐在了赌桌的一旁,并示意谢衣坐在对面。

第四局正式开始,由于雩风的怨恨,使得二人周围的气氛尤其凝滞。

不过这对谢衣毫无影响——对他来说,结局在发牌员洗牌结束时就已然写好了。而这一局,两人依然押上了所有的赌注。

果然不出所料,谢衣亮出自己满堂红,牌型正大于对方的顺子。

由于这局谢衣的胸牌数字变为110万,而相对应的雩风则变为340万。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在这局开始之时,谢衣其实已经预想了对方的震怒,甚至会动手打人,却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样一个场面——雩风双膝一软,哭倒在地,嘴上还不停喊着“沧溟女神我对不起你”之类的意义不明的话。


评论
热度(8)
©彼岸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